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皇重生》君子无良 ^第24章^ 最新更新:2019-09-18 00:27:1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4、条件[修] ...

  •   女皇重新环顾四周。
      
      大厅里有一条木案,木案上尚东倒西歪的摆着残酒冷食,案下有一把琴,但琴的主人显然并不爱惜它,不仅随意丢放,琴弦上还挂了件粉色的鸳鸯兜。
      
      这,就是弹奏《江山吟》的琴?
      
      女皇仿佛吃了一只苍蝇,往日种种对颜如玉的幻想,在这一瞬间化为了泡影。
      
      “颜公子,睡醒了吗?”女皇倒履,掀起纱幔而入,随意跪坐在一团青蒲上。
      
      颜如玉腼腆一笑,坐在女皇对面:“今见白弟,大梦方醒。倒不知白弟为何而来?”
      
      一声白弟,打消了女皇心中的奇怪。看来,真的是公孙长秋跟他提起过。倒不知,公孙长秋跟他说了些自己的哪些事,有没有糟践她?
      
      女皇笑笑,望着不知为何一脸欲语还休的颜如玉,道:“白某今日来,是劝君速速归案自首的。”
      
      一旁的少年捂嘴,眼睛瞪圆,差些惊讶喊出声。
      
      颜如玉掠了少年一眼:“你先出去。”
      
      少年便如惊慌的兔子一样,逃窜出门。
      
      颜如玉深吸一口气,仿佛抱着极大的勇气,对女皇道:“我不知白弟叫我自首,是何意?不过,我这里有两个条件,只要白弟答应我两个条件的其中一个,无论你想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
      
      女皇皱眉,看着颜如玉似笑非笑,心道,这玉郎君真是奇人,态度、言语都令人无法预料,难道,公孙长秋就喜欢和这样的人交朋友么?
      
      “好吧,先说说你的条件。”女皇顺水推舟。
      
      颜如玉斟酌了片刻,道:“我希望白弟,能嫁给我。”
      
      女皇一抿唇,略有些懵逼。
      
      颜如玉继续道:“我之前虽然浪荡了些,但是我可以保证,今后一心一意对待白弟,哦不,是白姑娘。白姑娘仙姿凤仪,我亦是玉树临风,翩翩儿郎,我与白姑娘的结合,应该是天作之合。”
      
      女皇讪讪一笑:“换一个条件,这个,不太现实。”
      
      若不是颜如玉自夸,女皇根本没注意他容貌如何。虽然现在一看,倒也是玉面美郎君一个,但总觉得哪里差些,不够让她心动。
      
      看来,公孙长秋不老实,没说全。他要是告诉颜如玉自己是当今皇帝,颜如玉怎么敢如此胡言乱语。
      
      颜如玉被拒绝,也不意外,直接问道:“是因为公孙长秋?”
      
      这个理由,女皇从没想过。但女皇又发现,颜如玉这么理解,她也不排斥。
      
      女皇摇了摇折扇,道:“婚嫁之事,白某身不由己。颜公子且说下一个条件吧。”
      
      颜如玉轻叹了一口气,似乎早就料到如此结局,看着女皇的眼神似是恋恋不舍,但又不得不放弃的无奈。
      
      女皇被他这么直白的瞧着,有些不好意思,下意识瞥过了视线。
      
      颜如玉倒是决绝之人,很快就调整好了情绪,继续道:“如果白姑娘不愿嫁,颜烈也不勉强。”
      
      女皇道:“请问颜公子的第二个条件是?”
      
      颜如玉道:“我希望,白姑娘可以替我杀了当今皇帝。”
      
      女皇嘴角一抽,好么,这个条件还不如前一个靠谱。
      
      今天是来查王太师的,结果碰到这么个疯子,一会儿要娶她,一会儿又要杀她!公孙长秋到底跟这个姓颜的说了些什么,要么让他误以为自己是良缘美妇,要么让他误以为自己本事通天,敢做灭九族之事?
      
      “当今圣上何过之有,为何要杀她?”
      
      女皇想弄清楚,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这个眼前这个男人。
      
      颜如玉看着女皇,目光黯然:“我有一个朋友,寒窗苦读二十载,被迫抛弃了父母、姓名、尊严,只为了一朝高中,可以施展抱负辅佐明君,以成全他一直向往的,君圣臣贤、君辱臣死的风骨。”
      
      女皇点头:“我亦喜欢和这样的人交朋友。”
      
      “是么?”颜如玉淡淡一笑,“但是,他死了。三年前,礼部上下与达官权贵沆瀣一气,导致科考不公,那些高官的子弟或是提前得知考题,或是找人代笔,甚至威胁可能超过他们的考生,不准其参加今科会试……那时,我的那位朋友,他就死了。”
      
      女皇感叹一声,道:“颜公子的那位朋友,其实是你自己,是么?”
      
      颜如玉看了女皇一眼,不以为意,继续道:“我还有一个朋友。”
      
      女皇抱歉一笑:“请继续。”
      
      颜如玉道:“他家财万贯,本不需靠什么功名,就能安稳的过此生。但无奈父母遗命,望他能荣等金科,出人头地。但是,他的金科之名,却被有钱有势之人,轻易的顶替了。那些人还侮辱他道:文人著书,千字十文,今,买他策论文章一千一百一十五字,十二文足矣。”
      
      女皇抿了抿唇,道:“你还有朋友吗?”
      
