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喜欢那个男二标配的汉纸》花木柔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1-28 16:46:0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玉襄很喜欢风夕瞳。
      因为对方虽然看起来冷冷淡淡不好相处和接近,但其实是个很细心,很温柔的朋友。这么多年来,她就像姐姐一样照顾着玉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千星宗出过两位仙人,修行别有一番心得的缘故,风夕瞳作为千星宗的首席弟子,似乎懂的东西特别多,有时候在修行上,她稍稍点拨玉襄几下,都能让她茅塞顿开,有时候玉襄觉得,这世界上会不会就没有风夕瞳不知道的事情。
      但只有一点,风夕瞳也总是会时不时的用一种非常慎重的语气,担忧的问她,“说真的,你真的不喜欢你师尊对吧?”
      玉襄已经连生气都没什么力气了。
      一开始被人这么说的时候,她还努力地辩解,但人们自说自话的对她说不用解释不用解释我们都懂,后来只要有人一提她喜欢师尊的事情,她就生气,人们又变的唉声叹气的说她是恼羞成怒,到了现在,她不解释只对他们呵呵笑的时候,人们痛心疾首的说她已经死心塌地无力回天了。
      “……为什么你们都觉得我一定喜欢我师尊?”玉襄无力的问道。
      风夕瞳在水华镜的那头闭着眼睛想了一下,“因为……你师尊,真的很好看?”
      “我也觉得他很好看啦。”玉襄长长的叹了口气,“但是,这不代表我就一定要暗恋他吧?他救了我,还收我当徒弟,教我修行,不管我问什么问题都很认真的给我讲解,对我又好……我是很喜欢他,但是就像是亲人那样,像哥哥的那种感觉。”
      “……为什么是哥哥?”
      “因为师尊长的太年轻了,我没法把他当爹。”玉襄理所当然的回答道。
      风夕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的真实年纪没准都可以当你爷爷了。”
      “对不起,”玉襄严肃的说,“我只看脸。”
      风夕瞳就忍不住弯起了眼睛。
      “那就好。”她微笑着低低的说了一句,“那就好。”
      眼见她的表情又显得有些忧郁起来,玉襄连忙换了一个话题,“说起来,阿瞳你为什么一直闭着眼睛?你在闭关打坐吗?”
      “没有。”风夕瞳立刻不笑了,“我师尊在对面,我曾经发过誓,永远都不再看他那张脸,所以我闭着眼睛。”
      “唔呃!?”玉襄顿时坐直了身体,瞪大了眼睛,“你师尊——你是说千星宗的掌门么?!你怎么不早说——我现在打招呼还来得及吗?一直没有问候,是不是太过失礼了?”
      “千星宗的掌门不是我师尊。”风夕瞳叹了口气,“你不用打招呼,反正他也听不见。”
      “诶?为什么?”
      “他被封在玄冰魄中,神魂昏睡,什么动静都感觉不到的。”
      “……阿瞳,你师尊为何这么惨?”玉襄小心翼翼的问道。
      然后,她就看见风夕瞳的脸上露出了一种混合着快意和痛苦的微妙表情,“……他活该。”
      玉襄的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一个个情节跌宕起伏的故事——比如说,其实风夕瞳是她师尊的私生女?比如说……风夕瞳的师尊曾经棒打鸳鸯分开了她和她的爱人?
      但是她非常明智的没有问下去。
      在和朋友定下约定之后,玉襄跳下巨木,朝着师尊的洞府快乐的跑了过去。
      “师尊师尊,我和朋友约好了一起去游历呢!我可以去吗?”
      她刚一踏上洞府前的禁制,端坐在洞府里的五彩莲池中的太逸就有所感应的张开了眼睛。
      洞门顿时向两侧打开,玉襄熟门熟路的跳了进去。
      大概是因为太逸的形象太过于高冷和不食人间烟火,他的弟子们对他表示恭敬爱戴的形式,就是每次见面无不一脸端肃,回话恭慎,唯恐被师尊觉得浪荡轻佻。又因为害怕打扰到师尊清修,因此很少会有人常常拜访太逸的洞府。
      只有玉襄毫不在意自己的形象,面对太逸的时候一点也不感到紧张,该话唠话唠,该撒娇撒娇。
      或许是因为玉襄是从小一点一点在他跟前长大的,虽然太逸对着她也是一张面瘫脸,但是偶尔也会亲近的跟她开开玩笑。
      比如说那年玉襄刚学会了踏云诀,由于初学者容易掌握不熟,经常出现踏云踏着突然掉下去的情景,她便一直缠着他要载他一次,想看看大佬们若是掉下去会有什么反应,是不是也跟他们这些菜鸡一样,狼狈慌乱。“师尊师尊,让我丢你一次!丢你一次!”
      太逸答应了她的恶作剧邀请,结果刚刚从悬崖上浮起来,她就把自己给摔了下去。
      “嘿嘿嘿,师尊在身边果然会很紧张!”
