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又被揍了 ...

  •   原飞槐不喜欢陈谋喝酒。
      
      准确的说,他不喜欢陈谋在其他人面前喝酒。
      
      喝了酒的陈谋总是要闹点事出来,这事可大可小,但终究是种麻烦。
      
      陈谋完全没听见原飞槐的话,他一巴掌重重的拍在原飞槐面前的桌子上,大吼道:“原飞槐,谁准你这么对我说话的?!”
      
      原飞槐坐在椅子上,看向陈谋的表情略微显得有些奇怪。
      
      陈谋已经很久没有用这种语气同他说话了,平日里陈谋说话大多数时候都带着种隐忍的味道,毕竟陈谋还是怕挨揍的。当然,陈谋被揍的多了,自然也会生出想分手的念头。
      
      可惜的是陈谋不敢说,原飞槐也绝不会同意。
      
      原飞槐脾气其实一直都不算太好,只有在陈谋的面前才会稍微收敛,不过这种收敛的程度并不算太高,所以他们两个偶尔还是会打架,而打完一场之后,大多数时候都是陈谋被揍个半死。
      
      或许是因为酒精,现在的陈谋却显得有些与众不同。
      
      原飞槐伸出手,用食指轻轻的摸了摸陈谋的脸颊,陈谋有些邋遢,鬓角还残留着细细的胡茬,原飞槐说:“你不回去么?”
      
      陈谋含糊道:“回哪去?”
      
      听着陈某这话,原飞槐却忽的笑了,他轻轻说:“当然是回家去。”
      
      陈谋摇头:“不、不回去,你不在家……”
      
      原飞槐说:“我不在家,你就不回去?”
      
      陈谋重重的点了点头,他看着原飞槐近在咫尺的脸,凑过去想亲亲,但原飞槐却让开了,他说:“满嘴酒味,臭死了。”
      
      原飞槐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宠溺又温柔,所以任由谁都不会想到,他下一个动作就是一把抓住了陈谋的手,把他往办公室旁边的卫生间里拉。
      
      陈谋还没反应过来出了什么事,就被原飞槐给硬生生的拉进了卫生间里。
      
      若是只是拉进卫生间也就罢了,可还未等陈谋站稳,他便劈头盖脸的被水浇了一身,原飞槐站在卫生间门口,手里捏着浴头,语气冷淡极了,他说:“我是不是告诉过你,别喝酒了么?”
      
      陈谋听到这句话立马炸了,他大吼一声操,攥着拳头就朝着原飞槐脸上砸了过去,原飞槐不躲不闪,一把握住了陈谋的拳头,然后顺着将陈谋往地上一拉。
      
      陈谋脚下一滑就要摔倒在地上,但他另一只手顺手死死抓住了什么,硬是稳住了立马要倒地的身体。
      
      陈谋浑身都是水,整个人狼狈的不行,他心里面压抑着的火气因为原飞槐的一席举动喷涌而出,他抬头之后就是一通大骂,无论是表情语气都是无比的狰狞。
      
      陈谋骂完之后,还想说什么,就听见原飞槐那阴森森的语气,他说:“放手。”
      
      陈谋还想说什么,忽的觉的自己手上抓着的东西似乎有些不对劲,他一低头,才发现原飞槐裤子的腰带被自己抓在了手里,此时那条笔挺的西装裤已经因为他用力过度被硬生生的撕了条口子出来。
      
      陈谋:“你没事吧?”莫名的被原飞槐的眼神瞪的有些后背发凉,本该是受害者的他,此时却显得有些心虚。
      
      原飞槐也不说话,只是脸上那表情怎么看都不像没事。
      
      若是没喝酒,陈谋大概会察觉出原飞槐表情不对劲的地方,可是他现在喝的神经麻痹,完全没察觉出原飞槐的异样,只是觉的身上稍微有点冷——然后他又很快的将这种冷意,归功在了刚刚淋在身上的水上。
      
      陈谋说:“你瞪着我干什么?”
      
      原飞槐嘴里发出一声耐人寻味的嗤笑,他不言不语,干净利落的开始把陈谋身上的衣服往下剥。陈谋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等他发现原飞槐在做什么的时候,自己的裤子已经落到地上了,他含糊的喊了两句,发现原飞槐还是没理他,才有点慌了,他叫道:“原飞槐,你他妈的在干吗?”
      
