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离婚要趁早 ...

  •   门口,除了本堂夏妃还有一个男人。
      
      他一身黑色西装,眸色清冷,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精明干练。
      
      说到这个男人的身份,本堂夏妃也是最近才知道的。
      
      艾瑞——是迹部集团驻日律师,迹部集团在日本的所有官司都由他一手解决,当然也包括接下来的离婚官司。
      
      似乎是注意到本堂夏妃强烈的注视,艾瑞轻轻的咳了一声“咳咳……”。
      
      本堂夏妃淡淡的收回视线,瞬间恢复了那一副不动声色的模样。
      
      艾瑞不着痕迹的看了她一眼,本堂夏妃静静地站着,一双眸子漆黑深邃却又是清亮通透,让人看不清楚她所想,她的脊背挺直,一身妥帖的白裙穿在她身上有着说不出的纯洁美好,看她走路,同样是步态优雅,步子不轻不重,不急不缓,一举一动都透着居上位者的姿态,哪怕是静静地站着都让人觉得压迫感十足。
      
      想来这个聪明剔透的女子已经猜到他在此的目的了,只是明知道他的身份还这般不急不躁,是年龄太小不知事,不畏惧,还是成竹在胸已经确定这婚离不了?
      
      “如果看够了了,敲门。”本堂夏妃不轻不重的声音落在耳际,艾瑞这才恍然发觉自己走神了,抱歉一笑,后站直身子敲门。
      
      “少爷,少夫人到了。”
      
      内屋的男人听到声音轻轻抬眸,思绪稍稍的飞远了。
      
      他有多少年没有听过少夫人这个称呼了十年了,整整十年了。
      
      自重生到今天已经整整三天了,他怎么也想不通自己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三天前,他清楚的记得他遇袭了,醒来不是在医院也不是在家里,而他的眼前也是一片漆黑。
      
      还未来得及给他反应的机会,幸村精市凌厉的球便敲向了他的脑门。
      
      迹部景吾倒在地上听到那球在地面弹跳的声音,终于找回了一丝熟悉感。
      
      【重生之际】
      
      灭五感!他的视觉已经被剥夺了。
      
      迹部景吾躺在地上,耳边有裁判问他的情况,有队友的担忧声,而他内心只有愤怒。
      
      迹部靠着网球拍支撑起身体,双眸一睁,冷冽的视线如同冰刀将黑暗划破。
      
      此刻,他的心里只有战斗。
      
      大爷的,幸村精市你居然敢敲本大爷那白皙光洁的脑门!
      
      幸村精市,等着被破灭吧!
      
      被剥夺视觉,又被幸村精市大庭广众的敲了脑门,大爷他怎么可能就此罢休,十四年与手冢这个大满贯职业选手获得者对练,他的实力也不是玩玩的,他的球一球比一球凌厉,一不小心用力过猛就把年轻的幸村精市给弄伤了。
      
      可迹部景吾没有想到,他还没来得及享受胜利的喜悦,幸村精市的女朋友北泽初音一个耳光打过来。
      
      “啪”的一声,打的他生疼。
      
      “迹部景吾,只是一场比赛,你至于这么认真吗?现在冰帝是冠军了,精市受伤了,你满意了!可就算如此,我也不可能重新和你这种卑鄙小人在一起的!”面对北泽初音的质问,迹部景吾一脸懵逼。
      
      北泽?他跟她复合?开什么国际玩笑!是,他是喜欢过她,她是他前女友,可自打她趁他出国留学跟幸村在一起,他就没打算跟她继续了,虽然在高三那年的全国大赛跟幸村立了赌注,谁赢了北泽跟谁……
      
      等等……北泽初音说冰帝赢了全国大赛?他赢了幸村?
      
      这是哪一年?
      
      高三?
      
      大爷他愣了半秒,仔细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女人,又环顾了四周的场地才意识到,大爷他重生了,重生在高中最后一年的全国大赛。
      
      他还忘了什么?
      
      就在他发愣之际,一个蓬头垢面的女人挡在他的面前把他往后推了一下,护犊子一样把他护在了身后。女人一只手反手拽住北泽初音,另一只手就狠狠甩了一个耳光过去。
      
      “我男人你也打!”
      
      卧槽!
      