      颜如玉突然笑了,道:“如此这般的朋友,比比皆是。你说,那个杀了我许多朋友的人,该不该死?”
      
      女皇沉默,三年前的会试,父皇正是病重的时候,她那时,正以太女的身份出使邻邦,变相宣示新帝身份,为她登基之后的边境和睦打下基础。
      
      那场会试,包括之后的殿试,都是后来的三位辅政大臣一手把持。但历来新帝登基,既往不咎乃是惯例,她也不好直接翻旧账,以煞死去父皇的面子。
      
      “抱歉,君的两个条件,白某皆无能为力。”
      
      女皇纸扇一合,神色郑重:“先帝已仙逝,但未来可追。如果你的那些朋友亦参加了今科会试,那我想,当今圣上定不会埋没人才。”
      
      颜如玉凉薄一笑,不置可否。
      
      女皇顿了顿,继续道:“没参加也无妨,今年东方屡见祥瑞,我猜,圣上许会再开恩科。”
      
      颜如玉神色一动,但也只是那么一瞬,很快又恢复成那副待客的神情,他往后一仰,斜倚着木案,一双柳叶眼望着女皇,礼貌却勾人。
      
      颜如玉笑道:“与我何干?”
      
      女皇执扇起身,掸了掸袍子,在房间内随意走了几步,笑道:“恩科是与君无干,但牢狱之灾,君却脱不了干系。”
      
      女皇又抬扇,随意指了指房中陈设:“这一国之宝的绿绮琴,原为贡品,先帝赐予王氏一族,怎会出现在君的房中?太湖进贡的轻容罗,尤以浅金色最为珍贵,帝甚喜爱,常挂于寝宫,怎么君的卧房也有如此待遇?还有这几幅市面罕见的字画,一扇屏风,以及——”
      
      女皇扫了一眼角落的那口黄檀木柜:“这柜中之物,怕是要富可敌国了?”
      
      颜如玉哑哑笑了几声,道:“我一个下等人,怎么分得清什么琴什么罗。只是,他们要送,我有什么理由不收呢?难道,白弟真以为,单靠什么缘分,就能上得这环采楼的二楼来么?还是,我朝律法中写了,烟花之地不准收受恩客的礼?”
      
      女皇突然翻脸,一手挟住颜如玉的腕子,狠狠道:“娼妓收嫖客之礼,是未触及律法,但若替垄断军需的不法商会销赃,就是律之重罪!一枝桂花一锭金,好一个揽钱的买卖!”
      
      谁能想到,太师次子王贵,身为九天会的少东家,多次挪用商款,就为了讨好一名娼妓。甚至胆敢偷了御赐之物,来讨他欢心。
      
      女皇俯身紧逼,不肯相让。颜如玉对峙之中,渐渐弱下阵来。他背靠着木案,仰视着女皇微微一笑:“君想要我如何?”
      
      女皇以手撑案,将人困在身下,回以一笑,道:“我一进门就说了,要你投案自首。”
      
      颜如玉想了想,道:“我想见长秋一面。”
      
      女皇道:“君仍在梦中乎?”
      
      但话音还未落,大门突然被人一把推开,女皇心中一惊,不会这么巧,公孙长秋这个时候来访友吧?!
      
      女皇和颜如玉齐齐扭头,却见门口站着的男人,不是公孙长秋,而是,另一个愤怒到极致的男人,王贵——
      
      “你们,在做什么?!”
      
      一盏金杯突然掷了过来,女皇一手拉起颜如玉的肩,带他翻身躲过。
      
      “狗男女!”王贵一脚踹开屏风,冲了过来。待一见女皇的脸,双眼一瞪,更是气的连话都说不通顺:“又,又是你!你,你找死!!!”
      
      王贵一身酒气,眼睛熏红,很明显刚刚被灌了不少酒。但因为之前被女皇教训过,所以不敢直接动手,但不动手,心头火又压不下去。
      
      颜如玉皱眉,上前劝道:“王二公子,您醉了,请不要——”
      
      “贱人!”王贵正愁火气没处撒,一把扯开颜如玉,往边上猛地一推,颜如玉一个不稳,额头竟磕在了木案之上。
      
      王贵抬脚欲踹,女皇见状心生不忍,一步上前,拦在了颜如玉身前。王贵脚抬在空中,很是尴尬,女皇抬扇,缓缓将他抬起的那只腿压了下去。
      
      王贵终是再也忍不住,一拳挥了上去,女皇只是偏头躲过,不愿出手。
      
      一个醉酒的人,终究打不了几下,便头晕目眩,气喘吁吁。
      
      王贵喘着粗气骂了声:“缩头乌龟!”
      
      女皇扫了一眼屋子,冷冷道:“弄坏了这里的东西,卖了你都赔不起。”
      
      王贵狠狠道:“你知不知道,这里的东西都是老子送来的!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总跟老子过不去?!”
      
      一道冷清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她是你惹不起的人。”
      
      王贵转头一看,警惕的神情瞬间放松下来,鼻间轻嗤一声:“公孙长秋,你闲事管的太宽,那十二文钱花完了么,不够的话,老子再给你十二文。”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