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紫竹林 ...

  •   初晨太阳说:
      在言情界看你的小说很少,还以为只有这么一点,结果一问,狂倒,很多长篇
      
      蒋胜男说:
      是哦,算算算算,已经超过百万啦
      
      太阳说:
      码字本领真够强的,佩服羡慕……
      
      蒋胜男说:
      玉手三十万,魔刀二十七,血衣二十三,紫星二十一,再加上三个中篇超过七万和一些小短篇,超过一百万啦
      
      初晨太阳说:
      一百万……吸气,哪里来的这么多时间啊
      
      蒋胜男说:
      好几年啦.除了魔刀,别的就没在网上贴全过,其实我自己最喜欢玉手乾坤
      
      初晨太阳说:
      玉手各方面结合的都比较好是吧,是魔刀的后续
      
      蒋胜男说:是的,写云无双的女儿,写到历史,战争,宫变等
      
      蒋胜男说:
      很多时候,我写作时,经常会站在这个人物的角度,为她想合情合理的一面
      
      太阳说:
      自身代入,写作的重要方法
      
      蒋胜男说:
      象那三个中篇,我本意并不为颠覆,可能是许多传统的说法有不合理的一面吧。
      
      初晨太阳说:
      那些我都看了,我想也不是全部颠覆,可能,甚至是自己不自觉地就这么写了,是吧
      
      蒋胜男说:
      象西施,我觉得越国送这么多美人去,谁知道哪个会得宠,不会把反吴的重大机密告诉每一个人吧。那些越女,被骗着去的更可能一些,要知道哪个会得宠,还用得着送那么多去吗?
      
      太阳说:
      有道理,这样看来,很多历史疑点都可发挥写作呢
      
      蒋胜男说:
      纣王,正史上说他是聪明足以拒谏,巧言足以饰非。与其说他是昏君被美女迷昏头,不如说是过度彭涨的一个人
      
      初晨太阳说:
      这是看了史料以及一些小说后产生的想法吧,主要也是自己思考比较深入,不然只会人云亦云,也也写不出有深度的作品了
      
      蒋胜男说:
      象是西施,历代不知道有多少人写过,我偏要再写一个西施,一个喜欢做吴王妃的西施,一个不愿意跟了范蠡泛舟太湖的西施,一个不思乡,不思故土的西施。象君夫人,何曾不是一个薄命的红颜呢!
      
      初晨太阳说:
      你对历史上很多的红颜有兴趣,是不是因为这样写来比较有悲剧感,能够产生大的冲击力,情节也好发展?
      
      蒋胜男说:
      是觉得那些红颜不应该只有前人口中的那一种写法
      
      初晨太阳说:
      用一个比较俗的词,翻案!
      
      蒋胜男说:
      其实妲已只是偶然写到,后来是人家说妲已象西施,我为了反驳,说西施才不是这样的,又写了西施,可以看出西施的写法,是刻意与妲已之死不一样的
      
      初晨太阳说:
      原来如此,我原来还以为你写作的时候就是一意专心朝着薄命红颜去的呢
      
      蒋胜男说:
      本来这样的红颜已经写了两个,不想再写啦,因为正在写一个宋代的历史长篇,当中有一段关于花蕊夫人的故事,上次写了一点给朋友看,结果被催着把花蕊的整个故事先写出来了,就先当一个中篇贴出去,我说,打死也不写第四个这样的红颜啦
      
      蒋胜男说:
      翻案呢,也不全是,基本上事件还是照着历史事件来的。妲已嘛,许多人给她翻案说她不是那么坏,可是我觉得在纣王身边生活了十年,不可能还是一个天使,否则早活不下去啦
      
      初晨太阳说:
      笑,再写就可以出一个薄命红颜的全集了。不全是翻案,但是在主人公思想思考的层面上细致了很多,给出一个全新的视角,妲己,我觉得这个人物就很丰满,变化合情合理
      
      蒋胜男说:
      笑,重新视角吧,象写东方不败——“现在的我,不再是那个察言观色在缝隙里求生存的孤苦少年东方白,也不是充满愤怒屈居人下的东方不败,更不是以折辱别人而求得自己心理平衡的东方教主。世人会说现在的我不正常,却不知过去的我,才是不正常的。”
      
      初晨太阳说:
      看这个的时候耳目一新,不像一般的同人,和原著结合看衔接比较自然,不像其他同人,完全有了自己的味道
      
      蒋胜男说:
      本来就是在原著的前提下写的,情节都是原著的,只有心理描写在原著上深化一下,加入自己的东西。我一般写,不动原著(历史)的情节,务求做到合情合理合原始的,但是写完后,就是我的文
      
