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可爱的婆婆 ...

  •   其实从一开始,原飞槐和陈谋的爱情就不被人看好。
      
      当初陈谋追原飞槐的时候,陈谋的朋友都觉的他只是玩玩,完全没料到他会当了真。虽然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的事情逐渐被大部分人所接受,可实际上两人相处的时候,还是存在不小的问题。
      
      其中最大的一个问题是陈谋有暴力倾向,经常会出现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情况。原飞槐的武力值和陈谋没什么可比性,所以每次打起来的时候,吃亏的都是原飞槐。就为这个,陈谋还特意去找了心理医生。但治疗效果却实在不怎么样,这种从小埋下的性格中的缺陷,并非是一早一夕可以改变的。
      
      陈谋还未能纠正,就死在了车轮之下,他甚至还记得他死去的时候,额头带伤的原飞槐抿着唇一眼不发的模样,他甩开了陈谋的手,沉默着往前走,甚至没注意到不远处的一辆水泥罐车失了控,朝着他和陈谋的方向径直撞了过来。
      
      而当陈谋再次醒来,这似乎又是一个完全全新的世界了。
      
      来到这里虽然才半天的时间,接连发生的事情却是完全在挑战陈谋的认知,他不知道出问题的到底是自己还是原飞槐,为什么记忆里那个温柔的爱人,却可以轻松的把他横抱起来,连大气都不喘。
      
      因为周五晚上的一通闹腾,导致陈谋周六快到十一点才醒过来。
      
      原飞槐戴着眼镜坐在床边不知道在看什么,见陈谋醒过来,便伸过手动作自然的搂住了陈谋的肩膀,他说:“醒了?我煮了粥,要不要喝点。”
      
      陈谋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嗓子干的仿佛要裂开了,于是他微弱的点了点头。
      
      原飞槐见状十分善解人意的递给他一杯水,然后笑道:“喝吧。”
      
      陈谋接过水杯咕隆咕隆的的喝完,这才道:“你干嘛呢?”
      
      原飞槐说:“有点事情没弄完,我给你盛粥去。”说完便放下手中的东西,起身去了厨房。
      
      原飞槐走了,陈谋低头扫了眼原飞槐随手放在床上的资料,发现上面是一门小语种,他只能粗略的知道这似乎是份合同。
      
      隔了一会儿,原飞槐端着碗回来了,还顺带提了一笼包子和一叠小菜。
      
      陈谋慢吞吞的坐在床上开始喝粥,粥的味道很熟悉,一尝就知道是原飞槐最拿手的海鲜粥,他喝了一碗,又吃了几个包子,这才把碗放下了。
      
      原飞槐见陈谋吃完了,便问道:“你下周请个假吧,和我一起去实地看看。”
      
      陈谋道:“看什么?”
      
      原飞槐说:“你不是想辞职了么?我叫我朋友帮我留意了几处Z国正在出售的庄园。”
      
      陈谋有点懵,他在那个世界也的确是想离开陈家,但是碍于各种因素,却不得不强迫自己留下来,其中就有原飞槐的原因,可现在原飞槐却告诉他,他想去哪里都可以?
      
      陈谋说:“原飞槐,我觉的我脑袋有点疼。”
      
      原飞槐随手取下眼镜,看了陈谋一眼,然后将手里的合同放到了床头柜上,动作自然的开始帮陈谋按摩太阳穴,他说:“我不是告诉过你别喝酒了。”
      
      陈谋还是觉的头疼,这种疼不是生理上的,而似乎是因为混乱而产生的疼痛。
      
      陈谋被原飞槐揉的直哼哼,他想了想,还是说出了口,他说:“我做了个梦……”
      
      原飞槐漫不经心道:“梦到什么了。”
      
      陈谋说:“我梦到啊……我老是打你……”
      
      原飞槐听见这话,却是忽的笑了起来,他说:“那还真是个好梦。”
      
      没人把陈谋说的话放在心上,也没人明白陈谋到底在困扰些什么,因为现实就摆在这里,再多的话语和假设在其面前都是苍白无力的。
      
      休息了一天,陈谋的身体总算是恢复了许多,不过原飞槐留着的那些印记都还在,搞的陈谋连家门都不敢出。
      
      现在正值盛夏,穿长袖长衣简直自己都能把自己给闷死。
      
      周末的时候,原飞槐的妈妈来了。当时原飞槐正系着围裙在做午餐,陈谋窝在沙发上拿着PSP打游戏。听到门铃声,陈谋光着脚去了门口,一打开门就看见原飞槐的母亲站在门口。
      
      陈谋愣了两秒后,才有些心虚的叫了声阿姨好。
      
      原飞槐是单亲家庭,他的父亲和母亲早早离异,他从小便和母亲生活在一起。原飞槐的母亲姓余,叫余芷青,在艺术圈算个小有名气的舞蹈家。也正因他母亲的缘故,原飞槐才走上了艺术这条路。
      
