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有话说》楚寒衣青 ^第3章^ 最新更新:2015-01-23 01:21:2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章三 ...

  •   离开华亭的萧见深不乐。
      
      离开宫廷的萧见深郁郁不乐。
      
      等回到了自己的太子府,好不容易在书房安坐而下,正打算将这今日的奏本拿来一一翻看之际,之前伺候在他身边的大太监王让功已鬼鬼祟祟地从门口处探了进来。
      
      萧见深:“……”
      
      他有那么一刻几乎想叫人将这敢私窥书房的狂悖之徒给叉出去!
      
      但他很快冷静了下来。
      
      就算一个蠢货,活着蠢也比死着蠢更可爱百倍。
      
      他说:“何事。”
      
      王让功连忙进来,手里还端着一个托盘,托盘上倒扣着七个牌子,冲着萧见深谄笑道:“殿下您看今日是选……?”
      
      “谁都不选。”萧见深面无表情。
      
      王让功便劝道:“殿下今日虽在皇上那边受了气,但娘娘也是深爱殿下的,为着娘娘,殿下也要爱重龙体才是。”
      
      爱重龙体搞龙阳?这绝对是萧见深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他照例面无表情,只看着王让功。
      
      王让功也非一点脸色都不懂的蠢货,他一看太子的脸色就晓得太子是真的对家里的那七位不感兴趣了。说实话,他倒不为此意外,就是难免要在心里叹息一番,无非也是想着“但见新人笑,那闻旧人哭”,“红颜未老恩先断,斜倚熏笼坐到明”等等。同时也不免想起了今日让萧见深尤为注意的那薛书生。王让功本待再次主动为主子“贴心贴肺”,但想到了自己刚刚从几位手中收的银子,便犹豫了一下,决定最后为其努力一把。
      
      只见他先是收了盘子悄然不语地离开,在外头大约候了小两刻钟的时间,就再次拿着一些东西进了书房。
      
      萧见深此刻正看着奏折入了神,笔走龙蛇在纸上写下批语。
      
      王让功静悄悄来到萧见深身旁,将手中托盘上的一盅汤端到萧见深手边,又轻言细语劝萧见深用上两口。
      
      萧见深也没注意,随意端起茶盅便直喝入口,等都吞下了喉咙之后,才感觉一腔热气冲腹部直冲天灵!
      
      他的动作登时就停了下来,将自己黏在奏章上的目光转到茶盅中,又转到王让功脸上。
      
      王让功被萧见深看得心中惴惴,就听萧见深说:“这是什么。”
      
      “这是张公子敬上的补汤,”王让功忙替献汤的张争流邀功,“张公子可是在厨下候了整整两个时辰,才熬出这一碗补汤敬上。”
      
      候了两个时辰熬出一碗壮阳汤吗?萧见深脸上几乎不能做出面无表情之外的第二个表情。
      
      他定定地看了王让功许久,在对方几乎要撑不住跪下去的时候,一松手,让自己手中的茶盅在地上砸了个粉碎!
      
      清脆的瓷器碎裂声中,王让功扑通一声跪了下去,袖袋中还藏着的钗子、手帕等等的定情信物一下子如烫手山芋那样难受!他心中懊悔极了,心想自己怎么就犯了傻呢?早知道太子性格,就应建言太子直接去找那薛书生,怎么还傻傻地为那人老珠黄的男侍送东西呢?
      
      这时萧见深也缓过气来了。
      
      说不好听一点,其实……他都被身旁的人蠢习惯了。
      
      所以当他平了声音叫王让功起来,示意对方叫人进来打扫地面的时候,只想着站起身出屋去透透气。
      
      但王让功为了弥补之前的失误,立刻就察言观色地上前驱从说:“……太子可是觉得宫中烦闷?不若出去走两圈散散心?”
      