      初晨太阳说:
      我最讨厌的就是完全不顾原著的写同人,那样让我觉得是对原著的一种亵渎。你这样评价自己的文,正确得紧
      
      蒋胜男说:
      只搬一个名字,其他改得乱七八糟,我看不出为什么要写,不如写个自己的吧
      
      初晨太阳说:
      对啊,还看得人心如刀割
      
      蒋胜男说:
      笑,前段时间倒想写个西厢记的故事呢,也是不动人物和情节,只是其中的某个人物加深一下,视角改一下,心理加深一下。可能看到时,你会觉得简直是完全想不到会这样。
      其实,东方不败,西施,妲已,花蕊,我对于其中的人物和情节基本上都没动。
      
      初晨太阳说:
      难度很高呢,这样写
      
      蒋胜男说:
      原来是什么人,现在还是什么人,原来是什么情节,现在还是什么情节。
      
      初晨太阳说:
      既要加入自己的思想还要考虑客观现实,又要给人这是蒋的文章的感觉,不容易啊
      
      蒋胜男说:
      只是多点设想,如妲已和武王曾经有一段爱恋,但是不影响主线情节走向。伯邑考照样死,姜后照样死,妲已照样害黄飞牙,姜子牙照样杀妲已,纣王照样坏,这是写历史的前提哦
      
      初晨太阳说:
      忍不住要问一下,以后会不会写长篇历史小说?
      
      蒋胜男说:
      已经开始了,一个宋代,一个汉代。现在在找资料,到时候看哪个更顺手写哪个。基本上,1、写别人没写过的,2、别人写过的,得写出新意来,3、不改变历史事件,尽量照正史原貌来写,细到能与正史对照着。
      
      太阳说:
      设定要求好高,不过也是对自己有强烈的自信吧 。这种说法倒是有点像黛玉论写诗,说到立意要新
      
      蒋胜男说:
      是哦,立意要新。其实三个故事中,我自己最喜欢的是西施,可是好象别人更喜欢妲已和花蕊,可能是这两个感情色彩较浓,但是西施的反讽味更重些
      
      初晨太阳说:
      西施的“破”比较多,打翻了一般人眼中的认定,妲己则在变化层面上更讲究,花蕊的言情味道就比较浓了
      
      蒋胜男说:
      其实最差的是花蕊,只写了两个半人,写出了赵光义和花蕊,但是赵匡胤形象模糊。同样的字数,妲已里写出了伯邑考,纣王,黄飞虎,姜子牙的形象都立起来了,西施里君夫人,郑旦等有角色也立得起来,但是花蕊里只有两主角戏份。三个故事都是两万字
      
      太阳说:
      花蕊的言情戏分浓啊,两万字真的不太够,其他两篇重点都不在言情多为叙事,言情可以承载的东西实在有点少
      
      蒋胜男说:
      未必,看人怎么写罢了。象上次某人跟我说,武侠只能写些古代门派仇杀,寻宝,都让人写光啦,以后只能写玄幻穿越时空或现代。我说未必,
      
      初晨太阳说:
      这对作者的笔力要求太高啊,还要加上自己的素质涵养人生阅历等等
      
      蒋胜男说:
      象西方十八世纪就有人说,所有故事的情节都叫人写完了,十八世纪后无小说,可是现在看来十八世纪后好小说还多得是呀。
      
      初晨太阳说:
      所以说不破不立,先要打破旧观念,才能建立一种令人耳目一新的新秩序新思想
      
      蒋胜男说:
      就象武侠,可以把新的东西写进去,旧瓶装新酒,象现代的历史事件都可以换个名字写到古代武侠里去。神龙教就是红小兵,东方不败的口号不就是□□口号,象古龙的流星蝴蝶剑,前头三万字全抄教父,可是后面写着就是古龙自己的味儿了
      
      初晨太阳说:
      同意,生活中处处有情节,戏法人人会变,巧妙各有不同,把握得好,就可自创一方天地
      
      蒋胜男说:
      怎么说言情发挥不大还是武侠没有余地?言情的,去看看亦舒怎么变吧
      
      初晨太阳说:
      的确不能这么说,但是真要包含太多的东西,言情也就不是纯粹的言情了,而且,亦舒,也只有一个,不过,就我个人而言,我从来没有把亦舒的当作言情看过
      
