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白月光的逆袭[快穿]》喵崽要吃草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4-10 20:25:2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高中校花4 ...

  •   视频已经交给了苏泽,林若晚上睡了个好觉。
      倒不是因为相信苏泽一定能办好这个事,而是这是她又一段生命的开始,能够睡觉能够吃饭甚至能够脚掌踩在地面上,对林若来说都是值得高兴的事,哪怕是刀架到脖子上,林若也要摊手摊脚的好好睡最后一晚。
      
      第二天早上,不用人叫,林若就已经按时起床洗漱好,背着书包下了楼。
      早上要上早自习,去得太早,可苏泽却一直都坚持要送他家妹妹,这也导致了他从去年下半年开始,除了学校高三放假,其他时候苏泽都是早上七点左右就到了公司,搞得公司最早到的保洁阿姨们都不敢边打扫卫生边唠嗑了。
      
      踩着学校里早自习预备铃的声音进了教室,林若抓紧时间把最后半杯奶茶喝光。
      早自习开始,等到班主任都已经在教室里转了二十多分钟了,林若的同桌裴燕才满头大汗满脸绯红地跑了进来。
      
      高中的班主任一般都是男老师,据说是因为男老师更有精力跟体力来管理一个班级。
      林若他们班的班主任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姓季,数学老师,是个严肃的瘦高个儿,长得耐看,还是个难得不秃头的。
      就凭最后一点,每次十几个班的班主任往一处那么一站,季老师就顺利的脱颖而出,被称为高中部最帅班主任。
      
      可惜季老师是个只喜欢钓鱼的严肃棺材脸,这会儿看了裴燕一眼,把人叫到外面走廊询问了一番,好几分钟后才板着脸放裴燕进教室,“动作轻点,别打扰其他认真学习的同学。”
      听到这句话,原本还因为气闷而撞了一张桌子角的裴燕脸色更难看了,咬着唇好像受了多大屈辱似的走回了第三排靠墙的座位上坐下。
      
      林若就当作没听见没看见,认真的背着数学书上的各种定理,背完了数学她还要被化学物理呢,虽然这三科很简单,可要是定理没背熟就不好做题了。
      
      裴燕忍了一会儿,见季老师又转了一圈离开了教室,这才放下书本扯了扯林若胳膊。
      因为心里有气,裴燕扯得很是粗暴,再加上她的指甲还是特意去做过护甲的那种,抓得人手疼。
      若是苏安安,因为理解对方现在心情不好,并不会介意,现在林若可不惯她,烦躁的一缩胳膊,揉着胳膊侧身问她,“裴燕你干什么!我又没惹你,你掐我做什么!”
      
      林若侧身的时候带得凳子往旁边挪动了一大截,声音很是刺耳,再加上林若生气质问的声音也没有刻意压低,一时间前后左右的同学都好奇的看了过来。
      裴燕愣了愣,看了一眼周围,莫名其妙的看林若,“什么啊,我哪里掐了你?我就是喊你一声,有那么娇气吗?”
      
      林若气笑了,而后转身把自己胳膊抬给后面的两个同学看,“李亚,明冉,你们眼神好,帮我看看我是不是眼神有毛病看出了!”
      后面两个都是男生,他们班男生多,女生都是挨着夹在几桌男生之间的。
      
      明冉抬头就看见他们班的校花把那条白嫩的胳膊往自己桌子上一搭,看得眼睛都愣了一愣。
      不过正是因为皮肤白,那上面四个泛红的月牙形抓痕就十分显眼了。
      
      明冉的同桌李亚也看见了,两人忍不住看裴燕,平时还以为裴燕跟校花关系多好,没想到居然就因为自己心情不好就抓着人掐得这么狠。
      十几岁的少年少女,好奇心重得很,此时一看校花被欺负了,纷纷垫着脚伸着脖子凑过来看,看完纷纷用谴责的眼神看裴燕,还有女生更是指责起人来,“裴燕,你神经病吧,自己迟到被老季教训了,居然就来欺负安安。”
      “就是,掐了人还倒打一耙所人家娇气,合着人还得长得糙一点耐掐一点才对?”
      
