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之所见[剑三]》络蛊 ^第68章^ 最新更新:2019-01-22 23:03: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8、9 ...

  •   [队伍][绘墨]:我让李仄过来看下是什么情况。
      
      [队伍][陈和骞]:麻烦你了。
      
      陈和骞在发呆,他还没有从唐十的突然消失中回过神来,心里的痛沉重的让他无法呼吸。等到队伍里多了个军爷的头像,他才反应过来。
      
      [队伍][李仄]:这个地方被下了禁制,有意思,是下面的手段。
      
      [队伍][绘墨]:下面?是指……
      
      [队伍][李仄]:嗯,要点时间,你们先等下。
      
      李仄跳进井里,一直站在传送入口前。
      
      陈和骞只是双眼无神的看着游戏画面,往日和唐十相处的一幕幕记忆倾泻,他竟分不清楚这些美好的回忆到底是真的还是不过是自己的幻想。最开始那个炮哥摔死在眼前,密聊着让他来救自己,原来也是有所图谋吗?所以,在毫不犹豫的离开前才会给自己一个美好的幻想吗?陈和骞想哭,又想笑,他巴巴地想要将自己所有的一切都给唐十,结果发现原来他从来不在乎。
      
      “……和骞,和骞,李仄已经将禁制解开了。”
      
      绘墨的话猛地在陈和骞耳边响起来。
      
      游戏里面李仄的面前出现一道门,明明被窄小的井束缚着,却让陈和骞觉得它又高大又威严。
      
      “我一个人进去就好了。”
      
      唐十想要做什么,那个景影又是为何徘徊在一线天,陈和骞不清楚这里面到底会发生什么,他不愿意绘墨他们也冒险。
      
      “你在说什么呢,你一个去我更不放心。”绘墨操纵的花哥正要走进去,却被李仄的长|枪挡住。
      
      “李仄?”他不解的开口。
      
      李仄声音低沉而平淡,“你别进来,我和他去。”
      
      “抱歉,绘墨,你在外面等我们就好了。”
      
      陈和骞敢肯定李仄肯定知道里面的危险,他深吸了口气,控制着自己游戏的角色走进那个大门。
      
      在踏进那道门内,他听到一声低低而轻轻的叹息声。等回过神来,陈和骞发现自己成了游戏中的五毒,手中握着是他那把拓印的烛生无香。他没有迟疑,很快就继续往门里走去。
      
      依旧是那条长长的山路,红衣白甲的军爷率先走在前面。陈和骞以前曾经问过绘墨他和李仄的关系,但是对方一直都含糊其辞,并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如今看来,李仄愿意为了绘墨的朋友做到这份上,哪怕这其中有一部分是他的职责,也足够说明绘墨对他的重要
      
      性。那他在意的那个人,接近他又是为什么呢。
      
      “前面有些不对劲,你小心些。”
      
      李仄眉头皱起来,谨慎的握紧了手中的长|枪。
      
      陈和骞连忙戒备起来,他身后召唤出来的双生蛇发出嘶嘶的声响。
      
      一时之间气氛都有些凝重起来,黑暗慢慢笼罩在他们周围。陈和骞眼前同样只剩下黑暗,仿佛有人幽幽的叹息声响起来。
      
      李仄手中长|枪一甩,白色雷光在他们头顶炸开,陈和骞一瞬间看清眼前的场景,不由的倒吸一口凉气。
      
      那双如灯笼大的龙眼正冷冽的看着他们,浑厚的声音在他们耳边响彻开来:“又来两个送死的。”
      
      陈和骞心里一凛,再一眼就看到巨龙爪子上抓着的人影。那模样……
      
      “景影?”
      
      “呵,莫非你们是来救这个不自量力的东西?”
      