      蒋胜男说:
      我出个点子吧,名妓和穷书生。
      
      初晨太阳说:
      这个翻新得可多了
      
      蒋胜男说:
      光是狐仙就是两部啦,都没写,一部是天狐爱上书生,一部是媚狐游戏人间,时间不够
      
      初晨太阳说:
      写作是兴趣,工作是生活。面包和理想,二者必得妥协一下
      
      初晨太阳说:
      我觉得,看了你对狐仙的解释很有眼前一亮的感觉,三个人的纠缠,到后来竟然全都是一场空
      
      蒋胜男说:
      是的,媚狐阿宝自此后媚惑众生,而男主角则走四方帮助他人
      
      蒋胜男说:
      这个故事讲的是人、神、妖之恋。狐仙,未成仙的妈祖,和一个书生的三角之恋。妈祖成神前,也应该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有过爱情,有过失望。因为爱一个人而不可得,转而爱世人,终成为世人尊敬的妈祖女神。做人,做人要背负太多太多的爱,太多太多的恨,太多太多的责任,太多太多的责任。去他的“做人”,做人怎比做妖。
      让神归于神,让人归于人,让妖归于妖。
      
      初晨太阳说:
      怎么想到把妈祖扯进来?还是这个人物其实任何一个神都可以?故事最后有点教化的意味,我觉得,好像佛教或者中国的禅宗中的那种历尽沧桑的顿悟。妈祖和那个男人最后的结局有点意味,好像庄子里面的那句,两两相忘于江湖,忘却小爱,成就大爱
      
      蒋胜男说:
      是的,爱一个人不可得,转而爱世人
      
      初晨太阳说:
      最后那段狐的自述很有点振聋发聩的感觉,很讲究个性的一只狐
      
      蒋胜男说:
      做人,做人要背负太多太多的爱,太多太多的恨,太多太多的责任,太多太多的无奈。去他的“做人”,做人怎比做妖。让神归于神,让人归于人,让妖归于妖。
      
      太阳说:
      彻底颠覆狐仙神话,白娘子看到不知心下如何
      
      蒋胜男说:
      咦,你怎么知道我有写白娘子?
      
      初晨太阳说:
      这么有名,我想你不可能跳过她吧,同样不是人,是妖,恰好可以和阿宝做个对比
      
      蒋胜男说:
      阿宝初出道时,就在雷峰塔下遇到小青
      
      蒋胜男说:
      这个故事是这样的,阿宝的姐姐红玉,因为爱上一个人而放弃千年道行,阿宝看到她很幸福,所以很向往做人,可是等阿宝修炼到能变人时,再出来,只遇上小青,小青告诉她白娘子的故事,阿宝有些迷惑“人”或者说“男人”到底是怎么回事。(白娘子和妈祖都是南宋的,妈祖故事稍迟)
      
      蒋胜男说:
      后来遇到男主角,来到男主角家,他已经有青梅竹马的表妹默娘,于是狐狸出尽百宝地和妈祖争夺男人,这个男主角,颇有些红白玫瑰的心理,摇来摇去,默娘伤心之下救人而得到安慰,最后决定退出,在两人(狐与男主角)结婚前,传来默娘救人遇上海啸
      
      蒋胜男说:
      然后是结局
      
      初晨太阳说:
      有点神话串连的感觉,但是衔接得比较自然,立意啊立意,终究还是逃不过立意,总之要有新意
      
      蒋胜男说:
      是啊,主要是立意,红玉的那个故事,跟安史之乱有点连
      
      初晨太阳说:
      又加上历史,本身还有玄幻。现在觉得,文章或者说小说的体裁倒不是真的重要了,不必一定得归到那个门派里面去。只要把自己想表达的东西表达出来就行,拘泥体裁太过并不好
      
      蒋胜男说:
      是的,世上本无体,后人自划之
      
      初晨太阳说:
      所以现在说什么言情武侠之类的是俗文学,这种说法已经不可取了,只要是好的,就不应该给划分等级
      
      蒋胜男说:
      我的长篇,在这里http://wzwx.com/jsn/cpss/index.htm,四个故事,魔刀风云,玉手乾坤,血衣蝴蝶,紫星传奇
      
      太阳说:
      魔刀是第一部,完全的处女作?以前一点也没有写过?
      