      只要一想到后院的七个男人和自己身旁的王让功,萧见深确实烦闷极了。他听见王让功的建议,思索了一番之后,到底不放心自己身旁的人,便是:“随便挑两个护卫,你不用跟着,在太子府中守好书房。孤微服出去,至多一个时辰便回。”
      
      着了,太子果然是这个意思啊!王让功瞬间精神一振。但有这个意思归有这个意思,若是薛书生□□裸的直接送上门来,便是天上的云变成地上的泥,枝头的花变成脚下的叶,只怕也不能叫殿下高兴。
      
      这时候少不得就要他们忙碌一二了。
      
      王让功想明白了一切,自觉智珠在握,便笑眯眯地让身后的干儿子服侍太子换衣裳微服去,自己则赶紧与那东宫侍卫大统领商量对策与计划。
      
      从东宫微服走上街头,萧见深低到了谷底的心情总算挣扎着回升了少许。
      
      他自成年后不常出门,有限的时间交给了无限的奏折,现在单独走在街道上,竟也不觉得自己如巨石分浪,叫两边行人为他单独留出整整一条街中街的行为是如何的古怪,只并无多少目的的随意向前。
      
      跟在萧见深身后的侍卫非常轻松,俱都心想自己的主子果然不愧为天潢贵胄,哪怕锦衣夜行,也是众人的焦点所在。
      
      所以他们也有了更多的时间与空闲一边关注萧见深,一边讨论王让功与自家统领的吩咐。
      
      侍卫一说:“暗号已来,统领吩咐我们让太子去近日城中新开的八方酒楼,好与那薛书生见面。”
      
      侍卫二说:“但你我上去,落于行迹,太子恐生不悦。”
      
      侍卫一笑道:“此事易耳。”说罢在侍卫二耳边悄悄一番细语,两人顿时定计,无声无息地钻入人群之中直接走了。
      
      萧见深在街中行走,并不在意身后侍卫如何,当然也不知道他们已经离去。
      
      他转过一个街角,忽听一声锣鼓响在远处。出来散步虽松快,一路以来的安静也未免有些无趣,现下听见了一声不同之前响亮声音,萧见深此行本没有目的,便也自然而然地顺着声音响起的方向过去。这一路走去,果然看见了好些热闹,等再转过一个街角走到了三路交叉的一个大路口,萧见深见面前有一家酒楼宾客盈门,便打算进去稍作歇息,同时也吃些东西。
      
      不想这时,只听一声拖长了嗓音的叫唤从头上传来:
      
      “萧公子——”
      
      这嗓音十分耳熟。
      
      萧见深脚步一顿,抬头看去,便见客栈二楼一面敞开的木窗格中,薛茂卿手把酒杯,散发靠窗,半幅衣袖衬玉臂,一杯残酒映红唇,那目光浅浅投来,眼尾斜斜挑起,已无之前在华亭宴中的斯文守礼,变作浓艳入骨。
      
      微微的凉意突然铺面而来,萧见深转眼一看,天上在这时突然下起了小雨,街面上已经有人在吆喝着“躲雨喽——”
      
      他再转眼看一摇一摇着手中酒杯、自上往下朝他看来的薛茂卿,心中忽然浮起了一句话,只见对方漆黑的瞳孔中似散碎了万千雨丝,束束缕缕,缠绵入骨。正是:
      
      “春路雨添花,花动一城春。”
      
      天上下着雨,面前又是一家自己本想走进的酒楼。虽然因为楼上的薛茂卿而有些扫了兴,但萧见深依旧迈步走入客栈,甚至还直往薛茂卿所在的方向走去:心怀不轨的奸细他见得多了,当然不至于心生什么好奇。只是既然这个奸细能在短短时间里就找到他的行踪并出现在他面前,想来背后力量不可小觑,既如此,回避就不是最好的办法,不如见见他究竟想要做什么,再行布置。
      
      萧见深来到了二楼,在这熙熙攘攘坐满了人的酒楼二层,唯有薛茂卿独占了一张桌子,十分醒目。
      
      萧见深在薛茂卿身前坐下。
      
      薛茂卿似是这时才注意到自己敞衣散发的不妥当,但他并不着急,依旧慢条斯理地从栏杆上坐直了身子,束发理衣,等一切妥当之后,他才冲萧见深微微一笑:“公子既然微服出行,那此际我们就不论身份,只序长幼?”
      
      “可。”萧见深并不以为意,接着他说,“我当比你大。”
      
      薛茂卿也没认真要和萧见深比年纪,听闻此言就拱手道:“萧兄。”
      
      “贤弟。”萧见深。
      
      “萧兄今日怎么有闲情一人上街?”薛茂卿随意问。
      
      言者无意听者有心。
      
      萧见深眉峰轻轻一挑,心想薛茂卿既然有本事能打探到他的行踪,那只怕之前在宫中发生的一些事情也是瞒不过他的眼睛的,现下对方说起这个又是意欲何在呢?难道想以此打破他的心防?想的只怕太美了。
      
      萧见深说:“随意逛逛罢了,贤弟独自在此喝酒?”
      
