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之所见[剑三]》络蛊 ^第67章^ 最新更新:2017-06-16 12: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7、8 ...

  •   他在乎他了。
      
      陈和骞骗不了自己。
      
      “阿十……”陈和骞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睡着了,再醒过来时床边已经没有了温度。他摸向放在枕头边的手机,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
      
      想到自己昨夜答应了唐十让他一同前去阴阳交易所,陈和骞就生出了略微的懊恼的情绪。
      
      美色误人啊……
      
      就在陈和骞发呆的时候,他的舍友从外面进来,还带着一股冷气袭来。
      
      “和骞,你昨天那么早就睡了啊?”
      
      “嗯?”
      
      陈和骞不紧不慢的穿上上衣,最近发生的一大堆事情让他始终没理清楚思路。从陆嘉斯认识的那个叫月清帘的道姑开始,一线天里古怪的花哥景影,莫名其妙出现又消失的灵,还有亡炎,这一切也许都是亡炎搞的鬼也说不一定。那次剑圣的内心世界到底是真的还是他做的梦?陈和骞有些害怕,唐十是不是看到了这一切。
      
      舍友古怪的看着他:“我八点回来,结果门和灯都关着,打你电话也是关机,只好去隔壁借宿了。”
      
      “什么?”
      
      陈和骞猛地拽紧拳头,愣愣的看着舍友。
      
      “你怎么啊,别吓我啊。”
      
      “没事。”
      
      陈和骞摇头,直接打电话给唐十。一个冰冷的声音提醒他,他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陈和骞有些懵,下意识的摸了下脖颈,原本佩戴着着的笛子已经被他给了唐十,此刻空荡荡的,好似什么都不存在一样。他还记得昨夜他们抵死缠绵,唐十的身体火热,仿佛要将他一起燃烧起来一样。然而现在,陈和骞只觉得身心一片冰冷。
      
      他从床上爬起来,匆匆穿了鞋就要离开。
      
      “你去哪?”
      
      舍友莫名其妙的看着陈和骞跑开,他从来没见过对方如此惊慌的神色,就好像失去了最尊贵的宝物一样。
      
      陈和骞几乎是用了最快的速度跑到了图书馆,他喘着气一一扫过,然而那个熟悉的身影却并没有出现在他的视野当中。
      
      “老师,我想问下唐十今天没来吗?”
      
      “唐十?”
      
      陈和骞点头,却在听到对方的话时愣在了原地。
      
      “我们这里没有叫唐十的。”
      
      “老师,您确定?他之前都是和你一起工作的。”陈和骞连忙问道。
      
      “是啊,一直都是我一个人。”
      
      陈和骞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去的,等他呆坐在电脑面前,盯着不断闪动的YY才回过神来。他立马又站起来,还没几分钟又是出了门。舍友看着陈和骞就跟疯了一样的冲出来,默默地咽下了想要问他的话。自从那次和素弑大吵了一架,自己这个舍友似乎就有点不对劲
      了。
      
      唐十原本住的宿舍一个人都没有。陈和骞握着手机等在了门口,直到天色逐渐昏暗起来,大片大片的乌云席卷而来,这是要下雨的节奏。
      
      他抬起头来,静静的孤零零的站在荒废的宿舍楼前。
      
      没有一个人来。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何其他人都不记得唐十的存在。陈和骞还是无法相信,他喜欢上的人就这么突兀的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他一直等,等啊,等到的是那个莫名其妙的灵。
      
      “大哥哥……”
      
      “是你。”
      
      夜色凄冷,陈和骞比她更像是孤魂野鬼。
      
      灵张了张嘴,好久才说道:“姑姑想要见你,她说只有你可以帮我们。”
      
      陈和骞抬眉,麻木的重复:“帮你们?”他忽然自我嘲讽的一笑,“我连自己都帮不了,又怎么帮得了你们。”
      
      醒过来没有见到唐十,不知为何心里头好似早就有预感一样。陈和骞痛恨这样的自己,却又无能为力,他帮不了眼前的灵,也帮不了自己。所有人都记不得唐十,为何独独让他记得?让他知道,自己原来……也会有这样无助的情绪滋生,也会害怕恐慌到极点。那个人呢,难道真是他臆想出来的幻觉吗?
      
      陈和骞双眼茫然,他没有看向不知所措的灵,抬起头来看着风雨欲来的天空,脖颈脆弱的好像一只手就可以折断。
      
      “和骞!和骞你在这里做什么?”
      
      忽然,远远地一个男声传过来。
      
      素弑拿着伞跑过来,穿过了灵,看向了陈和骞。
      
      “……兔子?”
      
      “怎么了?”
      
      素弑被吓到,他担忧的拍了拍陈和骞的肩膀,“你说你也真是的,病好了就乱跑,你都不知道你那个时候吓死我了。”
      
      “什么?”
      