      蒋胜男说:
      是的。虽然魔刀最粗糙,我完全没练过笔,可是我自己最爱,因为是第一部。以前只写过近体诗,小短文,那些小短文甚至我现在都拿不出手。魔刀是第一篇小说,我写到紫星,笔路才顺起来
      
      初晨太阳说:
      思考了大概多长时间?以年来计算吗
      
      蒋胜男说:
      构思较早,写了一年,后来慢慢地改动一点,开始是手写,敲到电脑上边敲边有点修饰
      
      初晨太阳说:
      灵感是怎么来的呢
      
      蒋胜男说:
      那会儿立心要写成精品(笑)云无双下武当山到小渔村,书中只十几字,我拿出中国地图,看了地形拿尺量了路程再换算成日期,原文是一夜就到,改成好几天,中途经过具体哪几个分舵换马……
      
      蒋胜男说:
      灵感,来自许多武侠小说,没有具体哪一本。本来想写一个名门子弟掉下崖和仇家女相爱,后来写着写着就走成这样了,男主角退后,女主角一路写下去,写到作了魔教教主,就觉得和罗飞再没有可能在一起了。于是又拉出来个顾长风
      
      蒋胜男说:
      那会儿立志要写成精品,就此立下严谨写作的态度。一直写到紫星,才有些信手拈来都是文的感觉。紫星原来是游戏之作。根本没用心去写,结果别人居然喜欢,那会儿开始写得渐渐轻松起来。我笑说,紫星是脚踏西瓜皮,滑到哪儿算哪儿的那种,
      
      初晨太阳说:
      紫星比较调皮,很轻松的文章。因为不经意吧,所以放得很开,不像你的大部头武侠,看得出很用心地在写,每一个细节都斟酌半天
      
      蒋胜男说:
      对对对,紫星原来是作小言情的设计,写到秋临风在太湖帮找到林啸为止。结果无意贴到后花园,居然被人掐着脖子要我再写,于是下面是想到哪儿写到哪儿。是写到被阴无咎识破出逃时,才有个简单大纲
      
      初晨太阳说:
      大纲有了,准备发展成多少的篇幅呢
      
      蒋胜男说:
      紫星一有十八万字啦,紫二大约也有这么多,紫三应该有二十万的,加起来可能有六十万。虽然是个超长篇,但是是个轻松的超长篇,因为永远没有固定的结束,我可能随时写下去,随时结束。三个故事可以单独成文的,象楚留香传奇一样
      
      初晨太阳说:
      佩服,不过我觉得这倒是创作的最好状态了,因为没有给自己太大的压力
      
      蒋胜男说:
      哭,因为紫星是调节剂,有压力的是我的长篇历史,我夹着写的,一个写烦了,写另一个
      
      初晨太阳说:
      也好,情绪来了就写,也不怕被人催固定的文了
      
      初晨太阳说:
      我看完魔刀再看玉手,感觉不一样哦,后者成熟得多了。人物塑造也丰满很多,所以晴空说集灵气之大成呢
      
      蒋胜男说:
      是啊,我自己最喜欢的一个角色,是宁宁
      
      初晨太阳说:
      对,这个人物的确有独到之处,和一般的女主角很不同很不同,很多矛盾的性格都在她身上体现出来,而且糅合得很好
      
      蒋胜男说:
      天真好玩和工于心计
      
      初晨太阳说:
      对,对身边的一切看似毫不在意,但是却时刻牵挂于心
      
      蒋胜男说:
      她把桃源别府给段无忌,是借段无忌之手摆脱丁芷君的控制。她要是差一点点,就成丁芷君的傀儡啦
      
      初晨太阳说:
      所以非常佩服她天生的那种工于心计,与生俱来,别人学也学不得的
      
      蒋胜男说:
      丁芷君从小就培训她的权术手计
      
      初晨太阳说:
      是么,我倒是觉得这个有很大程度的天生聪颖在里面,那种面对危机的随机应变,不是教可以教的出的
      
      蒋胜男说:
      也是的,换个人,就教成丁芷君的工具了,毕竟是云无双和顾先生的女儿,不是别人能够控制的
      
      初晨太阳说:
      那这个人物的塑造有没有什么原型?还是纯粹的创造?
      
      蒋胜男说:
      没有原型,就是我自己想出来的,想一个跟云无双性格反着的人物
      
      蒋胜男说:
      云无双不是说,不要美丽,不要文武双全,不要太聪明(装傻也算吧,总不能真傻)
      
      初晨太阳说:
      但是这所有的不,却恰构成了她的独特之处了
      
      蒋胜男说:
      云无双最美,宁宁不是最美的,云无双武功盖世,宁宁武功差劲,云无双琴棋书画,宁宁只会捣乱,(连烧菜都是段无忌来烧)云无双自负骄傲什么都放不开,宁宁除玩无大事。
      
