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山中人说 ...

  •   初晨太阳说:
      杜若,看你的文字,觉得很简约,虽然青梅的本传和番外风格有一点不一样,想请问一下,你是什么时候开始这样长篇的写作的呢
      
      杜若说:
      噢,青梅就是第一篇
      
      杜若说:
      第一个长篇
      
      初晨太阳说:
      第一次就写这么结构庞大的长篇,从动念到写完大概花了多长时间呢
      
      杜若说:
      嗯,这里解释一下一开始,没有大的构思,单纯说天舞的故事,大概考虑了有两年了(每年大约有一个月会想到这个故事)不过我一开始的打算,只是想每篇写个2~3万字,但是写完甄慧之后,拿给某位读者看,他表示,这个实在不值得评
      
      初晨太阳说:
      我觉得番外更像一个超长的楔子
      
      杜若说:
      他说,这哪里是小说,一点细节描写也没有,这叫故事梗概
      
      初晨太阳说:
      笑,我看的时候也有这个感觉,就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楔子
      
      杜若说:
      嗯,本来也的确是这样的,不过那次受的刺激比较大,我想,不就是写长嘛……
      
      初晨太阳说:
      于是就有了长篇的青梅了
      
      杜若说:
      对啊,突然决定写长,还真的就写出来,自己也觉得很奇迹
      
      初晨太阳说:
      毕竟考虑了两年,不是奇迹,也是自己把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表达出来了吧
      
      杜若说:
      呃,说实话,很多时候只是在想怎么每章写满1万字,不过实际上每章都超出了
      
      初晨太阳说:
      不知你在写的时候有没有这个感觉,只是想写一个故事,然后写着写着,这个故事就有了自己的生命了?
      
      杜若说:
      噢,故事的生命啊,我的感觉刚好相反……
      
      初晨太阳说:
      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走?
      
      杜若说:
      好像写着写着,就把我心中那些活灵活现的人给写死了,呜呜呜呜……我对不起你们……
      
      初晨太阳说:
      噢,这个是人物性格写作的问题了
      
      初晨太阳说:
      我的意思是这个故事写完之后你没有这样的感觉,写出来一看,怎么和自己想象的不一样
      
      初晨太阳说:
      就是从整体上来看这篇,而不去分析具体的细节等等
      
      杜若说:
      有有有,太有这种感觉了
      
      初晨太阳说:
      就是觉得这个故事哪怕自己想得再好,但是到了某个地方还是得那么写
      
      初晨太阳说:
      偏离了自己原先预定的轨道
      
      杜若说:
      是啊,这个故事完全偏离了我原先的设想
      
      初晨太阳说:
      原先的设想,就完全是番外那个里面的吗?
      
      杜若说:
      你指什么?
      
      初晨太阳说:
      整个的故事大体结构情节之类的
      
      杜若说:
      嗯,说实话,最大的偏离,就是把子晟和青梅拉到了主角的地位上,原本这两个是垫场人物,而已,但是现在也没办法改回去了,所以天舞让给子晟了
      
      初晨太阳说:
      原本应该谁才是呢?甄慧?
      
      杜若说:
      孩子们
      
      初晨太阳说:
      孩子们?是白帝的那几个孩子吧
      
      杜若说:
      是啊,就是邯翊、小禩、玄翀
      
      初晨太阳说:
      这几个孩子虽然着墨不多,但是性格很分明,作为配角,反而很活灵活现
      
      杜若说:
      毕竟,曾经是主角……所以原本考虑得很多了,再者,我觉得,一个人的比较极端的性格,容易写,所以,经常几句话就可以写得一个人很分明,可是要在十万字里写一个人,反而难了
      
      初晨太阳说:
      对,要在各个方面去考虑这个人他本身性格该有的行为动作语言,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杜若说:
      对、对、对
      
      初晨太阳说:
      一个不小心,还容易沉溺于细节,而忘了整体的布局,以及情节的发展
      
      初晨太阳说:
      子晟在番外和本传里面的形象就不是怎么统一,对此你怎么看呢?
      
      杜若说:
      这主要是考虑番外里他还是少年,出场的时候大约19或者20岁,再者,番外里全都是甄慧的眼光
      
      初晨太阳说:
      对,曾经看到过甄慧说子晟是一个华丽而阴郁的少年,而在青梅里面就没有看到特别在性格方面阴郁的影子
      
      杜若说:
      笑
      
      初晨太阳说:
      也是甄慧的眼光吧,但是甄慧在有意无意间却把整个故事的大局点明了呢
      
      杜若说:
      本来就是为了这个目的,才写的甄慧,甄慧这一篇,是整个故事的总纲,只是青梅略为偏离了,主要是把青梅写得太幸福了一点
      
      初晨太阳说:
      青梅是深陷在那个政局的漩涡中,甄慧是远离,我觉得倒是形成鲜明对照的
      
      初晨太阳说:
      我个人感觉,甄慧作为边缘人的角色,以一种洞悉一切然而又冷眼旁观的姿态,在漩涡边缘,使劲想要离开,但最终还是陷入了,到后来有很凄凉的感觉,不知这个角色当初在写的时候你有没有参考历史上的一些真实人物呢?
      
