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里随波行》金波滟滟 ^第2章^ 最新更新:2013-06-05 09:47:2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开国公府先后死了三任世子夫人,第一任就是滕琰的生母顾夫人,平国公府的嫡三小姐,在滕琰五岁时死于难产——母子双亡。第二任谢夫人和第三任郗夫人也都是名门之女,也都在嫁入滕家后病死,没有留下子女。第四任,也就是现任世子夫人,为燕地世家大族的王家,也是当朝丞相的侄女儿,嫁入开国公府三年多,还一直没有身孕。
      如果开国公府一直没有嫡子,问题就会很严峻,按礼法庶子是不能继承爵位的。不止是朝廷上不易通过,更主要的是滕家宗房也虎视眈眈,他们早就有意让开国公府过继宗房的嫡子了,而父亲克妻克子的说法已经传了出去。
      滕姓本是燕国的大姓之一,第一代开国公几百年前从龙立功封了爵,靠着他的权势和财力,滕家扩建了家祠,增加了族产和祭祀田,成了燕国的名门望族。现在执掌滕家宗房的是祖父的一位堂兄,是与开国公府血缘很近的一支。宗房家一直人丁兴旺,现在祖父在边关,还带着宗房的几位子侄。宗房与开国公府的关系一直比较紧密,可再紧密,无论是祖父还是世子,还是希望能够有一个自己的亲孙子,亲儿子。
      随着年龄的增加,这种局势一年比一年严峻,父亲现在心中最关心的就是能生出个嫡子了。
      可他膝下只有两个庶子。
      老大滕珙是父亲身边从小跟随他的一个丫环生的,他的出生用两个词就能概括出来——意外加幸运。意外是在世子夫人生育之前是不应该有其它孩子出生的,家规森严,家风严谨的开国公府更是不会让这种事出现的,幸运的是种种巧合加上滕琰的母亲是个非常贤良的人,她让这个孩子出生了。
      滕珙的存在对父亲来说并不是愉快的感觉,这么大的一个庶子,出身又低,偏又没有嫡子,他一向视滕珙为无物,母亲和继母们恐怕也不会真心喜欢,谁又能喜欢一个丈夫和别的女人生的孩子呢?而滕珙的生母在生他后就死了。所以滕珙就是一个可怜的孩子,在府里无声无息地长大,也养成了他唯唯诺诺,不求上进的性格。
      滕琰还记得第一次和滕珙见面时的情形,那时候滕琰穿过来两个多月,养好病刚刚能起床,第三任世子夫人郗夫人病重不治,开国公府发丧,守孝,一系列的事情,到处都是乱糟糟的,更主要的是几年内接连故去三位夫人,而且家中还没有嫡子,世子的心情可想而知,府中的气氛压抑得一触即发,所有的人都战战兢兢。
      滕珙、滕琰还有下面的两个庶妹滕珂和滕环一个庶弟滕玮都在灵堂守孝,正值冬季,灵堂的大门是全开着的,里面冷得要命,又得一直跪着,做为身份尊贵的嫡出大小姐,滕琰受到明显的照顾,刘妈妈几乎让她一直在屋子里休息,只是有重要的客人上门的时候才出来。刘妈妈是滕琰生母留下来的老人,顾夫人去世前把滕琰托付给她,她对滕琰的爱超出了所有,简直就是无微不至,并且做为顾夫人生前的得力手下,世子也很给她面子。滕琰很快就注意到她的两个妹妹和弟弟因为生母还在,也多少受到了些关照,机会吃点东西喝点热水,因为守孝一白天都是不能吃任何东西的。
      只有滕珙,没有人关心,看着他老老实实地跪在那里,冻得脸色发青,那时滕珙刚搬到外院,身边只有两个小丫环和几个小厮,没有一个懂事的,内院主母去世没人管他,外院世子没心管他,下人们难免捧高踩低。滕琰实在觉得滕珙可怜,就给他带了两块热糕点,看着他狼吞虎咽地吃下去。
      从这以后,兄妹俩的来往一天天多起来。接触多了滕琰发现滕珙是一个非常质朴的人,可能是一直受到嫡庶有别的教育吧,他在滕琰面前一点也没有哥哥的架子,反倒非常尊重滕琰。滕琰一点点的示好,他都感激涕零。弄清滕琰不是瞧不起他后,他经常到滕琰的院子里来。一来是府里其余的孩子都太小,只有滕琰和他年龄相当,他平时也很寂寞,二来是滕琰这里无论吃的用的,什么都应有尽有。对于这样的哥哥,让滕琰内心的女性情怀大增,已经暗自把他当做自己的小弟了照顾了。这也没什么难理解的,滕琰加上前世的年龄,给滕珙当姐姐是理所应当的。
      滕琰对滕珙的影响是潜移默化、润物细无声的,这里面滕珙对她的尊重也起了很大作用。滕琰喜欢看书,滕珙也就开始读书了,后来一步步,在滕琰的帮忙和筹划下,他进了以严格闻名的王家家学,现在还考中了秀才。
