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之所见[剑三]》络蛊 ^第4章^ 最新更新:2014-10-01 14:14:2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4 ...

  •   “不是我,那张图里面多出来的到底是谁。”
      
      那个红绳又是谁。他一开始就想错了,他从来都不显示自己的ID,那么那里面自然是看不到他的ID的。小队和技能栏那些都被他屏蔽了,他自然也不知道自己的ID叫做什么。
      
      “和骞,你真的认为你在这张截图里吗?”素弑喊了毒哥,声音沉闷而干涩。
      
      毒哥眨了眨眼不明所以。如果不在这张截图里,他又怎么会有这张图。
      
      “我记得,”素弑深吸了口气,“那天,你说你肉到了钥匙,去开宝箱了。而这张图明显是打完第一个BOSS截得图。那个时候你并没有过去。”
      
      毒哥记得那天是他,今明,炮哥还有两个帮会里的人一起做得大战。那时候天策还说会出鸡小萌的。他们在他去开宝箱的时候,今明说了句话,“我们来截个图吧,趁着和骞不在。”
      
      那个时候,今明叫的是他的真名。基本上和他熟识的人都知道他的ID就是他的真名,因为他的ID,他的ID就叫做陈和骞。
      
      好像就是那天无量宫之后,他的ID就被改成了红绳。是因为那个红绳的出现。
      
      陈和骞渐渐想起来,他没有跟任何人说,在他们都走向第二个BOSS,而他开完宝箱要跑向他们的时候,他看到了那个叫做红绳的玩家。就站在第一个BOSS那里,穿着唐门的门派装,拿着一把闪闪发光的武器。他那时候为什么没有在意,是因为今明喊他快点过来,所有人都在等他。而他,从红绳面前跑过去的时候,似乎听到了一声叹息。
      
      可如此,那张截图里应该是有五个玩家才对。毒哥看了几遍,还是看到了六个人。
      
      天策,纯阳,今明,炮哥隐君子,红绳,还有.....对,跟他一个模样的毒哥。多出来的不只是红绳,还有那个毒哥。可这之后发生的种种事情,那个毒哥都没有再出现。
      
      那张图,就像是以毒哥的视角所截的图。
      
      毒哥深吸了口气,将ID改成了陈和骞,然后进入了游戏。读条的时候他不停地在想,那个毒哥又是谁,红绳既然不是炮哥,那么他的出现意味着什么。曾经出现的红绳和这个红绳是不是一个人?可问题是这个红绳是真实出现,而不是改了名的炮哥。
      
      “你记不记得,那个炮哥,”素弑开口,“他说这个炮哥号是他买的。”
      
      “不可能,今明不是说了他没满级就收了他吗?”毒哥心不在焉的回话。他记得,他们那个时候大战的天策还有在玩,只不过退了帮会转了阵营去了另一个PVP大帮会。
      
      “可我记得有天他们在YY吵,炮哥说你不要再把我当另一个人,我根本不是他。”素弑的神情越发沉重。
      
      毒哥啊了一声,他看着密聊中出现的字发呆,那个天策已经死了?他密聊的正是天策的ID,只不过这人却告诉了他如此的事实。原来天策在半年前就已经死了,听说死的还挺邪门的。天策一直说他每天做梦梦到一个叫做红绳的炮哥,那个炮哥每次都对着他读追命,可又嘴里不断地喊他跑,跑。天策起初不当一回事,不就是个梦吗。结果连续这么几天做梦,他发现他胸口出现了浅浅的痕迹,去医院也查不到什么。于是接下来的梦不再是那个炮哥追杀他,而是变成了他不断在跑,永无止尽一般。他死的那天胸口已经出现了一圈的乌黑,那中间有个小洞,就像是被箭射中一般。而且他那天上课的时候突然站起来,双眼惊恐的瞪着门口说“红绳来找我了,他会杀了我的,他会杀了我。”老师喝令他不要闹的时候,他突然从五楼的窗户那里往下跳,靠近他的同学说听到他小声说着他要逃跑,不能被读追命。更重要的死亡原因不是因为跳楼而死,却是那胸口的伤痕,心脏被人一箭射穿而停止跳动。而且他们说尸体要埋葬之前发现天策的心脏不见了。
      
      陈和骞无意识的咬着嘴唇,当初一起大战的已经死了两个,还有个纯阳从那天起就没再玩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也出事了。
      
      如今,就他和今明还可以确定。
      
      可现在......
      
