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皇重生》君子无良 ^第26章^ 最新更新:2019-09-21 16:10:2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6、初吻[换新] ...

  •   庄园里人很多,有不少人傍晚便来了,现在夜幕已降,早来的那些人大多都醉过一次了,三三两两的散在路旁的凉亭或是石凳上,大声的攀谈说笑。
      
      王太师还是很懂规矩,并没有向任何人泄露女皇的身份。
      
      所以当他步入庄园各处时,是最显眼的主人的身份,而他身后那位淡黄色秋衫,窄袖瘦腰的姑娘,往往会被忽视掉。
      
      不过,这正是女皇乐意看到的。甚至,她更希望王太师也消失。这么美丽的庄园,不适合有煞风景的人跟在身边,连內侍都被她打发走了。
      
      王太师仿佛会读心术一般,微微低头道:“前面就是枫林,老臣就不打扰陛下雅兴了,咳咳。”
      
      “太师不必客气,注意身体。”女皇颔首,笑着谢过太师。
      
      枫林,又或是枫河。
      
      十里枫树沿河而栽,粉色、黄色的灯笼挂在树枝上,隐在层层红枫之下,将沿岸的枫树倒映在整条河水之中,恍若涉水而生的枫河。
      
      身后,脚步很轻,女皇微微侧头,內侍便快步走上前来,在女皇耳边低语。
      
      女皇微微一笑,道:“他倒是有本事。”
      
      但內侍的神情却欲言又止,女皇瞪了她一眼,內侍只好凑上来继续低语了几句。
      
      女皇眼神突然微妙起来,抬头看向不远处的小桥,小桥对岸,有座山神庙。
      
      女皇走到山神庙前的凉亭,果然看到了大醉的颜如玉,和半醉的公孙长秋,而他两人中间,竟然坐着太师的长女,王铁珊。
      
      王铁珊显然醉得不轻,整个人靠在颜如玉肩头,但一双手,却牵着公孙长秋,不住的抚摸着他的手腕和手背,嘴里喃喃道:“长秋,长秋,你该早点来……”
      
      女皇面色一沉,但不上前,只是站在亭外静静的看着。
      
      山神庙中又走出一女,珠钗环佩叮当作响,她手中拿着刚刚求来的红绳,径直走进凉亭,在公孙长秋身边坐下。
      
      公孙长秋转头看她,眼睛弯成了月牙,抿唇一笑,歪过身子对着女人。
      
      女人把红绳绑在他洁白的腕子上,不舍的抱住他的胳膊,撒娇道:“今夜跟我回家,好不好?”
      
      公孙长秋却不答,只是冲着她笑。女皇仿佛听到了自己的咬牙切齿的声音。
      
      突然,公孙长秋抬头,就看到女皇。
      
      他身形摇晃的站起来,朝女皇走了过来,但就差最后一步走近时,却一个趔趄,就要摔倒,女皇眼疾手快,上前一步,把人扶了起来。
      
      “你是女皇陛下?还是白弟?”公孙长秋突然问。
      
      女皇犹疑片刻,不知有何区别,想了想,又看了一下自己常服打扮,道:“我是白立。”
      
      公孙长秋仿佛坚持不住般,倒在了女皇肩头,皱着眉心低喃道:“带我回家……”
      
      没有了甜甜的笑容,公孙长秋贴着女皇的肩,呼吸略显急促,皮肤发烫,神情显得十分难受。
      
      原来,这就是公孙长秋所谓的,白立和女皇的区别?白立可以搂搂抱抱,可以求助依靠,女皇陛下就只能恭敬行礼,是么……
      
      心,突然就软了下来。但看着公孙长秋不适的醉酒样子,心中还是忍不住吐槽了一声:不能喝,干嘛要硬喝。
      
      凉亭中,很快传来了不满的呼喊,但很快,又被颜如玉十分神奇的安抚了下来。
      
      女皇拍了拍公孙长秋的背,笑道:“占了人家便宜,又始乱终弃,不好吧?”
      
      公孙长秋不满的咕哝一声,道:“都让她摸了一个晚上,也不知道谁占谁的便宜……”
      
      女皇抿唇忍笑,道:“太傅大人不是说,男人怎样都不吃亏么?”
      
      公孙长秋拧眉道:“不爱干净的女人不行,太臭了……”
      
      难得见公孙长秋如此小性儿,这算是喝酒附带的奖励么?女皇笑了笑,扶着公孙长秋从山神庙后的小门离开了庄园。
      
      內侍早已把马车牵来,女皇连拖带拽,把一个七尺醉汉扶进了车厢中,然后深深的喘了口气。
      
      公孙长秋靠着她,双手抱着她的胳膊,呼吸沉重,周身满是酒气。
      
      女皇一斜眼,便看到了公孙长秋手腕上那条刺眼的红绳,鼻间轻嗤,心道,那是山神,又不是月老。
      
      “那个女人是谁?”女皇忍不住问。
      
      公孙长秋正头昏脑涨,一时没过脑,顺口问道:“哪一个女人?”
      
      看来有不少啊,女皇脸色愈加冷漠。车厢内安静了好久,公孙长秋终于理解了刚才的问题,缓了缓呼吸,回道:“礼部尚书之女,翰林学士程春飞。”
      
      “朕可不记得,太傅的职务里有陪酒这一项。”女皇淡淡道。
      
      公孙长秋缓缓张开眼睛,神情似有无奈,道:“不喝酒,怎么查案?”
      