      当初在余芷青在知道陈谋和原飞槐的事情之后,虽然抗拒了一段时间,但终究是接受了下来。但是她发现陈谋有暴力倾向,还经常对原飞槐动手后,便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陈谋了。作为一个母亲,她宁愿原飞槐和陈谋分了手去找别人,也不能容忍在原飞槐身上看到任何的伤痕。
      
      因为这些原因,每次陈谋看见余芷青的时候,都觉的有点气虚。
      
      不过眼前的余芷青笑容倒是非常的亲切,她道:“小陈啊,别人送了我不少自家种的水果,我这吃不完,给你们送点过来。”
      
      陈谋接过果篮,说了声谢谢阿姨,然后一瘸一拐的把果篮放到了桌子上。
      
      原飞槐听见动静,便从厨房走了出来,他见到余芷青,叫了声妈。
      
      也不知道为什么,余芷青的表情略微显得有些尴尬,她瞪了原飞槐一眼,然后小声的背着陈谋道:“你们又打架了。”
      
      原飞槐说:“没啊,没打架。”
      
      余芷青说:“没打架他额头上的伤是怎么来的?飞槐,不是妈妈说你,你这个性子怎么就不能改改呢。”
      
      原飞槐听了余芷青这话,软软的叫了声妈,然后撒娇道:“妈,我下次会注意的。”
      
      余芷青还想说些什么,就见陈谋又回来了,于是她只好将话憋住了。
      
      陈谋没注意到余芷青和原飞槐母子两的互动,他现在腰疼的厉害,走起路来都只能一瘸一拐。他说:“阿姨,您坐啊,我给您倒茶去。”
      
      余芷青赶紧道:“别别,叫飞槐去就行了,臭小子,你还不快去!”
      
      原飞槐哦了一声,这才转身又进了厨房。
      
      余芷青道:“小陈,你别这么客气呀,阿姨自己知道,你坐,坐呀。”
      
      陈谋本来就是不大细心的,虽然觉的余芷青的态度有些奇怪,但也没放在心上,见余芷青这么说了,便又一瘸一拐的坐到了沙发上。
      
      没一会儿,原飞槐倒了茶来,他说:“你们聊,我锅里还煮着菜。”他说完这话,便有意无意的瞅了陈谋一眼,那眼神似乎在传达某种信息,可惜陈谋这粗神经看了只当做没看见。
      
      原飞槐进了厨房,客厅里便只剩下了余芷青和陈谋,两人间的气氛略微显得有些尴尬,余芷青犹豫了许久,还是问出了口,她道:“小陈,飞槐又和你打架了么?”
      
      陈谋条件反射的说了句没啊。
      
      余芷青道:“你别怕他,有什么事情跟阿姨说,阿姨去揍他。”
      
      陈谋听到余芷青这话,只觉的别扭,他一个堂堂大男人,被欺负了难道还要找家长告状么……等等,他似乎明白了余芷青为什么要这么问他。
      
      且不说手腕上还未褪去的伤痕,就说昨天原飞槐在他身上留下的那些痕迹,都足以让人想到发生了什么事……额头上的痕迹,破碎的嘴唇,肩膀上的牙印。陈谋越想脸色越难看,想要解释,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余芷青还以为是陈谋不敢说,她道:“飞槐性子急,力气也大,他要是以后敢和你动手,你就和阿姨说,阿姨好好治治他!”
      
      陈谋,身高一米八五,体重一百四,此时此刻却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正在同自己的婆婆诉苦,想要婆婆给被揍的无力还手的自己讨一份公道。
      
      陈谋沉默了许久许久,才幽幽的说了句:“谢谢阿姨,我知道了。”
      
      余芷青又说:“你别这么纵着他。”她犹豫了两秒后,又道,“你想做什么决定,就做,阿姨站在你这边的。”
      
      陈谋正想问什么决定,就听见原飞槐叫了声:“开饭了。”
      
      余芷青眼神忧郁的看了陈谋一眼,又幽幽的叹了口气,那模样搞的陈谋手脚都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放了。
      
      趁着余芷青进厕所洗手的功夫,原飞槐溜过来问了句:“我妈又劝你和我分手呢?”
      
      陈谋:“啥??”
      
      原飞槐抬手摸了摸陈谋的脸,笑的像朵食人花,他道:“这件事,你想都别想。”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