      “我在这家酒楼里落脚。”薛茂卿刚刚端正地坐了没有一会,似乎又觉得腻了,再次懒洋洋一笑,以手支额说,“一个人在房间里闷得慌,就下来坐坐,倒没想到三生有幸……又碰着了萧兄。”
      
      “确实凑巧。”萧见深淡淡一笑。心想若有人非要碰见,那他当然能够碰见。
      
      薛茂卿又道:“萧兄既然来了,也不妨满饮一杯,你我好好聊聊。”
      
      “聊什么?”
      
      “春花秋月,刀枪剑戟;星相医卜,天文地理。任君抉择。”薛茂卿展颜一笑。
      
      正是两人交谈投契之际,这酒楼背后也在静悄悄中出了一些事端。
      
      之前跟着萧见深两名侍卫完成了计划的第一步,那么当然要开始计划的第二步!
      
      王让功不愧为东宫近侍第一人,他这时候眼珠一转,便计上心头,和身旁的东宫侍卫统领说:“殿下现在正和薛书生相谈甚欢,眼看着双方都被彼此勾住,我们可不好叫他们再做分离,两厢煎熬。”
      
      “善。”统领道。
      
      “但要直奔最后,又失之下乘,太子和薛书生恐怕不乐。”王让功说,实则刚才的那放了无数动物之鞭的补汤被萧见深摔了,让他暂时里对助兴的药物有点心理阴影。
      
      “善。”统领道。
      
      “这时我们可略施小计,让薛书生有一个足够的理由和太子回府。咱家已打听过了,薛书生是一个人进京的,就在那家客栈落脚,若我们一把火烧了薛书生的行囊,薛书生当着太子的面没了盘缠,太子自然有理由直接插手照顾薛书生,到时候不论是将人直接带回东宫,还是拨个别院金屋藏娇,都是反掌可为之事……”王让功微微而笑,这阴谋诡计说的那是举重若轻信手拈来。
      
      “大善。”统领道,顷刻缓缓说,“烧一个客房,引人注目,烧一间酒楼,只做走水。”
      
      两人既然定计,接下去的具体事务自有底下的人去忙断腿。接到任务的东宫侍卫从后院开始,打算先将酒楼里住着的人不动声色地赶出去,也好在待会要引火之际不误伤无辜。但等他们换了一身衣裳潜入酒楼后院之后,却顿感一愕,无他,只因为这酒楼的后院一点都不像前院那样热闹非凡座无虚席,而是冷冷清清毫无生气,一看就没有几个人在。
      
      这相较于寻常来说多少有些诡异。但这些侍卫又不是来这里查案的,一看眼下这种情况更适合杀人放火,便毫无心理障碍地开始了自己的行动。
      
      等火苗在角落点起来的时候,静悄悄的后院到底还是出了一些事情,这些东宫侍卫或多或少感觉到还有一批人在后院中,但另一方显然没有出来和他们照面的打算,直等那火苗烧了厢房,浓烟滚滚而起的时候,也并未出头露脸。
      
      侍卫们如同开始一样,做好了分内的事情之后就不再深究,谁知那暗中之人会不会是太子的后手?需知任何一个进入东宫的人都知道那一句至理名言:永远不要去探究太子的秘密,当一个乖巧的活人,或一个闭嘴的死人。
      
      这时骚动已无法遮掩,前头总算是发现了不对。
      
      正和薛茂卿交谈的萧见深发觉不对,一转脸就已看见那自后冒起的一片黑云。
      
      就在他看向大火烧起的方向的时候,二楼的许多拥挤在一起的客人,同时间以隐蔽而询问的目光看向还坐在萧见深身后的薛茂卿。
      
      薛茂卿眉头微微蹙着,手里照旧还端着一杯酒,似乎因为刚才喝的多了些,他的脸色已经升起了淡淡的酒红。他捏着杯子递到唇边,又抿了一小口,而后才对着那些看向自己的人摇了一下头。
      
      这一下的动作极为细微,只像是人无知无觉时的一个小动作,但同时浮现在薛茂卿微勾唇角的一抹冷色却是不容置疑的。
      
      只可惜等萧见深再转回头时,那抹冷色也已经消失无踪了。
      
      这小小的交流只在一瞬,就好像一愣之后,二楼的客人才恢复正常人碰见火灾时惯常的惊慌失措:说书的丢了书本,跳舞的掉了披帛,弹琵琶的倒还记得自己的琵琶,只落了那面前整整一盘的银钱!只见这些人尖叫着拥挤着,什么也管不着,一股脑儿地从楼梯冲下了酒楼!
      