      女皇冷笑道:“喝酒和查案有什么关系?难道,朕的刑部和大理寺,是开酒馆的么?”
      
      公孙长秋亦无奈的笑了笑,松开了女皇的胳膊,道:“陛下无端疏远了臣,臣又能怎么做,一个空职的太傅,难道指挥得了刑部查案么?”
      
      女皇抿了抿唇,道:“这么说来,你是在怪朕不好了?”
      
      公孙长秋笑道:“臣怎么敢怪陛下。不过,幸好春飞姑娘知书达理,没叫我多喝,便同意替我引荐尚书大人。”
      
      “陈灵不肯见你么?”
      
      “尚书大人那么忙,怎么会有时间见我……”
      
      公孙长秋的声音越来越小,眉头也越皱越深,显然是醉得不行。但原本为了稳定身体抱着女皇的双臂,此时却仿佛有意识般,刻意抱在胸前,头也尽量往后仰,不再靠着女皇的肩膀。
      
      因为呼吸急促的关系,公孙长秋微张着湿润的唇,长长的睫毛在眼窝下投下一片影,高挺的鼻尖上,微微渗出了汗珠,两边的鬓发也被汗水打湿了。
      
      女皇心一软,拿出手帕,替他擦拭了汗珠儿。
      
      突然,公孙长秋睁开了眼睛。那双黑潭似的迷人眸子,一动不动的望着女皇。
      
      女皇擦汗的动作略一滞,尴尬笑道:“怎么了?”
      
      公孙长秋眼中带着困惑,道:“陛下又要对臣好了么?”
      
      女皇一怔,突然不知该如何面对这样的公孙长秋。为了缓解气氛,女皇下意识转身,掀起车帘朝窗外看了一眼,道:“公孙府快到了——”
      
      车厢突得一晃,女皇还没反应过来,眼前一黑,嘴唇便被人狠狠的咬了一口。
      
      不是夸张,也不是调情,就是,被咬了。
      
      女皇的唇上甚至还留着那一瞬的感觉,带着酒香的呼吸忽然贴近,湿润的唇含住了她的唇,然后便是一阵钝痛。
      
      而咬她的那个男人,竟然一声招呼都不打,就跳下了马车。
      
      女皇抬起手背,揉了揉唇瓣,感叹道:“属狗么,咬这么狠?”
      
      內侍不解的回身询问:“陛下,公孙太傅为什么跑了?”
      
      女皇望着远处亮灯的方向,道:“行刺未遂。”
      
      “啊,公孙太傅行刺?”內侍惊讶道。
      
      “走吧,回宫。”女皇放下车帘,关上车厢的木门,下意识又摸了摸下唇。
      
      -
      
      颜如玉闯祸了。
      
      赏枫宴当晚,他宿在了太师长女的闺房中,结果当晚便被太师之婿,刑部侍郎袁文璋发现。
      
      袁文璋想要把人抓走,但王铁珊不准,夫妻二人大吵了一架,其间,还有太师次子前来搅和,想要把颜如玉带走。
      
      后来,又惊动了长子王昭。王昭站在妹夫袁文璋这一边,三兄妹吵成一团,管家见状,只得请王太师出面。
      
      王太师半夜三更被惊醒,住着拐杖赶到时,颜如玉竟然还未醒,一脸媚态的躺在长女的床上,气的差些背过气去,不顾众人阻拦,挥起拐杖便朝颜如玉砸去。
      
      颜如玉被砸醒,第一时间,竟然是跳下床向王贵求救。王贵心一软,竟抱住了王太师的拐杖,跪在地上向太师求饶,让他放过颜如玉一马。
      
      亲眼看着这个衣衫不整的男人从长女的床上,奔到了次子的怀里,王太师一个气急眼黑,晕了过去。
      
      墨林阁内,黄太医一字一句跟女皇回禀道:
      
      “太师这是怒急攻心,若放宽心调养,一月两月,就能下地。”
      
      女皇随意的翻阅着桌上的奏章,道:“若不放宽心呢?”
      
      黄太医愣了一下,犹豫道:“若再被气到,或是情绪起伏过大,恐有性命之忧。”
      
      女皇点了点头,道:“辛苦黄太医,这几日,你就专门照顾王太师吧,让他少忧虑,少生气,朝中之事,还有其他大臣们帮忙,不需他操心。”
      
      黄太医应声称是,退了下去。
      
      女皇顺势合上奏章,心中一嘀咕,颜如玉倒是误打误撞,给她提供了一个绝妙的法子。以王太师小心谨慎,处处设防,又处处结交盟友的为人,但从外面杀他,是杀不死的。
      
      似这般铜墙铁壁,定是要从内部攻之,才有攻破的机会。
      
      糟了!
      
      “婉儿!”女皇突然急急唤来內侍,“快,传朕旨意,把颜如玉带进宫,朕要亲自审他。”
      
      不多时,颜如玉便被运进了宫。
      
      果不出女皇所料,眼前的男人浑身是血,亦被袁文璋折磨的不成人形。
      
      女皇突然想起第一次见他,他睡在浅金色的纱幔之中,是那般的风雅。而现在,却被折磨成了一个血人,连街边最低贱的乞丐都不如。

  • 作者有话要说:  接下来会正常更新
    文章修了一部分,没看过修的部分也不妨碍,整体剧情没有影响。
    这一章因为是生病更的,不太满意,还是换成新内容
    并且,附送一枚亲亲,希望大家满意。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