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之所见[剑三]》络蛊 ^第66章^ 最新更新:2016-11-18 22:3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6、 7 ...

  •   无人得知。
      
      灵拘束着,她眨眨眼睛偷偷瞧面前的漂亮少年。
      
      印象中,只有那个温润如玉的少年也能够看得到她。她也不知道自己存在了多久,只记得从有意识开始她就一直待在那个少年旁边。原本以为会永远陪伴在他身边,看着他长大结婚生子直至入土为安,但突然有一天他对自己说,她该离开了。灵不明白为何他要赶自己离开,她习惯了听他倾诉,习惯了他的陪伴。
      
      陈和骞给她的印象像极了那个人。
      
      “……对不起,我想不起来。”灵觉得痛苦极了,她脸上扭曲起来,就好像随时都要崩溃的模样。
      
      “你……”
      
      陈和骞有些没反应过来,他脸上流露出尴尬的神色,沉默寡言的他根本不知道如何安慰他。这时候他想起了唐十,若是他在,想来应该是轻而易举的就搞定了吧。自从明晰了自己的感情后,陈和骞总是忍不住想起他,只是他现在还是无法面对唐十。剑圣内心世界的事情到底是梦还是真实,陈和骞现在还是不能够确认。
      
      “那你要我帮你什么?”陈和骞最后默默地转移了话题。
      
      灵似乎又被这个问题而问倒了,她张了张嘴,低哑着嗓音说道:“我的愿望……是希望你……”
      
      去死。
      
      这两个字含在嘴里,灵有些茫然的,她怎么可能会有这样恶毒的想法。
      
      可确实是,无论她怎么想,她脑海中真真切切的只有这一个想法。明明她之前都不认识陈和骞,又怎么会希望一个无辜的人去死呢。
      
      “你怎么了?”
      
      灵看着陈和骞,对方脸上流露出真切的关心。
      
      不该是这样!
      
      陈和骞愣愣的看着那灵在他面前消失,随后再也看不见。他有些不明白,这一切到底都是怎么了。陈和骞只觉得头疼欲裂,他在树下站了许久,等到脸颊上被一只温暖的手触碰才猛地回过神来。猝不及防的看到了唐十,陈和骞眼神有些躲闪。
      
      “这是怎么了?”
      
      “什、什么?”
      
      见到自己喜欢的人,原来会是一件这样开心的事。
      
      唐十细细抚摸过陈和骞的脸颊,温柔的说道:“发烧了?脸这么烫。我还以为是那次我们接吻把你吓坏了,好几天都没出现。”
      
      “……我,我不知道。”陈和骞有些混乱的说道。
      
      “到底怎么了?”唐十难得的严肃起来。
      
      自己恋人这般,看起来是发生了什么事。唐十想到从遇到陈和骞后碰见的各种古怪的事情,不由得有些担忧起来。又想到那个阴阳交易所,更是脸色沉重。他知道那个地方的危险性,可是陈和骞执拗的很,就算是他也劝解不了。若是让他跟着,陈和骞必然又不会同
      意。
      
      陈和骞揉了揉额头,苦笑道:“我们先回去……嗯,你有钱吗?”
      
      “嗯?”
      
      听闻陈和骞有些不好意思的讲明原因,唐十忍不住揉了揉他柔软的头发,若不是顾忌着在外面,怕和骞不能接受,他早就吻上那漂亮的唇瓣了。
      
      他们回到宿舍,陈和骞先和素弑说了声,突然又想起了那个打电话时在唐十手机里听到的女声。
      
      “怎么了?”
      
      宿舍就他们两个人,唐十抱着陈和骞纤细的腰杆,闻到了他身上清冷的香味。他忍不住咬了一下陈和骞的锁骨,随后温柔暧昧的舔舐起来。陈和骞本来还在纠结要不要质问那个女生是谁,被这么突然一打断,顿时双眼都是唐十含笑的脸。他顿了下,有些不知所措起
      来。
      
      “和骞……”唐十的嗓音沙哑而低沉,带着浓烈的情欲。
      
      陈和骞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抿着嘴角低垂下视线来。唐十凑过来,细细描绘着陈和骞的唇瓣,继而加深了这个浅尝辄止的吻。陈和骞被这个吻弄得迷迷糊糊的,只觉得身心都滚烫起来,就想抱着怀中这具温暖的身体缠绵到底。等他从混沌的情欲当中回过神来时,两人已经呈现坦诚相待的状态,唐十豪迈的坐在他的腰上,正眼神深沉的看着他。
      
      “继续?”唐十笑起来,眼神漆黑而深沉。
      
      陈和骞晕乎乎的,喉咙滚动了下,也不知道自己回答了什么,就听到唐十低哑的笑了声,十分的撩人。
      
      “喜欢吗?”
      