      初晨太阳说:
      但是看完以后觉得这个人却非常得真实,整本书的气氛也比上一本来的好一点
      
      蒋胜男说:
      段无忌来自张无忌,那一段初见海棠,简真就是张无忌和朱九真。不过后来就走样了,就成了汉光武式的,作官当作执金吾,娶妻当娶阴丽华
      
      初晨太阳说:
      是,忍不住要笑。后来发现段无忌还是有他性格上的刚强之处的,有了这种欲望,然后不择手段向上爬,真的和宁宁很配
      
      蒋胜男说:
      很多人不喜欢段无忌,但我觉得他的想法可能是更现实一些,他对海棠,到后来就成了征服欲
      
      初晨太阳说:
      我也这么觉得,虽然在看言情的人很可能把他当作大猪脚。他对海棠,其实不过是一种向往而已,对一种与自己完全相反出生的人的向往
      
      蒋胜男说:
      许多人觉得受不了,好象男主角非得是那种被女主角迷得七荤八素的那种。
      
      初晨太阳说:
      近来看了孝庄,发现这个人物和后期的多尔衮有点像,当时也是一心一意爱情至上,后来有了权势,他的心里也分成了两半,孝庄要他跟她走的时候,她说他不但爱她,在这过程中还爱上了权势
      
      蒋胜男说:
      那是当然,没有权势,他只等坐等孝庄来垂顾他,那不是太可怜了吗
      
      初晨太阳说:
      所以我说,这两个人后期的心路历程还是有点像的
      
      蒋胜男说:
      “孙海棠收拾好心情,对段无忌更加温柔体贴。可是男女之间的相处却极是微妙,再高傲的女子,将自己交与一个男人后,那便是将自己的一生都交了出去,从此一缕情丝,越缠越紧,慢慢地会对这个男人的感情越来越深;而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最大的热情只在追求之中,一旦得到时,感情已经到了顶峰,之后,追求已经完成,心满意足。对这个女子的热情,就开始渐渐冷静下来了。 ”
      (这段叫那些言情迷看到会晕死,可能许多人还以为“献身”是留住男人的方法呢)
      
      初晨太阳说:
      言情本来就是女生做梦,而生活中很多真实的情况恰恰是与小说中相反的,所以这段我觉得剖析得特别真实而且残酷,也可以作为现实中女孩子的借鉴,别一天到晚想着我对他这么好,怎么就和我分手了呢
      
      蒋胜男说:
      其实写魔刀时,想着以前的小说中,都是侠士落难,仇家有个美女相救,然后就是大好姻缘或者美女为侠士而死,怎么不想着两家相争是何等残酷,一旦双方你死我伤的,那个美人还能够不顾父兄只想着爱人?男人遇到这种事会为父报仇,女人难道不该这么想?
      
      初晨太阳说:
      过去的武侠是男人的童话,只顾着快意恩仇,酣畅淋漓,哪里又有女子写的那么细呢!那种夹在中间的委屈求全,并不是身为男性的作者能够体会的出的
      
      蒋胜男说:
      那个天真单纯的弱女子,在血腥江湖中会变成什么样呢?
      
      初晨太阳说:
      所以按着这个构思去想,就有了云无双这个人物
      
      蒋胜男说:
      而罗飞则往两难的境地去想,男人有时候很天真,可能会一厢情愿地把自己心爱的女人想成圣女,罗飞那种自以为是的想法,也是大男人主义的说。美人永远要等着他来救的
      
      初晨太阳说:
      可以说又是一个颠覆了,以往古典武侠——暂且这么说——都是女子天真,在这部魔刀里面很多都是反着来的了
      
      初晨太阳说:
      倒是又一个问题,顾先生这个人物你把塑造的是不是有点高了
      
      蒋胜男说:
      顾先生是计划外的人物,本来没想有这个人物的,可是后来基于人物的真实性,写着写着云无双和罗飞越来越没有可能
      
      初晨太阳说:
      整个故事开始有自己的生命力了,脱离了作者掌握的范畴
      
      蒋胜男说:
      是的是的,猛点头,只好在开头加了一点十五年前,再出来一位顾先生,云无双已经很厉害了,得再出来一个稍能压得得她的,当时还是不敢把路子走得太远,于出得出来一个正道人物,比魔教教主更厉害的正道人物,结果男主角在书快要结束的最后三章才登场
      
      初晨太阳说:
      所以看这个故事到了后来有点声气很高然后接不下去的感觉,这个时候才出来了一个顾先生,有点力竭了,评选出场场次最少男主角你这个顾先生绝对高票入选
      