      刹那间,八方楼便如狂风过境一地狼藉,楼梯上的拥挤与推攘还未结束,二楼就已经只剩下萧见深与薛茂卿二人。
      
      萧见深转脸对薛茂卿说:“酒楼着火,贤弟还在等什么?”
      
      薛茂卿似已微醺,听见萧见深这样说,他笑了一笑,半天才反问:“那萧兄又为何不走?”
      
      萧见深看着薛茂卿,薛茂卿亦直视对方。
      
      顷刻,萧见深一振袖推开栏杆上的窗子,屋外光线顿时直射入内。
      
      薛茂卿听得外头的声音有些奇怪,侧脸一看,就见有一伙京中士卒远远的就拿着云梯飞快从街角奔来,如果只是这样也便罢了,但见这一伙士卒中还有数个力士,这些力士袒胸露乳,一人挟着一个木工模样的家伙,这些目光被人夹在腋下,一面频频抬头看着酒楼二楼的位置,一面飞快地在士卒抬着的云梯上或锯或镶地动作着。
      
      等那些人到了酒楼之下,一应事情已经完备,云梯从普通木制版本变成了披黄绸嵌金玉的豪华御用版本,接着直架而上,升到了萧见深和薛茂卿所在位置的二楼之前。
      
      薛茂卿:“……”
      
      萧见深说:“贤弟先请。”
      
      如此装逼……薛茂卿这才收起了脸上的复杂与木然之态,他缓缓笑道:“太子乃国之储贰,不敢让太子留下……”
      
      “此刻不谈身份,只论长幼。”萧见深说。
      
      薛茂卿便再无话,片刻果然先行一步,弯腰出了栏杆,顺楼梯拾阶而下。
      
      在薛茂卿之后,萧见深也从楼梯上下来。
      
      这一回自然是一落地就被一堆人簇拥上前,萧见深前行几步,总算摆脱了大多数不相干之人,让东宫侍卫再次重聚身侧。
      
      他并未说话,目光闪动,心里深沉想道:薛茂卿此人也不知心中究竟是何打算,与我会面便罢;为了与我再次交流,竟下狠心烧了一整间的客栈,看他这样狠辣果决,虽还不知道这起火灾是否伤着了人——但就算伤着了人,对方也是不放在心上的。
      
      何其可恶!
      
      正是这时,侯在萧见深旁边的侍卫想起王让功的吩咐,自以为体贴地上前建议说:
      
      “殿下,那薛书生的行装都在酒楼中,现在大火一起,只怕俱化为灰烬,殿下何如将书生带回东宫或者替书生……置个宅子?”
      
      侍卫的声音越来越小,因为他发现太子的目光越来越厉。
      
      萧见深看着自己身旁的侍卫。
      
      他太了解自己的东宫的人了。
      
      他这时缓缓说:“你如何会想到这件事?这把火莫非是你们烧的?”
      
      “……”
      
      由此反推,萧见深又问:“莫非我一开始去这酒楼,也是你们引的?”
      
      “……”
      
      饶是以太子之心机深沉,他转脸看着那冲天而起的火焰与被包裹在火焰中的酒楼,也不由感到了一丝恍惚……

  • 作者有话要说:  春路雨添花,花动一城春。原句为“春路雨添花,花动一山春/色。”为秦观作品。
    昨天纯白的结尾活动和孤有话说的开文活动的红包都送了,前五十留言的姑娘可以查下自己的账户看是否有收到红包,如果没有收到的话就留言提醒我一下,每次手工发红包都为错漏的可能性捉急(。
    以及感谢刚开文和还没开文就投霸王票的姑娘们,么么哒:
    stmour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19 14:55:22
    stmour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19 14:55:24
    少爷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19 22:51:49
    醨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19 23:30:34
    宁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19 23:53:24
    宁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19 23:53:35
    木渎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01-07 01:24:30
    16328237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01-11 11:57:53
    16328237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01-11 11:58:01
    间歇性狂躁症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01-12 10:20:01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