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之所见[剑三]》络蛊 ^第5章^ 最新更新:2014-10-01 14:15:1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5 ...

  •   的士里面沉默了一会儿,绘墨开口,“你知道镜像世界吗?”
      
      “嗯?”陈和骞有些心不在焉,只是短促的回应了下。
      
      “我怀疑你见到的那个五毒红绳是剑三世界的。”
      
      陈和骞“啊”了一下,有些不明白。
      
      “这么说吧,”绘墨整理着说词,“就是剑三不只是一款游戏,而是另一个世界。我们所建立的角色虽然也在那里,但并没有接触到那个世界。当我们建立一个角色,那个世界同时也就诞生了一个生命。他随着我们等级的升级而成长。角色被删除也就相当于那个世界当中的生命消失。但这两个世界是不会相接触,除非有契机打开这两个世界的通道,剑三离开的人物才可以走出来。”
      
      “你的意思是,”陈和骞想了下,“他会代替我们建立的角色活着?或者说......抹除我们现实世界的生命取而代之?”
      
      “很有这个可能。”
      
      两人都陷入了沉默。很显然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这个叫红绳的五毒是把谁取而代之了?他又有什么目的,突然出现在那里。为什么他的ID变成了红绳?那之前的炮哥ID为什么也变成了红绳?到底是怎么回事。陈和骞一头雾水,怎么想都没有头绪。那个五毒为什么在他走的时候叹息了一声,以前他以为听错了,可现在他可以肯定,他是真真切切的听到了那个角色幽幽的叹息声。他认识他吗?
      
      “别想了,等到了炮哥那里再说。”绘墨轻轻开口。
      
      陈和骞点了点头。
      
      那个红绳为什么要向他求救?他是不是真的认识他?如果是,他是不是真的忘记了什么?
      
      陈和骞闭上眼睛沉默的想着事情。绘墨似乎在和谁聊天,手机的震动一直没有停过。陈和骞原本不困的,可不知为什么听着那规律的震动声,他不知不觉陷入了睡眠当中。梦里面一瞬间的刀光让他下意识后退了一步,手中的笛子不自觉就抵在了身前。陈和骞一愣,盯着自己手中的笛子发呆了片刻。他这是到了剑三的世界吗?耳边传来激烈的打斗声,陈和骞移过目光,眼睛顿时眯了起来。头顶上悬着红绳ID的五毒正在费力的用蝎心戳着眼前的大毒尸,红绳的血已经过半了,可是大毒尸还有着百分之八十九的血。陈和骞知道眼前的大毒尸,八十年代的玩家基本上都被他虐过,一人单挑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他不知道为何想起红绳密聊里那句救命,笛子在手中一转幻蛊就定身住了大毒尸,接近着夺命蛊跟着上去之后就是蝎心。那只大毒尸看起来比游戏里的更加可怕高大,血量也是明显的增加了好几倍。幻蛊CD一过,他就迈着沉重的步子朝陈和骞冲过来了。陈和骞下意识觉得不对劲,耍出一个千丝,就朝着发呆的红绳大喊快跑。这个节骨眼任谁都可以看出来,大毒尸刚刚被打掉的血竟然在慢慢回复。三十几万的血刚刚被打倒二十一万,可随即又恢复到了二十五万。
      
      陈和骞忍不住暗骂这哪里只是一只小精英,简直比25DMG的安禄山还要凶残。人家安爷都不会这么逆天还会自动回血。陈和骞召唤出蜘蛛,继而蛊虫献祭暂时定住了大毒尸。红绳从刚才的呆愣状态回过神来,跑到陈和骞旁边,召唤了一只□□出来挡在了大毒尸面前。陈和骞现在才发现了奇怪,虽然他已经九十级了,可是他的技能还是八十年代的,包括他的血量。难怪他可以召唤出已经在奇穴里的蜘蛛,而红绳可以召唤出□□。陈和骞发愣的时候感觉后背被沉闷的击中了一下,整个身体也为之颤抖了一下,他已经发现他的血量降到了一半,骂了句该死,陈和骞同样召唤出□□嘲讽住了大毒尸。就在他犹豫是要逃跑还是把大毒尸戳死得时候,一个组队邀请过来了。陈和骞等着那条邀请,还是果断的组了进去。紧接着一个圣手就糊了他一脸。陈和骞默默地注视着那个逆天的圣手,减伤百分之八十而且时间两分钟,我勒个擦啊。
      