      初晨太阳说:
      顾先生给人的感觉不像是一个人更像是一个神,总觉得他的出现太过突兀,远远没有第二男主角罗飞那样性格层次分明
      
      蒋胜男说:
      对,圣人,顾圣人,罗飞却是很真实的一个人,也许太真实了,反而没有小说人物的左右逢源,
      
      初晨太阳说:
      罗飞在这里是个悲剧人物,现在流行的可不是打通关的男主角。所以这么生活化的人物注定不能作为男主角了,身为男主角总该有一点和常人不一样的地方吧
      
      蒋胜男说:
      反正那时候我决定我的男女主角的性格,一定是别人没写过的那种,就是别人想过的,我写到后来也一定会走样的
      
      初晨太阳说:
      抱着一种求新求奇的态度,可是?但是还是在吸取了很多传统的经验上来的
      
      蒋胜男说:
      不是求奇,应该是求变吧,也是立于传统,倒不是一味求奇的
      
      初晨太阳说:
      而且背离一般的传统也还是以传统为导向的
      
      蒋胜男说:
      只是——以前看书时,老是想,我要是这个女主角,肯定不会这样想这样做,这个男主角怎么搞的,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初晨太阳说:
      原来这样的想法其来有自,哈哈
      
      蒋胜男说:
      于是我写的时候,也是按传统开个头,然后就按我自己的想法接着走人物
      
      初晨太阳说:
      看你的武侠,传统的味道还是很浓的,旧瓶装新酒
      
      蒋胜男说:
      象是张无忌和朱九真,我想着这小姐不喜欢穷小子,无非是他地位相貌不够,穷小子要是发达了,小姐说不定就变了,可是人到了一定地步,想了也会变的,于是变成段无忌和孙海棠了,我那时候,倒是写法努力往传统武侠上靠的,但是“核心”也就是人物塑造和思想内容方面是我自己的。与其新瓶装旧酒,我倒不如是旧瓶装新酒。
      
      初晨太阳说:
      关键还是里面的内容,所以有渐入佳境的感觉呢,需要好好定心看,后面才慢慢出彩
      
      蒋胜男说:
      现在虽然流行玄幻,可是也不过换个背景,其主要线路还是老一套。换件衣服骗读者罢了。
      
      初晨太阳说:
      玄幻倒是没有看过很多,主要是一上来就被拉到沧月沈璎璎那个层次去了,后来低于这个水准的就看不下去了
      
      初晨太阳说:
      嗯,回到主题来,你的小说还有一个传统武侠的特点,就是国难当头
      
      初晨太阳说:
      在玉手中最明显
      
      蒋胜男说:
      只有玉手和紫星,魔刀和血衣里没有,其实照我的想法,那个什么笨英宗让他扔在瓦刺算啦
      
      初晨太阳说:
      骇笑中,这可要不得
      
      蒋胜男说:
      省得回来闹什么政变的,还害死于谦。所以宁宁也是这么想的,只好让她快快离开,好让于谦把英宗接回来
      
      初晨太阳说:
      与其说是宁宁这么想其实还是作者本人这么想的吧,^_^
      
      蒋胜男说:
      写京城之战以后,电脑当机损失一些文件,所以灵台夜晏简单了些
      
      蒋胜男说:
      是的是的
      
      初晨太阳说:
      为什么选定这个历史事件呢,以前也有很多人写过的
      
      蒋胜男说:
      我以前写的,就是传统武侠
      
      蒋胜男说:
      因为我想让宁宁做玉手乾坤
      
      初晨太阳说:
      但是这个历史事件不是这么好写呢,幸好有了宁宁这个人物。我以前看过周郎的一本也是同样的历史背景,但是入了俗套
      
      蒋胜男说:
      这个历史事件嘛,让宁宁造就也先的称霸蒙古后,再也只有宁宁能打击他,造就段无忌的做武林盟主,再只有宁宁能打击他,宁宁废一帝,宁宁又立一帝
      
      蒋胜男说:
      玉手与乾坤
      
      初晨太阳说:
      真的是玉手乾坤,女子成就大事
      
      蒋胜男说:
      不如说是玉手耍弄乾坤
      
      初晨太阳说:
      到现在我还是觉得这个人物让我有小心翼翼之感,摸不透
      
      蒋胜男说:
      宁宁本性是喜欢自由的,但是她从小生长的环境让她精于权术,而且她很会利用这种权术达到她自己想自由的目的,云无双是个放不开自己的人。而宁宁则想着让自己怎么样过得更好更开心更自由,又不会被别人算计
      
      初晨太阳说:
      当真是混合了云无双和顾先生的特性,不拘小节,大节上又把得住,也真正达到了云无双要她快乐的目的
      
      初晨太阳说:
      想问一下,自己写的是传统武侠,那么你觉得那一位武侠前辈给你的印象最深呢
      
      蒋胜男说:
      金庸
      
      初晨太阳说:
      这种感觉是最喜欢还是最佩服?
      