      “嗯……”
      
      当他们真正的结合,陈和骞那处被湿润紧致所包围,他只觉得自己在欲海中沉沦,起起伏伏间是唐十饱满厚实的胸膛和他毫不压抑的低沉呻|吟声。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受,全身心的付托给别人,与那人肌肤相亲,唇齿相依。陈和骞本来以为这个人会是素弑,后来明白他对他的依赖并不是这种。
      
      “喜欢,好喜欢你……唐十……”陈和骞低喃道。
      
      唐十低喘了一声,调笑道:“还变更大了,这么持久可不像个小处男。”
      
      陈和骞一口咬在唐十胸肌上,哼哼了两声。
      
      “不服气?那就来把我艹死吧。”
      
      陈和骞两颊通红,俊美精致的脸蛋看起来多了几丝人气,他闷哼了一声,颇有些哀怨的看着唐十。对方说出这样的话来,还故意夹紧了他那处,若不是他定力好,只怕早就交代去了。
      
      唐十的身体太过温暖,陈和骞不舍的就这么离开。
      
      “怎么了?”
      
      “没戴……”陈和骞有些小羞涩。
      
      都怪唐十,突然就那么诱惑他,陈和骞面对喜欢的人,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
      
      唐十“嗯?”了声,随后笑道:“那你宿舍有吗?”
      
      陈和骞一呆,脸颊更通红了,讷讷的说了句:“没有……”
      
      他以前喜欢素弑,不曾肖想过,以为自己是性情冷淡。可现在轻而易举被唐十撩拨开来,陈和骞除了不好意思羞涩,还有丝难为情。他很少会有情动的时候,就连早上最平常的反应也是直接被他无视,更不要说会准备套套之类。陈和骞原本以为他们不会这么快走到这一步的,可这一切都太过自然而然,他也抵抗不了唐十的影响。
      
      “现在害羞了?”
      
      两人赤裸相对,唐十挪了挪臀部,随后就听到陈和骞猝不及防的一声细细的闷哼声,眉眼里都是浅淡的羞红。他捏住身下人白嫩的下巴,目光在陈和骞脖子上戴着的饰物停留了下。
      
      “我没、没有……”陈和骞无意识的咬了下自己的下嘴唇。
      
      唐十右手食指挤在陈和骞双唇间,瞧见对方疑惑却顺从的模样,忍不住伏地身体在他耳边低笑:“舒服吗?”
      
      陈和骞浓密的睫毛颤了颤,双手搂住唐十结实的腰杆,诚恳的点了点头。他的手指修长而纤细,缓慢的由唐十厚实的脊背往下滑,一直到他隐秘的两缝间戛然而止。
      
      “怎么不继续了?”
      
      “……”陈和骞一口咬在唐十裸露的上身肌肤上。
      
      “嗯,牙齿挺利。”唐十还一本正经的评价道。
      
      陈和骞不说话了,翻身将唐十压在身下,那深埋在恋人体内的事物陡然脱离了控制,他一个颤抖差点交代出去。陈和骞嘴唇艳红,双眼湿润的盯着他,那脖子上戴着的饰物在唐十眼前晃动起来。在两人耳鬓厮磨已久,两人相互拥抱着说话。
      
      唐十身上很暖。
      
      陈和骞喜欢贴着,亲吻他饱满的嘴唇。
      
      从唐十深刻冷硬的轮廓,到那有道明显伤疤的腹肌。陈和骞小心的抚摸那条伤疤,就好像它还鲜活着,会疼痛一样。
      
      “旧伤,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来的。”
      
      唐十的双腿蹭了蹭对方,满意的听到陈和骞一声甜腻的呻|吟,左手握住了他带着的饰物。饰物是用黑色的绳子窜起来的,应该是戴了很久,绳子边缘有些被磨掉了。
      
      “笛子?”
      
      “嗯……它陪伴了我很久,小时候有人送的。”
      
      陈和骞还记得自从得到这个手工做的笛子挂件后就很少有鬼怪靠近他,不过也并不是所有的都能提防的住。像亡炎,想到他,陈和骞就心里沉重。他到底是什么,又想要做什么,陈和骞根本一概不知,偏偏亡炎又实力强悍到足以碾压他,根本就不知该如何为好。
      
      “想什么呢?”唐十问道。
      
      该告诉他吗?
      
      陈和骞犹豫的看着唐十,他怕他会被波及到,自己尚且保护不了自己,何况一个普通人。陈和骞不愿意让唐十涉险,最后只是摇了摇头。
      
      “这个给你,它可以保护你。”陈和骞起身,将脖子上戴着的木笛项链拿了下来。
      
      唐十顿了顿,没接。
      
      “我可以换根绳子。”
      
      “你让我说什么好。”
      
      唐十似是叹息一声,将项链搁至一边,深深的吻上了那张漂亮的薄唇。
      
      陈和骞有些不明所以,不过还是欢喜的加深了这个吻。
      
      他现在才体会到,原来接吻真的会上瘾。
      
      “有这个护身符的话,我可以和你一起去那个阴阳交易所吧。”一吻过毕,唐十沙哑着嗓音问道。
      
      陈和骞怔了怔,沉默半晌才低声说道:“那里我也不清楚会遇到什么。”
      
      “所以我才更应该陪着你去。”
      
      “……太危险。”
      
      “放心,我会保护你的。”唐十凑到陈和骞耳边低笑,带着浓浓的暧昧,“我不放心。”
      
      陈和骞抿着嘴角,他知道自己应该拒绝,可是话在嘴边转了几圈最后变成了一声妥协的叹息。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