      虽然苏安安是校花,可女生缘却很好,因为苏安安总是温温柔柔的,谁有心里话跟她诉说她都不会说出去,还会很温柔的买个奶茶冰淇淋雪糕甜点之类的甜食安慰人。
      班上便是最沉闷的书呆子副班长都曾经抱着苏安安崩溃到大哭过,诉说自己备考压力大,有时候都想干脆从窗户那里跳下去彻底放松自己,那段时间苏安安就总会给副班长带各色糖果。
      
      此时最抓紧时间学习的副班长也放下了书走过来拉着林若带手臂看了看,“小心一点别碰水,我去校医那里拿点维肤膏来给你擦。”
      班长是个男同学,不好过于亲近,不过等到早自习结束之后没多久,班长就从老师那里回来,敲了敲林若的桌子,“安安你跟我换个位置,老季已经答应了。”
      让别的女同学跟裴燕坐肯定也不合适,班长想了想,就跟班主任商量着说裴燕总喜欢上课找人说话,干脆他这个班长过来跟她同桌算了。
      
      季老师是很信任班长的,自然不会担心班长跟裴燕做同桌会早恋啥的。
      
      至于苏安安跟班长的原同桌会不会生出感情牵扯,别说季老师,便是班长都没想过,班长都要怀疑男生女生在他那哥们儿眼里到底有没有区别。
      看着班长给自己换座位,又有副班长给自己擦药,林若感动得眼眶都红了,笑着说了好几遍谢谢。
      
      不过也正是因为他们,一开始还存有利用之心的林若下定决心一定要在赵秋桦崛起之见就把他搞定,这样才能确保裴燕不会利用赵秋桦来报复大家。
      
      事实上今早裴燕就已经在学校门口碰见了意气风发的赵秋桦,然后一个脑残安慰一个傻逼勾搭,两个才刚说上话的不同班的男女同学就在校门口往教学楼这边要经过的一处小树林后面亲上了,裴燕还被赵秋桦压在树上摸了一通。
      而刚才裴燕来的时候那满头大汗满脸通红并不是因为跑得太累了,而是因为又亲又摸太刺激已经发、情了。
      
      原谅林若用发、情这个词来形容这两人的行为吧,要说有感情才发生的?呸,别侮辱了感情!
      
      而季老师之所以叫裴燕出去,也不是因为她迟到,而是看出了她不可言说的状态,于是十分委婉的提醒了一下还有十几天就高考了,有什么事也尽量别耽误学习。
      裴燕现在正是脑子被shi糊了的状态,哪里能想到季老师的良苦用心,只以为季老师是故意为难她,毕竟早自习有人迟到又不是第一次了,却偏偏只有她被叫出去训话害她丢人现眼。
      
      因为这个,之后赵秋桦得了势,自然会帮自己的第一个女人“报仇雪恨”,把季老师弄成了全网知名地猥、亵了女学生的人渣老师。
      季老师工作丢了,妻子也忍受不了那种生活,带着孩子跟他离婚后离开了这座城市。
      
      而季老师最后为了以证清白,去市电视台大楼上撒了上百份用自己的血写就的血书,而后跳楼自杀了。
      原本闹出这样的大动作,也确实有了解季老师为人的老同学老同事站出来发声,然而有赵秋桦在,最后这些人反而被泼了脏水,季老师用生命也没能换来自己的清白。

  • 作者有话要说:  林若:把裴燕脑子糊住的shi就是赵秋桦无疑了
    以前特流行这种一言不合就搞死人家全家的主角,无论男频还是女频【托腮
    ps:喜欢的小伙伴们别忘了收藏评论哈,还有专栏里很多男主言情文,感兴趣的小伙伴也能去看看【比心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