      陈和骞睁着一双眼睛,那通透的目光仿若透过素弑在看着其他人。
      
      灵又重新说:“求你帮我救景影。”
      
      声音凄切哀婉。
      
      她说完后,似乎是害怕什么,又不见了。
      
      陈和骞猛然回过神来,清冷的面容还残余迟疑和迷茫,他不知该如何和素弑解释,只得朝他露出一个惨白的笑容。随后又急急的往宿舍楼跑去,素弑瞪着他消瘦的背影,只觉得莫名其妙,又生怕他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来,急忙跟了过去。在他离开这栋废弃的宿舍楼时,似乎听到了轻轻又哀怨的叹息声,仿若萦绕在他耳边。素弑浑身一个颤抖,不敢往后看,跑的更快了。
      
      回到了自己宿舍,陈和骞坐下来打开了电脑。等待的时间焦虑的让他抿紧了嘴唇,电话还是舍友提醒他才恍然大悟般接起来。
      
      是绘墨打来的。
      
      “和骞,李仄告诉我,下个月开启阴阳交易所。你和唐十……”
      
      陈和骞心神一动,连忙问道:“你记得唐十?”
      
      “自然是记得,怎么了?”
      
      原来不是他的臆想,不是他的幻觉。陈和骞捂住眼,却感觉更加的茫然,唐十出现在他的世界里,为何又突然地消失,甚至除了他和绘墨,没有其他人记得。
      
      可为何,绘墨也会记得呢?
      
      陈和骞长舒了口气,“除了我,其他人都不记得了。”
      
      就好像被篡改了记忆一样。唐十存在的痕迹也都不见了。陈和骞上游戏,那本来好感度到生死不离的唐门已经不再好友列表里,添加唐十也是显示该玩家不存在。
      
      绘墨也有些惊讶。
      
      “这不可能啊?昨天他还和我一起去了一线天的黑暗地带。”
      
      “什么?”
      
      陈和骞顿时绷紧了身体,低声问道:“黑暗地带?什么时候的事?”
      
      “昨天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
      
      “他有说什么吗?”
      
      绘墨回忆:“说是想要见识一下,不过我记得特别清楚的是,我读条进一线天花了大概五分钟。我还以为服务器又大姨妈了,怕唐十等久了,打算大退重新进的时候就读条出来了。唐十站在我不远的地方——”
      
      唐十站在那里,手里拿着千机弩,那闪亮的橙武在黑暗的地图里特别显眼。
      
      绘墨看到了他腰上别着的笛子。
      
      样式有些古旧,白玉一样的,是一支上好的木笛。
      
      这不是游戏里有的挂件。
      
      绘墨心生古怪,他敏锐的察觉出有什么不同。
      
      他在队伍频道问唐十,为什么要来黑暗地带。又问和骞呢。
      
      唐十回答他:“和骞睡着了。他来这里,是为了解决一件事。”
      
      这之后,唐十按照前往黑暗地带的攻略进入到那个地方。绘墨比他慢了一步,刚上去,就瞧见了一发追命箭攻击而出。他的目标是谁,绘墨看不到。
      
      绘墨觉得唐十在跟谁说话,周围阴冷凄凉的气息弥漫。他问唐十在做什么,对方并没有理会他。
      
      他只来得及看到唐十在队聊发的一句谢谢,随后屏幕就显示断开服务器链接。
      
      绘墨讲完,陈和骞久久的沉默着。
      
      唐十去黑暗地带做什么。
      
      他又想到了那个灵,她让自己救景影,是和唐十有关吗?
      
      “和骞?”绘墨出声。
      
      陈和骞回过神来,他游戏角色已经神行到了马嵬驿。副本的光圈就在水井里面,因为不是今天的大战本,没有几个玩家在。看起来凄凄冷冷的。
      
      “你还记得那个景影吗?”陈和骞问。
      
      他操控着毒哥号跳进了井里面,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游戏并没有弹出副本的界面来。陈和骞以为自己没有找到入口,又重新进了两次,可结果依旧是他被拒之门外。他进不去一线天。
      
      “记得,怎么了。”
      
      “你现在可以上游戏吗?”
      
      陈和骞不答反问,他又试了几遍,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绘墨上了游戏,见到陈和骞的毒哥号在线,组了他之后,对方在队聊里说游戏里说。他同意之后挂断电话。
      
      [队聊][陈和骞]:今天有个灵让我救景影。
      
      [队聊][陈和骞]:你来一线天。我进不去副本。
      
      [队聊][绘墨]:好。
      
      绘墨神行到副本门口,跟着也要进去,如陈和骞所说,他同样没有弹出选择框。
      
      [队聊][绘墨]:不行。
      
      陈和骞皱了皱眉,要是说没有什么东西从中阻扰他必然是不信的,可问题是他连进去都不知道怎么进去。那个灵和景影认识,是生前认识还是……景影是残留在游戏当中的一抹魂,陈和骞又该从哪里找到景影?还有唐十,他消失前到黑暗地带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什么一声不响的离开。陈和骞知道,唐十不简单,却不知,原来他还有这般能力。
      
      难道那一夜,是唐十选择离开而愧疚的弥补吗?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你的月石:0块 消耗2块月石 【月石说明】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