      蒋胜男说:
      以前看金庸,是很崇拜的,后来看金庸,则更多的是借鉴,借鉴好的,也看出他的不足来,现在是比较客观地看金庸。如果我不是自己写小说的话,未必能看出他的这种不足来。
      
      初晨太阳说:
      点头,很是,写作往往能让人更深一步地对自己已有的知识进行进一步的加深理解
      
      初晨太阳说:
      一般现在的武侠都追求人性的刻画,淡化了外部环境,或者干脆架空,你是怎么看待得呢,毕竟要是写实的话,查找资料之类的事情是很让人头疼的
      
      蒋胜男说:
      嗯,七宝楼阁不能造在沙堆上,架空也得写出适宜的环境来
      
      初晨太阳说:
      还是要有底子在的
      
      蒋胜男说:
      毕竟小说三要素,人物,情节,环境,少了一样,就不是小说了,人性,也不能在空谈上,对话上,
      
      初晨太阳说:
      也要有自己个性的想法
      
      蒋胜男说:
      许多人物的个性,也要在一定场景上衬托出来的
      
      初晨太阳说:
      你的古代知识是相当丰富的了,是在写第一篇长篇以前就已经有这么多底子在了,还是在写的过程中发现自己的不足,再去充实的呢
      
      蒋胜男说:
      应该说,我写魔刀时,身边没带资料,是写好后,再补上一点的,我的历史知识以前就很好。因为我以前是写近体诗的,就是唐诗宋词那种,喜欢看原文的先秦散文
      
      初晨太阳说:
      嗯,毕竟底子雄厚,有本钱在
      
      蒋胜男说:
      但是写玉手时,参考了明代历史的资料,因为某些细节得看资料。如京城之战,就得看资料,才能够知道当时把守九门的是哪几个将领
      
      初晨太阳说:
      虽然读者不一定注意,但是作为作者的自己是不能不仔细的,
      
      蒋胜男说:
      是的是的,要是不看资料,我怎么能明白地写出,也先哪天攻城,哪天撤军?
      
      初晨太阳说:
      曾经看见小段说过他写小说是诗余词余,原来你也是的
      
      初晨太阳说:
      嗯,有没有觉得写诗对自己写小说有什么帮助?我记得青枚说过看李白的诗起承转合,对自己的写作大有裨益
      
      蒋胜男说:
      写诗,看古文,对于写小说中,废话少了。基本上一句是一句,尤其是前几年,我写短篇,哗,真真是人家说,一句也减不得(自我得意)
      
      初晨太阳说:
      写诗倒真的是有好处呢,本来还想问问对于现在写原创的作家有什么好的建议现在想想不用了,总不能叫他们都去写诗吧,哈哈
      
      蒋胜男说:
      是的,有好处,至少那种古典味不用特意自然就出来了。而且词句就会很优美,还有,不会有大量废话,惜字如金。其实写小说的人,应该多看多吸收,我指的并不是多看小说,而其他各种各样的书,写言情小说的人,不能光看言情,写武侠的人,不能光看武侠,而且等到你开写时,还得尽量地少看同类作品,否则你就会被人牵着鼻子走,走入人家写滥了的套路里去
      
      初晨太阳说:
      看你写完魔刀是2000年吧,正式开写魔刀大概什么时候呢?
      
      蒋胜男说:
      不,我写魔刀是97-98年,一年多的时间
      
      初晨太阳说:
      有没有发觉自己,嗯,有五年的写作历史了吧,在这么多年的写作中有所长进和改变?
      
      蒋胜男说:
      嗯,写得越来越得心应手了。以前写东西,是很小心的,现在放得开了,笔法也熟了
      
      初晨太阳说:
      除了写的多后的自然成熟之外,有没有觉得自身成长给自己写作的思想。人物的性格带来的变化?
      
