《女皇重生》君子无良 ^第27章^ 最新更新:2019-09-19 19:29:3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7、童谣 ...

  •   夜已深沉,耳边只剩更漏声。
      
      床上的人仍旧昏迷不醒,浑身的伤口都被白布包扎着,整个人像只白色粽子。
      
      公孙长秋倚在椅背上,从背后看过去,不知他是睡了还是醒着。
      
      女皇顺手倒了一杯清酒,走到公孙长秋身边,公孙长秋身体微动,回头看着女皇,张了张唇,但却没有说话。
      
      女皇把酒递给他,道:“安神的。”
      
      公孙长秋道了声谢,接过酒来仰头喝尽。
      
      “朕问过太医,都是皮外伤,看着吓人而已。”女皇安慰道,拿过空杯,又为自己倒了一杯,缓缓饮下。
      
      酒是个好东西,在你需要放纵的时候,给你一个醉酒的机会。在你需要安神的时候,又能让你浑身放松。
      
      很明显,公孙长秋喝了一杯酒后,呼吸渐渐平缓下来。
      
      女皇的手掌落在了他的肩上,道:“黄太医这几日在宫中轮值,婉儿也在门外守着,颜烈有什么动静,你可以让婉儿去叫人。”
      
      女皇又指了指屏风后的软塌,道:“实在挨不住,就去睡一下,让婉儿替你。”
      
      说罢,象征性的拍了拍他的肩,准备离开。
      
      一间病房,一间住着刑部犯人的病房,的确不是天子应该久待的地方。况且颜烈以前的身份还是娼妓,而女皇对他的感情,除了同情和利用之外,便只剩下“他是公孙长秋的朋友”这一种,爱屋及乌的感情。
      
      她想走,但却走不了。
      
      因为公孙长秋突然抓住了她的手,而握着她手的那只手掌,正微微颤抖着,原本如月般温柔冷清的眼睛,此时蒙上了一层忧郁的雾。
      
      “他会醒过来么?”公孙长秋握着女皇的手问。
      
      女皇点头,道:“会的。”
      
      只要是她说的,就一定是真的,只要是她保证过的,就一定会实现。普天之下,若只有一个人能做到,那个人一定是当今天子。
      
      女皇道:“朕找了医术最高超的太医,用了最珍贵的药,还给了他最舒适的修养环境,更重要的是,他还有你这个朋友,没日没夜的照顾他。所以,他一定会好起来的,朕向你承诺。”
      
      公孙长秋脸色明显好多了,他松开女皇的手,轻轻叹了一声,道:“陛下对所有人都会这样承诺吗?”
      
      女皇微微笑了笑,道:“要看对方是什么样的人。”
      
      公孙长秋凝视着她,道:“臣是什么样的人?”
      
      女皇没有回答,只是格外认真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有些时候,眼神的肯定比任何舌灿莲花的夸奖都有效。
      
      公孙长秋突然笑了,眼眸灿若沉夜的星辰。
      
      “给臣一副笔墨吧,长夜漫漫,臣又睡不着,给臣一副笔墨打发时间吧。”
      
      女皇欣然应允,笑道:“有笔,有酒,卿不像是照顾伤员,反倒是消遣了。”
      
      女皇知道她该走了,纵然她想留下来看看,公孙长秋到底会写些什么,但是她知道,她该走了。
      
      天边渐渐露出一抹白,晓风渐起。
      
      女皇一身月华色的内衣,临窗坐着,望着院中的青竹,那竹叶上的露水也随着天光破晓,而一点点的亮了起来。
      
      突然,一滴露水顺着叶尖滑落,女皇的心,也跟着荡漾起来。
      
      她拉过肩上的一缕长发,一圈一圈绕在指尖,柔软的发丝缠绕着手指,仿若一对情人。她松开头发,轻轻嗅了嗅指尖,尚留着独属于女儿家的淡淡幽香。
      
      风忽的急了起来,原本散落在肩头的发丝,也随风飞扬起来。
      
      平昌大街,扫地的老伯暗自啐了一口,这秋风太恼人,他刚刚扫好的落叶,风一刮,就又乱飘起来。
      
      老伯无奈的摇头,拎着扫帚退了几步,重新去扫被吹跑的枯叶。
      
      一张手掌见方的纸,飘飘荡荡,落在了他脚下。
      
      老伯正要回身骂人,可大清早的,街上哪有旁人,他觉得奇怪,弯腰捡起了那张纸。
      
      虽是一张被人丢弃的纸,但上面却用工整的小楷,写着一首童谣:
      
      王家燕,鸣昭昭。富公子,假登科。
      王家燕,鸣贵贵。铁小姐,栖同枝。
      燕飞来,啄高堂。高堂死,燕悬梁。
      
      老伯手一抖,眼睛不自觉的看向了太师府的方向,但很快,他的视线被挡住了。
      
      满天满地的纸片从天而降,顺着秋风的霸气,飘散在昌平大街的每一个角落。
      
      太师王府,太医正陪着王太师在后花园中散步。
      
      王太师面色红润,步履稳健,修养了几天,身体很明显恢复的不错。
      
      后花园的高墙下,有一个腰粗的桂花树,这几日开花,香气四溢。太师带着太医往树下走去,一边走,一边笑道:
      
      “你不知道,这棵树是前朝就种下了,每年秋天开花时,街坊四邻都能闻到它的香味,还总有孩子顽皮,想爬过墙看看,哈哈——”
      
      王太师捋了捋白须,笑声中气十足。
      
      但笑声还未落,桂花树上,突然悠悠荡荡,飘落了一只白纸风筝。
      
      王太师指着风筝,笑道:“你瞧,这又不知是那家孩童,真是顽皮得很。”
      
      正说着,那一头,风筝线断了,风筝摇晃着,从树上栽了下来。太医眼尖,快王太师一步,上前捡起了风筝。
      
      但下一瞬,整个人便如被冻住一般,僵在了那里,唯独拿着风筝的手在微微颤抖。
      
      “怎么了?”王太师走上前去,笑问。
      
      但很快,那笑容也如太医整个人一般,僵在了王太师的脸上。
      
      白纸风筝上,亦写着一首童谣:
      
      王家燕,鸣昭昭。富公子,假登科。
      王家燕,鸣贵贵。铁小姐,栖同枝。
      燕飞来,啄高堂。高堂死,燕悬梁。
      
      高墙背后,传来了孩童般玩笑的声音,刚读书写字的孩童,总会不断重复的吟诵着自己刚刚学到的东西。
      
      字也好,诗也好,童谣也好。
      
      特别是这首,读起来有趣,亦朗朗上口,仿佛就是专门为了他们游戏而写的。一边蹴鞠,一边跑跳,一边玩笑朗诵。
      
      王太师看着太医,勉强笑了笑,道:“孩子们,调皮而已,无妨,无妨——”
      
      第二个无妨,还未落音,一口鲜血便喷涌而出。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