      “兔子,”陈和骞沉默了一会儿,沉闷的开口,“你这几天都不要玩游戏。我去找卖隐君子那个号的人。”
      
      “你名字都改了,不是没事吗?”素弑马上反对,“谁知道你去找他又会闹出什么幺蛾子。那个隐君子说不定就是带来一切问题的源头,你去了难道不担心出事吗?”
      
      “可如果不阻止,说不定受害人更多。”陈和骞淡淡的笑,眉眼里却全都是坚定。看来他已经决定非去不可。
      
      “我跟你一起.....”
      
      素弑的话被打断,陈和骞站起来,“你别去,我让绘墨跟我一起。那个隐君子就住在绘墨那个城市,不远的,我会随时跟你联系。”
      
      素弑叹了口气,“我帮你请假。”
      
      陈和骞点了点头,跟素弑简单说了几句就走了出去。素弑沉默的看着他消失在走廊拐角处,幽幽的闭了闭眼。陈和骞就是这样的人,虽然看起来比任何人都冷漠,但实际上只是不善于交际。他可以关心很多人,但唯独不懂得体谅自己。他唯一做的也就是帮和骞查找那个炮哥的资料。虽然他们有炮哥的手机号码,但打过去显示是空号,这也是陈和骞决定直接去找人的原因。
      
      陈和骞下午三点的时候到了绘墨所在的城市。绘墨已经等在动车站出口,他穿着白色衬衫,下身则是牛仔裤。绘墨这个人倒是和他玩的万花相符,一股书生气质,墨黑一般的瞳孔看起来幽深迷人。只不过没想到他身边还跟着一个娇小的女生,长得倒是蛮清秀的。陈和骞瞥了她一眼轻轻皱了眉,可马上又舒展开来。
      
      “我们是先去隐君子家里还是让你休息下?”绘墨简单的介绍了下那个女生,就询问正事。
      
      陈和骞忍不住瞥了愿亭一眼,无所谓的耸耸肩,“我不累,直接去找炮哥吧。”
      
      “愿亭,你还是先回去吧。”绘墨好看的双眼眯了眯,“下午不是还有课吗。”
      
      愿亭似乎有话要说,不过还是乖巧的点头离开了。
      
      “那个女生......”陈和骞踌躇了下,还是没说出口。
      
      “你看到了?”
      
      “嗯,”陈和骞点头,“她身后有个女人趴在她肩上。”
      
      “等解决了炮哥的事再说吧,”绘墨在路边摆手招的士。
      
      “我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陈和骞在的士上将之前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绘墨。他注意到绘墨那纤细的眉细微的皱起来,随即又平缓起来。
      
      “那个炮姐我觉得她肯定有什么事隐瞒了你。”绘墨沉默了一会儿说。
      
      陈和骞没有说话,说实话他也觉得有些不对劲,可是思来想去就是不明白哪一点出了问题。
      
      “那个炮姐是真的喜欢她的情缘?”绘墨原本还想再说些什么,只不过陈和骞的手机突然响起来。
      
      陈和骞歉意的笑了笑,来电显示是素弑,“喂?”
      
      “你不是说会随时和我联系吗?”素弑压抑着些微的愤怒和不满开口。
      
      陈和骞眉眼里满是温柔,“我不是想等到到了炮哥那里再给你电话嘛。”
      
      “见到绘墨了?”素弑声音软化了点。
      
      “嗯,我现在正在跟绘墨一起去炮哥那里。”
      
      “......和骞,你的号又上线了。”素弑似乎是被吓了一跳,声音陡然提高了许多。
      
      “我不是让你不要上游戏吗?”
      
      “我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素弑无奈的苦笑,“而且今明刚才又来频道说她想再见见炮哥的号。”
      
      “你的意思是她现在上了炮哥的号?”陈和骞皱起了眉头。
      
      “嗯。”素弑顿了一下,又说,“我总觉得她有事想要告诉我。好了,你到了炮哥那里再给我打个电话。我先挂掉电话,你自己小心点。”
      
      “好。”陈和骞挂掉电话,有些心神不安。

  • 作者有话要说:  写的一点都不悬疑好忧伤orz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