      迹部景吾看着突然出现面前的本堂夏妃,连忙拉到怀里,遮住她的脸。
      
      不用看,他都知道是本堂夏妃,他媳妇。今天本来是他们的婚礼的,只是,他为了全国大赛,逃婚了。
      
      还立了一个flag,本堂夏妃要是能靠飙车追的上他的直升机,他就娶她。
      
      车子怎么可能追的上直升机,更何况是东京这交通状况。看她这蓬头垢面的模样,想也是走了不寻常之路追过来的。
      
      当年的比赛里受伤的是他,而本堂夏妃则是站在北泽初音现在的立场上,以相同的理由,打了北泽初音。
      
      北泽初音当年记恨这一耳光,让本堂夏妃吃了不少苦头,而当年,他秉着不喜欢本堂夏妃的念头,看到了也从来没阻止过,只一次次让本堂夏妃心寒了。
      
      这次不了,本堂夏妃和北泽初音,还是不要遇见的好。
      
      迹部景吾搂的紧了,迹部第一次对她投怀送抱,本堂夏妃怎么会拒绝,又往他怀里蹭了蹭,抱的更紧了。
      
      北泽初音恶狠狠的看着本堂夏妃的背影,见他护着,指着她说:“这是你现在的女朋友?”
      
      迹部景吾没回答,这是他媳妇!虽然今天他们婚礼,虽然他们都逃婚了,可上辈子,本堂夏妃就是他媳妇。
      
      “迹部景吾,别装的自己跟圣人似得,一味指责我爱上了别人,自己不也一样!”
      
      迹部景吾皱了皱眉头,低声说了句:“不华丽的母猫。”
      
      说完,迹部便把外套罩在她头顶,遮住她的脸生拉硬拽的弄走了。
      
      一出了赛场,迹部就让人把本堂夏妃送了回去,而自己则去了忍足家。
      
      这一躲就是躲了三天。
      
      三天,大爷他愣是不敢回来面对那个女人。他不止一次想,既然要让他重生,为什么不让他重生到遇见本堂夏妃之前?如今错误都已经犯下了,他要怎么才能挽回。
      
      离婚?放她走,远离她的生活?
      结婚?对她好,弥补上辈子对她的亏欠?
      
      血淋淋的教训告诉他,那个厉害的女人跟他身边活不过二十三岁。
      
      跟大爷他的婚姻沾上关系的女人都活不过半年,他丧妻后家里人不是没有催着他再婚,只是更他订婚过的女人都活不过半年,也是因为这个大爷被人冠上了一个不华丽的“克妻”的称号。
      
      不少女人对他的外貌趋之若鹜,然后对他本身确实非常忌惮的。
      
      重生一次,难道要眼睁睁本堂夏妃和长子再死一次?他还没那么没良心,看在那个女人拼死给自己生下嫡长孙的份上他也该大发慈悲的跟她离婚。
      
      事实告诉他,他俩在一起没有幸福,她活得憋屈,他也活得压抑。想了三天,犹豫了三天,他最终还是决定了回来离婚。
      
      借口他都想好了,结婚那天本堂夏妃没追上他。
      
      迹部景吾揉了揉眉心,有些期待看到外室的那个人内心又有些忐忑。
      
      过了好久才用疲倦的声音支开艾瑞:“嗯……知道了,下去吧!”
      
      吩咐完,迹部景吾缓缓的坐直了身子,一会儿可是有一场硬仗要打。
      
      他的小妻子虽然看起来年龄小,但心智却相当成熟,要想顺利离婚,他要打起十万分的精神才行。
      
      本堂夏妃推门而入,看着他揉眉的动作,不自觉的蹙了蹙眉。他似乎很疲倦,她这个妻子似乎给他带来了不小的麻烦,不仅让他三天不想回家,还让他心焦到如此地步。
      
      本堂夏妃,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迹部,清丽的声音如流水叮咚:“很累吗?”
      
      她走向他,绕到沙发后面,微微倾蹲下身子去帮他按摩,然而还没有碰到就被躲开了。
      
      本堂夏妃心里划过一丝受伤,迹部看着她眼里闪过的失望心里突然觉得愧疚,态度突然软了下来,靠着沙发懒懒的说道:“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
      
      本堂夏妃觉得出其的尴尬,绕过沙发,就着他对面的位置坐下,隔了好久才道:“……不是说不回来了吗?”
      
      迹部景吾不知道为什么,本堂夏妃总能触到他的怒点,明明就那么一句话,却让他觉得浑身不舒服,仿佛他不该回来似的。
      
      上辈子他没少因为这种鸡毛蒜皮的事情跟她争吵,他对她好一点,她觉得受宠若惊,他对她冷淡了,她又用那双楚楚可怜的眼睛看着他,尽管不流泪,那眼里却满是受伤。
      
      “这是本大爷的家!难道本大爷不该回来吗?不要忘了谁才是这里的主人!”迹部的严厉的声音吓了本堂夏妃一跳,本堂夏妃动了动嘴唇却什么都没有说。
      
      这沉默再度让迹部大爷憋了一肚子的气,她解释一下会死吗?没看出来他一直以来都和期待她为自己辩解一句吗?这女人真真有气死他的能力。
      
      不管十年前还是十年后,一点儿都不变,这女人天生就是来克他的。
      
      许久的沉默,迹部景吾不说话,本堂夏妃也不说话。
      
      长久的沉默,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最后还是迹部景吾忍不住打破了沉默:“本大爷回来的目的你应该已经猜到了,我们离……”
      