      太逸就瞥了傻笑着的她一眼,“丢人你都不会。你说你丢不丢人?”
      “……丢人,嘤。”
      所以,玉襄很清楚,太逸其实是个对徒弟非常耐心,非常关爱的好师父,虽然看起来严肃又严厉,还十分毒舌,但行为却总是很细致温柔。
      而听见了玉襄的呼喊,太逸抬眼望着蹦蹦跳跳进来的小徒弟,看她这么高兴,开口便问道:“你的修为增进了?”
      玉襄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了一下,“呃,就是因为没有长进,所以想说出去走走会不会有点反应呀!”
      “去哪里?”
      玉襄顿时又高兴了起来,“鸣沙山!”
      “鸣沙山?”太逸微微的皱了皱眉头,“那里妖兽颇多,你毫无战斗经验,太过危险了。”
      “可是,阿瞳会跟我一起呀!阿瞳可厉害了!她要去抓坐骑,顺便带我去!”
      “阿瞳?”
      “就是风夕瞳呀。千星宗的首席弟子——等等,”玉襄突然察觉到了不对,立时不满道:“师尊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我交了一个朋友的吗!!你那天根本没有听嘛!”
      太逸淡定的闭上了眼睛,“……嗯,那你去吧。”
      “师尊你不要转移话题!!”
      “你们刚认识的时候她已是千星宗首席弟子,如今更是声名鹊起,为整个修真界侧目的后起之秀,你呢?”
      “……呃。”
      “你说你丢不丢人。”
      “……师尊我们别玩这个梗了好吗?”
      但无论如何,最终,她还是如愿以偿的得到了下山的许可。而在得知玉襄将要下山的消息之后,广寒峰上上下下顿时都骚动了起来。
      师兄弟们闭关的赶紧出关,准备出门的连忙推迟出发,就连身在门外还没回来的人,也抓紧时间赶了回来,务必要让玉襄走的舒心,走的放心。
      ——最好能彻底切断她对于师尊的念想。
      “哎,师妹。”三师兄陆元衡望着玉襄的神情很是欣慰,似乎认为这是她企图远离师尊,进行自救的努力挣扎,“当年你被师尊所救,带回广寒峰,便是一次新生,从那以后,你再也没有接触过外界,这一次,我希望,你能看做是自己的又一次新生,师兄知道你心里苦,心里难受,但你能够下定决心离开师尊身边,足以证明你正在努力与自己心魔对抗,你是个很有勇气,很有决心,很有毅力的好孩子。玉襄,你天赋极好,万万不要蹉跎在这情之一字上,你要知道,天地茫茫,情之一字何其飘渺,比起无上大道来,何足挂齿,不过妄生执念,徒增烦恼。”
      玉襄这么多年来,早就明白了什么叫做越描越黑,当下也不再挣扎着想要解释,只敷衍着连连点头,“是是是。”
      然后她一转身,就被二师兄傅无影堵了个正着。
      “玉襄,”二师兄傅无影满是期待的望着她,仿佛见证了一次千金不换的浪子回头。“外面天空任鸟飞,海阔凭鱼跃,见过大千世界,你才会明白执着一人有多么的狭隘,到那时,心无旁骛,修为必然突飞猛进。”
      玉襄深深的吸了口气。“行行行。”
      然后她又朝前迈了一步——却见大师兄就在她身前三步远的位置等着她。
      “玉襄,我希望你此行是为了得到解脱,而并非逃避。行遍万里河山,终于看破红尘,方是解脱,若是因为求而不得痛苦不已,所以避而不见,不过是自欺欺人,反而会心魔更盛,道心失守,修为再难寸进。”
      深得师尊传道精髓的大师兄一张俊美的面容冰冷板起,语气严肃,谆谆教导。“玉襄,师兄希望你此去,能够真正的得到大自在。”
      玉襄深深的叹了口气,无力的垂下了肩膀:“好好好。”
      但是一想到终于能够下山了,再怎么厌烦的念叨她都觉得可以忍受起来,抱着一大堆师兄赠予的法宝,丹药,符咒,玉襄快活的下了山。
      熟悉的景色慢慢远去,陌生的世界朝她兴奋的奔来。及至山脚,她远远地便瞧见自己的好友已经到了。
      “阿瞳!!”
      听见呼声,等在山口处,一袭青衫的风夕瞳含着笑意望了过来。
      只见玉襄一袭浅粉色的衫裙,外罩白色纱衣,如烟如雾,身姿绰约的跑了过来。那样子一点也不像是广寒峰上出尘绝世的修仙中人,反而像是顾盼生情的娇美花妖。
      广寒峰门人惯常喜穿白衣罗裙,这还是风夕瞳第一次看见玉襄穿着其他款式颜色的衣服,望着她站定在自己身前这格外兴奋的模样,不禁微微一愣。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