      最主要的是滕珙不再是几年前那个老实得不敢多说一句话,连仆人都不放在眼里的人了,滕琰回想起滕珙小时的样子,和现在一对比,一种自豪感由然而生,现在的滕珙身材欣长,相貌出众,既有勋贵子弟特有的矜持,又有书香人家的书卷气,优雅而自信。
      老二滕玮今年八岁,在滕琰到主这里来时,他还是不懂事的孩子,一直跟着他的生母赵姨娘,有赵姨娘护着,滕琰与他接触并不多。
      骑马回来后兄妹两人换了衣服就又在王夫人的海棠院里见面了,晨昏定省,每天的固定活动项目。出乎意料的是父亲也在。
      给父母二人请了安后,大家纷纷落座。父亲看着滕琰说:“又去骑马了?”虽然表情还是很严肃,可是能听出来并没有生气。
      滕琰见到父亲的第一想法就是想到今天骑马的事一定会被唠叨出来,出去骑过马,一眼就能看出来,尤其是她的皮肤非常敏感,稍微一晒就会变红,总得过几天才能恢复,没料到这么倒霉,立刻就让父亲抓到。这会儿见父亲的语气还算和蔼,就笑着说:“整个夏天都没骑,到秋天了,我央哥哥带我骑一会儿。”
      滕珙赶紧站起来解释:“今天,先生给我们早放了一会儿,我见妹妹一直在家闷着,就领她散一散,就骑了一个时辰,还戴着面幕。”现在滕珙在父亲面前也有了面子,敢说几句话了。
      父亲今天心情很好,看了看两人笑呵呵地说:“你们兄妹亲厚,在我面前也敢弄神做鬼,互相包庇。”又指着滕珙说:“坐吧。”
      “父亲有什么好事,也告诉我们高兴一下。”滕琰笑道,父亲这人城府不深,他的喜怒滕琰基本能猜出八九不离十。今天明显是很高兴的样子。
      “你这孩子,就是聪明,和你母亲一样。”父亲终于笑了,说起来父亲对滕琰的母亲确实一往情深,每一次他赞扬滕琰的时候都会说类似的话,真不知他是表扬滕琰还是怀念元配妻子呢,而且说这话时也从不顾及继母的感受,不过大家也都习惯了。
      接着父亲就看滕琰说:“夫人有了身孕,你也大了,家里的事你帮着管管吧,有什么不明白的,就问你身边的刘妈妈,你母亲在的时候她可是府里的管家娘子。真有为难的事就找我,让夫人多休息。”
      原来是这么一件大喜事,大家都笑着恭喜世子和王夫人了,这可是世子一直盼着的好消息啊。
      就是从滕琰的角度,也是希望父亲有一个亲生的儿子,自己有一个同父的弟弟做开国公府的继承人。虽然这些并不影响她的地位,但有血缘关系的开国公府的继承人对于她这个女子来说,也是有很多的好处的。
      滕琰看了看王夫人的肚子,还什么也看不出来,但还是忍不住上前摸了一下,“母亲只管好好养着,给我们生个小弟弟,家里的事不用操心,我就是不行,还有刘妈妈呢。”
      王夫人的脸上浮现出带着羞涩的笑意,不用说,她也一直盼望着这个孩子呢。拉了滕琰的手,让她坐在自己身边的炕上,“就是得让大小姐劳累了,家里人虽然少,可每天大大小小也得有几十件事,扰得人不得清静。”
      名份上是母女,其实王夫人比滕琰大不了几岁,知道滕琰是开国公世子的心头肉,嫁过来后对滕琰一直另眼相看,用心笼络,二人年龄又相近,故而关系很是不错,滕琰也就安慰王夫人:“母亲放心,府里的大事有父亲呢,就是内院这些杂事累不着我。要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母亲多提点些。”说着就对父亲说:“父亲,是不是?”
      “琰儿知书达理,父亲自然放心,”世子扫了一眼他的两个妾室,周姨娘和吴姨娘,又看了看下面的三个孩子,还有立在后面的几个侍妾,用警告的口气说:“从今天起,家里的事就听大小姐的。”
      其实用不着世子的警告,滕琰在家中的地位一直是超然的,父亲宠着,继母高看一眼,谁敢不长眼地惹她呢?
      她住的院子兰芷院里的布置是府里是最好的,她身边的伺侯的人是最多的,府里的管事妈妈大部分是顾夫人在世时提拨的,对她自然是忠心耿耿,有什么好东西都少不了她的,她又有生母留下的大笔嫁妆,在府里简直可以横着走了。
      “是”屋子里大大小小的一堆人整齐地回答。滕珙在回答的时候侧了侧头,滕琰向他看去,见他正对着自己眨着眼睛。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