      李仄眉头皱起来,他最开始见到这长龙还有些惊讶。
      
      毕竟这种远古传说竟然出现,势必会引起三界动荡。不过很快他就发现,这巨龙是虚影,它的力量还没有真正的传说的十分之一。只是,李仄不明白,为何它会出现在游戏里面。
      
      “他是我的献祭品,既然是他唤醒我的,那他就应该好人做到底。”巨龙一只爪子捏起昏迷的景影,嗤嗤嘲笑起来。
      
      陈和骞不明白他们发生过什么,但是现在的情况让他眼睁睁的看着景影被杀又做不到。
      
      李仄显然就没兴趣听巨龙说什么,操起长|枪就冲上前,直直的朝它攻击过去。陈和骞紧跟其上,指使身后的双生蛇,想要将巨龙爪子中的景影救出来。
      
      那巨龙不屑的眯起双眼,尾巴一扫,就生生停住他们的攻击。
      
      “一个小小的鬼差,也敢跟本大爷斗?”
      
      “你不过是烛龙一介虚影,狂妄什么。”
      
      李仄冷笑一声,足尖一点,人已经踩在巨龙的尾巴上,朝对方攻击过去。
      
      双生蛇游走在边缘,时不时就咬一口巨龙,奈何它们的毒对这虚影没什么影响。烛龙连看都不看它们一眼。
      
      陈和骞眼下也顾不得什么,他如今变成游戏的角色,自然那些技能也可以使用,当即是对着巨龙一通攻击过去。有李仄在前方挡着,哪怕巨龙对陈和骞烦不胜烦,也一时拿他没办法。
      
      眼看着巨龙败势已现,它怒吼一声,不满道:“你还要看到什么时候?”
      
      陈和骞顿感强烈的危机,心里一沉,连忙向后翻滚度过了一只带着寒光的箭矢。他抬起头,就瞧见巨龙头顶上站着一个人,那个人目光沉沉,半边白色的面具将脸遮挡起来。
      
      “……唐十?”
      
      陈和骞喃喃自语,怔怔的看着对方抬起手中的千机弩瞄准了他。
      
      唐十到底要做什么?陈和骞脑子一团乱,以至于对方的第二次□□直直射过来都忘记了躲开。
      
      当锋利的□□插进他的肩窝,硬生生的刺进血肉里,陈和骞感觉到铺天盖地的疼痛响应,不止是手上的地方,还有他的心。
      
      “唐十,是不是你?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陈和骞咳出一口血来,目光混乱的看着巨龙脑袋上的人影。
      
      为什么……
      
      他们的感情都是欺骗吗?
      
      唐十接近他的目的……陈和骞瞳孔缩起来,瞧见他腰上别的那只笛子挂件,不由的低声笑了起来。
      
      为的就是那只笛子吗?所以唐十并没有喜欢自己是吗?
      
      “你在发什么呆!不要命了吗?”
      
      李仄帮陈和骞挡住唐十的又一道攻击,提高了声音吼道。
      
      陈和骞目光僵硬的看向李仄,鬼差的白色盔甲已经破败不堪,他更直面的面对那巨龙的攻击,能坚持这么久已经是非常厉害了。
      
      “对不起。”陈和骞心有愧疚,自己不能拖累李仄,可另一个人,那他又怎么下得了手。
      
      李仄眉峰压下来,他显然也是知道陈和骞和唐十的事,只淡淡说了句:“你负责压制住他就行,区区一个虚影,我还不看在眼里。”
      
      对方如此说,陈和骞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些愧疚,李仄处处为他着想,而他却举棋不定。
      
      无论唐十目的为何,他们现在的要做的就是阻止这一切发生……
      
      陈和骞吹奏起手中的笛子,于此同时人也飘到半空,朝唐十攻击过去。
      
      唐十没有戴面具的半张脸勾起一抹邪笑,反身又是射出一发□□过去。
      
      他们这边打得难解难分,李仄则是以伤换伤,将那烛龙的虚影给斩断了尾巴。若说是真正的烛龙,那他可能还要掂量下,然而现在的则是完全没必要。
      
      “等等!你们难道不想知道谁在打击镜像吗!”
      