      [小队]红绳:我不能坚持太久,请帮帮我把他杀了。
      
      陈和骞仿佛又听到那声叹息。
      
      红绳已经是女娲状态,同样逆天的减伤之八十,而且移动速度增加百分之五十,治疗成效百分之两百,但DEBUFF让人心惊。两分钟未解除女娲状态则暴毙而亡。
      
      陈和骞心一沉,已经无法容他多想,耍了个玄水蛊之后就对着大毒尸一个夺命蛊加百足上去了。他现在想的不是如何保住自己的命而是如何在两分钟之内解决这个变态的毒尸。对毒尸耍了减疗的DEBUFF之后,陈和骞就是没有技巧的站桩读蝎心了。眼看着血一点点掉到百分之十,大毒尸竟然狂暴直接无视陈和骞就朝红绳冲过去了。陈和骞吓了一跳,虽然说红绳有女娲护体又召唤了蝴蝶,可是大毒尸狂暴之下谁知道会不会直接一招秒了他。顾不得自己的血同样岌岌可危,陈和骞让蜘蛛将他拉离了红绳,果然大毒尸的注意力转移到了陈和骞身上。陈和骞身上的圣手减伤已经只剩下一个可以读蝎心的时间。
      
      果断只能堵一把。红绳不能指望了,虽然说女娲状态还在,但是身体已经虚弱到只能无力的趴在那里,这也正是陈和骞担心的,他这样根本毫无反抗之力。
      
      陈和骞盯着朝他越来越近的大毒尸,粗重恶心的气味让他差点要昏迷过去,而且重点是他蝎心还没有读完。这要是大毒尸一击过来打断了不是要两人都倒吗?不知该说幸运还是不幸,陈和骞读完蝎心的那一秒,大毒尸也冲到了他面前狠狠地撞了他一下,但是这个蝎心仍旧是成功了。大毒尸沉重的身体摇晃了下就倒在了陈和骞旁边。陈和骞觉得他的心脏都要被撞碎了,仅残存着一千多点血,这要是随便来个啥都可以把他给秒了。
      
      红绳退出了女娲的状态,他可也就差一秒就要暴毙而亡了。陈和骞舒了口气,好歹两人是活下来了,虽然都有些狼狈。
      
      [小队]红绳:谢谢你又救了我一次。
      
      陈和骞摆了摆手。
      
      [小队]红绳:我不能让阿隐被抓走,我得把他救回来。
      
      [小队]陈和骞:......是隐君子吗
      
      [小队]红绳:是的.....你该回去了,我不能让你在这里待太久。
      
      陈和骞还有话想问,紧接着就感觉到后背撞在座位上,他觉得他的心脏都要被撞出来了。
      
      “怎么回事?”陈和骞迷迷糊糊的问。他有些郁闷,如果能再多给他点时间问些问题,说不定所有的事情都可以迎刃而解了。
      
      “好像撞到人了。”司机慌慌张张的说,然后猛地开门出去查看。可没过多久又一脸古怪的回到了的士里,“真奇怪,我明明看到一个黑影被我撞到,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
      
      “也许你看错了吧。”绘墨安抚般开口,带着一贯的笑意。
      
      “有可能。”出租车司机不再纠结,转而又发动车子朝指定的目的地出发。
      
      绘墨转头看着一脸深沉的陈和骞,低声开口,“是不是有人把你拉近了那个世界?”
      
      陈和骞古怪的看了绘墨一眼,“是红绳。”
      
      “有问到什么吗?”
      
      陈和骞摇头。但他可以肯定,他一定见过这个叫红绳的五毒。
      
      “刚才那个黑影,”绘墨几乎是耳语一般,“我看到是一个唐门成男的样子。”
      
      陈和骞咬着下嘴唇,那个唐门难不成就是隐君子?红绳说不能让隐君子被抓走,被谁抓走?又为什么要抓他?他说的是真正卖号的隐君子还是那个已经死掉了的?或者说就是那个死掉的炮哥搞出来的一切?他因为不甘愿被当作是之前的替身,想让今明属于他一个人?那那个红绳又是谁的朋友?也许只有找到那个隐君子才能明白一切的问题。
      

  • 作者有话要说:  想到还有一堆的想写的文,就觉得亚历山大orz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