      原飞槐正低着头扯着陈谋的衣服,听见陈谋这话只是抬了抬眸:“嘴里别不干不净的。”
      
      陈谋脑袋因为酒精还有点发蒙,他被原飞槐按在地上,像条脱了水的鱼一般无力的挣扎着,陈谋是真的不明白,原飞槐的力气,为什么会突然变的那么大……
      
      这个他纠结了一整天的问题,似乎并不会有答案了,因为原飞槐把他裤子扒下来之后,又把他的衣服也给扒了,然后拿着他的衣服头也不回的走了,等到陈谋反应过来,只听到了原飞槐碰的一声关门的声音。
      
      陈谋躺在地上,缓了好久才缓过劲了,他慢吞吞的从地上爬起来,慢吞吞的拿起浴巾裹在了身上,更加慢吞吞的离开卫生间,走到原飞槐的办公室时,才发现办公室的门已经锁了……
      
      陈谋刚刚喝的那点酒,这会儿算是彻底的醒了,他走到门边啪啪啪用手掌拍着门,大叫到:“原飞槐,你快点把我放出去!”
      
      没人回应他的话。
      
      陈谋又吼了几嗓子之后,才从门缝里发现外面的灯已经熄了,他转了转头,看到了挂在墙上的表,发现时针已经指向了八这个数字。
      
      晚上八点了,公司还有人就奇了怪了。披着浴巾的小可怜陈谋,这会儿才感到了一丝莫名的凄凉。当初他虽然经常忍不住对原飞槐动手,可是却从来没有把原飞槐一个人关在屋子里不管不问,更可怕的是,原飞槐还强行扒走了自己的衣服。
      
      陈谋敲了半天的门,还是没人理,他只好转身一瘸一拐的走回了沙发上。刚才离开卫生间的时候,情绪还比较激动,所以没注意到身体上受了什么伤,这会儿冷静下来了,就觉的自己浑身上下都在疼。
      
      陈谋在沙发上没坐下没多久,就不得不换了好几个姿势,以他多年打架的经验可以知道,他现在后背肯定是青一块紫一块的。
      
      原飞槐!把他!又揍了!残酷的现实给了陈谋重重的一巴掌,打的他好不容易回过来的神又散了。
      
      他家柔弱的,温和的,说话都细声细气的小可爱,变成了一头连他都敢揍的大灰狼。想到这里,陈谋莫名的就想抽根烟。
      
      其实在上辈子死之前,陈谋和原飞槐一直在闹分手。不过和这里不同,在那个世界想分手的人是原飞槐,而他要求分手的理由也很简单——陈谋有暴力倾向,说简单点,就是容易动手。
      
      而那个世界的原飞槐,作为一个典型的文艺青年,虽然偶尔也去健身房,但是也是绝对打不过陈谋这种从高中就开始练手的不良青年的。
      
      所以在他提出分手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原飞槐的脸上都能看见新的旧的各种伤痕,而在那个世界里,无论是陈谋的朋友也好,原飞槐的朋友也好,同样的在劝他们分手。
      
      不合适,就分嘛,不然早晚出人命。
      
      可虽然陈谋喜欢动手,但他对原飞槐的感情却是绝对毋庸置疑的,不然也不会为了原飞槐活生生的被车碾成肉饼。
      
      其实有时候人就是这么复杂的生物,一边说着喜欢,却又一边干着伤害对方的事,陈谋死活不肯和原飞槐分手,因为他的的确确爱着原飞槐,可是即便是爱,也不能让他控制住自己的暴力倾向。
      
      想着上辈子的事,躺在沙发上的陈谋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原飞槐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接近一点钟了,他回了公司,拿出钥匙开了办公室的门,正好看见陈谋在沙发上缩成一团。
      
      他放轻了脚步,走到陈谋身边,低头看着正在熟睡的爱人。
      
      因为之前在厕所里的一番打斗,陈谋的额头上也青了一小块,他的头发虽然已经干了,却还是有些凌乱,此时配上他的睡颜,看起来很有几分可怜的味道。
      
      原飞槐盯着陈谋看了会儿,伸出手轻轻的摸了摸陈谋额头上那块青掉的伤痕,然后一言不发的弯下腰把陈谋抱了起来。
      
      陈谋身高一八五,体型也绝对算不上瘦弱,可原飞槐却抱得一点都不勉强,还有空余的力气把浴巾给陈谋遮严实。
      
      于是门口的保安就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家状似文弱的老板抱着一个人形物体面无表情的走出了公司,老板看见他吃惊的模样,还微微颔首冲他打了个招呼。
      
      原飞槐抱着陈谋到了下了公司,直到把陈谋放到了车的后座上,陈谋才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他打了个哈欠,又揉了揉眼,只觉的脑袋疼的似乎要爆炸了——也不知道是因为宿醉,还是因为原飞槐在他身上留下的伤。
      
      原飞槐见陈谋醒了,也不说话,只是自顾自的发动了汽车,开始往家的方向开去。
      
      陈谋懵懵懂懂的从沙发上爬起来,愣了好一会儿才发现自己不在办公室而是在车上了,他道:“原飞槐,你居然把我关在办公室!”
      
      原飞槐握着方向盘,眼神平静的看着前方,不咸不淡道:“又不是第一次了,那么惊讶干嘛。”
      
      陈谋:“……???”他到底是被关了几次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