      蒋胜男说:
      嗯,以前可能写些较决绝的人物,现在可能写一些可爱的人物,那时候年纪轻,比较愤世疾俗吧
      
      初晨太阳说:
      因为岁月的历练带来平实,想起沧月如此评价香蝶,发现原来一样适用
      
      蒋胜男说:
      是啊,以前写的云无双,南宫玉,后期才写的宁宁,林啸
      
      初晨太阳说:
      看完玉手再看南宫玉那篇,感觉很不自然
      
      初晨太阳说:
      好像又回到魔刀那时候的样子
      
      蒋胜男说:
      魔刀,血衣,玉手,紫星,这个顺序的
      
      初晨太阳说:
      哦,怪不得了
      
      蒋胜男说:
      有段时间很喜欢南宫玉,从东方不败得来的灵感,尤其是蝶谷那一段,玉——玉质易碎
      
      初晨太阳说:
      至坚者玉,但是却太硬了,更容易折,只觉得这个人像一柄枪一样刚强
      
      蒋胜男说:
      南宫玉是女的
      
      蒋胜男说:
      怎么样,现在印象深刻了吧,你要是看完全书,再回过头来,就会明白我处处伏笔了,但是没看到后来,就是不让你明白,就是要让你大吃一惊,哈哈
      
      初晨太阳说:
      总有点暗示吧,我是真的一点没有看出来,说到伏笔想起来了,你受红楼梦的影响是不是很深
      
      蒋胜男说:
      怎么说?
      
      初晨太阳说:
      因为讲到伏笔,谁比得上曹雪芹呢,而且其中很多的句子都有红楼的印记,不过这个伏笔的安排你是怎么做到的呢,在写全文前有大纲?
      
      蒋胜男说:
      就想写一个从小男装的人,从小身负家仇,而且要做一个一家之主,振兴家族的人
      
      蒋胜男说:
      其他的人,都只当南宫玉是个女子,她从小到大,亦从未着过女装,露过女儿之相。她从小到大,人人都当她是个男人,当她是南宫家的主人,便是她母亲楚潇湘,也是一意要将她当作儿子。是以她行为思想做事,都是男儿之风。又身兼报仇重任,从小到大,俱是在冷冰冰的责任重压下,哪还有心思伤春悲秋,自怀身世。便是看见旁人的软弱之态,也是大为不屑的。
      
      初晨太阳说:
      但是光只有这点意念要形成一个长篇还是不够的吧,情节的设置从何处去寻呢?
      
      蒋胜男说:
      我的情节一般是先想好人物性格,然手根据性格,想一段突出她个性的情节。一般情节都是为了突出人物个性来设置的
      
      初晨太阳说:
      是为了人物才写情节的
      
      蒋胜男说:
      是的
      
      初晨太阳说:
      这些都是储存在脑子里面的吗,还是很严格很规矩地写在纸上……擦汗,怎么很严肃做论文的样子
      
      蒋胜男说:
      嗯,有功夫写在纸上,不如直接写文啦,不过偶的脑子还管用,基本上没出过乱子
      
      初晨太阳说:
      写了这么多文,还有这么多文要写,不会对你现实的生活造成什么影响么,因为写文的时空都是在古代啊
      
      蒋胜男说:
      西西,一般来说,就当自己每天看电视电影,怎么会影响生活呢?
      
      初晨太阳说:
      就是自己太过沉浸于自己创作的世界中,拔不出来了 ,因为一般来说写文都是要把自己沉进去的,看那些大作家写文有时候会做出点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来
      
      蒋胜男说:
      那是被夸张了,没有的事
      
      初晨太阳说:
      可能这也是看个人的,心绪不同写出来的东西也不同,有人比较感性有人比较理性
      
      蒋胜男说:
      可能我写作,故事是故事,我是我,所以才能写出风格不同的东西,太入戏了,容易风格单一
      
      初晨太阳说:
      这句说得好,那是真的把自己放进去了,不然写不出来,的确容易给人风格单一的感觉
      
      初晨太阳说:
      能不能把写作的经验提供出来给大家分享一下,有什么心得之类的
      
      蒋胜男说:
      心得?一时很难说哦
      
      蒋胜男说:
      嗯,写作,意最重要,好象是苏轼说的,就象你走到街上,有各种各样的东西,百货具备,只要你要钱,爱买什么买什么。词句啦其他的什么,就是街上的货物,文章的意,就是那个钱,只要有了意,那些其他的东西就爱怎么组合就怎么组合。
      
      初晨太阳说:
      哦,那么在你写作的时候有没有什么最困难的时候,构想有了,但是没有感觉,卡在那里写不下去?
      
      蒋胜男说:
      两个情节之间有时连不下去,明明有了情节,但是两个情节之间还须要有些情节来连,一时间却想不到。象是珍珠散落于盘中,却找不到串它们的绳子
      
      蒋胜男说:
      找到一句,红楼里的——黛玉道:\"正是这个道理,词句究竟还是末事,
      第一立意要紧。若意趣真了,连词句不用修饰,自是好的,这叫做‘不以词害意\'。写文立意最要紧
      
      初晨太阳说:
      的确,翻新要有新意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