      本堂夏妃猛然起身,站起来背对着他说:“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有事情我们明天再谈,不急在一时。”
      
      “你刚回来,早点休息……”本堂夏妃抬脚就走,一刻都不想多留。如果她知道他一回来就是要跟她提离婚的事情,那么她宁愿他不回来。
      
      “本堂夏妃!”他猛然扣住她的手腕,猛地拽了一下她想让她坐下来,又突然想到了什么,最后把她拉进了怀里。
      
      如此亲密的动作让本堂夏妃一愣,挑眉看了看他似乎是装端庄装不下去了,修长的手臂环住他的脖子,将自己整个身子送了过去。
      
      迹部景吾一惊,想推开她却不敢推。
      
      “小景,为什么不敢看我?”本堂夏妃的声音还染上了妩媚,修长的手臂像是染上了火一般,一触碰到迹部景吾就让他觉得心跳加速。
      
      穿越前本堂夏妃本是一个演员,各种角色她都有尝试过,清纯、端庄、妖艳无一不精,活了那么多年,对男女□□了解的极为清楚,她自信的觉得迹部景吾才十八,正值青春期,在□□上,他经不住她的撩拨。
      
      迹部景吾一直知道本堂夏妃很会撩拨人,不然也不会被她引诱,两次犯错。毕竟是白阁□□了十来年的艺姬,手段十分了得,虽然一次是被下药,一次是醉酒,但没守住就是没守住,不能找借口。
      
      这么漂亮的小妞是他媳妇,他为之守了十年身的媳妇儿呀!
      
      本堂夏妃的手钻进了他的衣服下摆,迹部景吾觉得浑身发热,恨不得马上反压给自己开次荤,可惜她年龄太小。
      
      她在白阁长大,从那些女人身上学了一身恶习,年纪轻轻也不在意这些,而他得为她着想,活了两辈子不能白活了。
      
      更何况他马上要跟她离婚了,实在不应该跟她再有任何关系。
      
      “离婚……唔……”迹部景吾的话还没有说完,嘴巴就被堵住了。
      
      这个世界上有胆子强吻她的除了本堂夏妃没有其他人了。上次在白阁,这次是在自己家,地点不同,身份也不同了,这女人胆子更加肥了。
      
      迹部扣住她的肩膀,推开她的身子,声音里透着急促和威严:“本堂夏妃,别闹了,就算你送上自己,这婚还是要离!”
      
      结婚十四年,丧偶十年,他已经受够了,既然做不到跟他一起生,何必苦苦的缠着他不放。
      
      “为什么?”
      
      “我们没有未来!”
      
      “不试试,怎么知道?”
      
      “你坐不稳这个位置!”你会死的!
      
      “我坐不稳,北泽初音就能坐稳吗?她连老太爷都搞不定,怎么坐得稳?”
      
      迹部景吾面色一沉,冷声道:“跟她没有关系。”
      
      “那为什么?!”他总的给她一个理由。
      
      她要一个理由,他就给她一个理由!
      
      迹部凤眼微眯,嗤笑一声:“你根本没有资格站在本大爷的身边!不过是一介舞女也配与北泽相提并论,迹部少夫人的位置即便北泽坐不了也轮不到你本堂夏妃 !”
      
      本堂夏妃的心像是被人用针飞快的划了一下,虽然疼却是血肉模糊。她本以为他能接受模特界的北泽初音应该也可以接受她的。可是她错了,错的离谱。
      
      北泽初音不仅是模特,她也是日本十大家族之一北泽家族的大小姐,不看学识涵养,光从出生上北泽初音就胜过她了。而她不过是戏子罢了,无论是上一世生在娱乐圈这个大染缸的她,还是现在的她,要想成为迹部景吾的妻子都是不够格。
      
      出生并不是她可以选择的,他明明都知道,她也清楚,可是他却不想正视这个问题,更或者说他潜意识的拿出生当做借口,只是为了回避她。
      
      迹部景吾不愿意承认呢,她这个妻子。
      
      

  • 作者有话要说:  一直觉得女主的设定有点儿小了
    而且还怀孕,虽然本来没打算让女主在这么小的年龄生下这个娃,
    可现在想想,我当初为啥那么作死的把年龄设定的那么小。
    现在开始改年龄!
    PS:想想就心痛,如果时间轴有错,麻烦指出来,我怕改漏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