      虚影眼看着自己要被消灭,顿时惊恐的大喊。
      
      陈和骞听到这个消息,不由分了心,等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唐十踹到了地面上。他又咳出一大口血,脑袋已经昏昏沉沉起来。
      
      唐十身体压在他上面,冰冷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陈和骞:“一命换一命。”
      
      “唐十,你到底想……咳咳……”
      
      陈和骞的话没说完,就被对方掐住了脖颈。
      
      “你给了我你的护身符,这样我才能进入这里,你后悔吗?”
      
      “我……只想知道……”
      
      “喜不喜欢你?”
      
      唐十嘴角勾出一抹嘲讽的弧度。
      
      陈和骞苦笑,手中握着的笛子猛地变成一把长剑,从唐十的后背直刺了进去。他用了十成的力,陈和骞在下面都能看到剑尖,只是他不明白为何唐十不躲,就那么神色平淡的看着。
      
      “陈和骞,你知道这个笛子的作用吗?”唐十几乎是用哀怜又默然的声音说,“佩戴的人能帮契者抵命。”
      
      陈和骞没有说话,他身后的血向外蔓延开来,就像是一朵灿烂而鲜艳的花。
      
      唐十顿了下,随后低声笑起来。
      
      他知道,但依旧心甘情愿的将护身符给了唐十。
      
      “你这样,我怎么舍得放手。”唐十叹了口气,将陈和骞给抱了起来。
      
      他随意的瞥了眼李仄,神色平淡的说: “镜像的事有人会解决。”
      
      李仄握紧□□,沉默的看着唐十抱着陈和骞离开。
      
      对方实力很强,就算全盛时期的他也不一定敌得过。
      
      这之后,李仄从烛龙的虚影了解到,他是景影家奶奶一直供着的神像,因为对方几十年虔诚的供奉,它有了灵智,却是邪恶而冷酷的。
      
      景影不小心将佛像摔碎,遭到虚影的报复。他以为自己是念着游戏,实际上景影是被害死的。而那个灵,才是他们家的真正守护灵,只不过她太弱小,根本保护不了景影,这才听从了姑姑的建议去找了陈和骞。
      
      那个姑姑是谁,没有人知道。就连灵也想不起来自己是如何知道的她。
      
      李仄关心的并不是这些,他在意的是那些镜像的问题。
      
      可就如唐十所说,镜像通通恢复正常,一切好像都平静过去。
      
      除了陈和骞。
      
      他以为自己死了,可没想到一睁开眼来,竟然又躺在了熟悉的宿舍里。
      
      只不过依旧没有人知道唐十,就好像一场梦一样。
      
      转眼,一年过去了。
      
      剑三没多久也开了新等级。
      
      素弑和秦林越在了一起,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兔子忘了唐十的事,他们之间的关系又和好如初。
      
      嘉斯一直嚷嚷着要找个军娘情缘,奈何也不知道是不是运气太差,认识的军娘不是妖就是双,那种跟妹子玩玩的,最后都没一个成的。然而,她依旧在寻觅军娘的道路上越走越远。陈和骞看她也是乐在其中,估计受过秦罗生的事情后,也不是真的想要找个人处情缘
      
      吧。而冽杀则是和嘉斯的师兄在了一起,当真是奇妙的缘分。
      
      看着自己的亲友们热热闹闹的在一起,陈和骞心里头自然也高兴,只是有时候他还是会想起唐十。
      
      尤其是后来李仄告诉他,唐十不过是亡炎的一个分|身,那可是冷酷无情的鬼王,又怎么可能对人类产生感情。
      
      鬼王啊……
      
      陈和骞上了游戏,不知不觉又神行到万花谷,他站在花海上,又想起他们初次见面的场景。
      
      就在陈和骞意兴阑珊的打算下游戏时,一个炮哥的身影从天而降摔死在他面前。
      
      [唐十]悄悄地对你说:大侠,求救~!
      
      

  • 作者有话要说:  我竟然把这个四年的坑填完了,哈哈哈哈感觉自己也是厉害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