      杜若说:
      没有,这个人,完全是虚构的
      
      初晨太阳说:
      她的宿命完全掌握在你的手中了,笑
      
      杜若说:
      嗯,是啊,我主宰了一切
      
      初晨太阳说:
      天舞这样一个皇家的内部矛盾的故事,你还想不想得起来,当初是怎么想到这个上面来的,有没有什么创作的诱因之类的?
      
      杜若说:
      有啊有啊,就因为山海经里的一句话,大荒东经卷十四,“东海之外大壑,少昊之国。少吴孺帝颛顼于此,弃其琴瑟。”就是这句,为了让白帝把这张倒霉的琴扔出去,我花几十万字来写这个故事
      
      初晨太阳说:
      向你学习,一句话能写出这么长篇的故事来
      
      杜若说:
      当然,上下串连,用了很多山海经典故
      
      初晨太阳说:
      估计看了这篇采访,很多想写作的人都会去看山海经了
      
      初晨太阳说:
      但是起念是山海经,写的矛盾却很世俗呢,皇家的争斗
      
      杜若说:
      噢,那是因为我喜欢历史小说,最终我也想写历史小说,所以练笔的目标就是这个
      
      初晨太阳说:
      对,我最佩服的就是,你把这些矛盾刻画的丝丝入扣
      
      杜若说:
      我写的时候,才从未想到合理不合理的问题
      
      初晨太阳说:
      那也是因为有了底子在了吧
      
      杜若说:
      嗯,主要是,那时候我觉得根本没几个人会看的
      
      初晨太阳说:
      无心插柳柳成荫了
      
      杜若说:
      有点这种感觉
      
      初晨太阳说:
      就光看这篇小说,我觉得作者一定是一个对历史有兴趣也有点研究的人
      
      杜若说:
      是啊,我看得最多的,大概就是各种史书,虽然总是有看没有记,不过有点没吃过猪肉,见过猪走路的意思吧
      
      初晨太阳说:
      我想这个打下的底子还是很深厚的,尤其是你对衣着服饰的那些描写,细小处见功力啊
      
      杜若说:
      噢,那些,笑,还都是缩写版本,其实随便找本史书,礼仪志里服饰的描写,都详细得吓人,如果都抄,会有骗字数的嫌疑
      
      初晨太阳说:
      平时在看历史小说的时候,这些容易被读者漏掉的东西,你都很仔细地看吗?因为我觉得一般读者都往往只顾着注意情节的发展了
      
      杜若说:
      呃,因为我觉得这些更有趣
      
      初晨太阳说:
      因为感兴趣,所以加以注意?
      
      杜若说:
      可能的,而且,服饰上比较能体现皇家的风度,甄慧里的服饰就比较土,我的某位读者曾说
      ,看起来活像青楼女子……
      
      初晨太阳说:
      噢,笑,看甄慧的时候我没有注意到服饰,我觉得那些语句的华丽描写已经足以体现了
      
      杜若说:
      不过新版的甄慧里,还是全部保留了,因为那个文风,需要用色,如果真的像皇家衣着,不是青,就是黑,颜色的效果可能就出不来了
      
      初晨太阳说:
      对,甄慧的文风,怎么说,比较华丽,青梅的就比较古朴,甄慧的那个雍容大气,一看就是皇家风范
      
      杜若说:
      那一开始是比较无奈的,因为那种华丽文风要撑成长篇,实在没有把握
      
      初晨太阳说:
      所以后来到了青梅里面,文字就简约多了
      
      杜若说:
      青梅么,笑,就是两人到多人的聊天,不过,我自己,比较喜欢青梅的写法,估计以后还是吃定这种笔法了
      
      初晨太阳说:
      哈哈,对,因为人物太多,所以不得不如此,但是我觉得某位编辑说的很好,在最短的篇幅里面争取说清楚一个故事,在青梅里面,没有什么赘笔,需要减肥的那种
      
      杜若说:
      嗯,我倒是很向往这么一种境界,就是不管写得多么罗嗦,东聊西绕,都能把读者绕得晕头转向地跟着看,虽然他最后看下来可能觉得,说了半天,说这个干什么?但是,下次还是跟着再绕,那就是我的理想。其实你看吧,往往畅销书作家都有这个本事
      
      初晨太阳说:
      其实我还是觉得,情节上必要的绕的还是应该有的,不然如何吸引读者呢,好看,而且吸引人,这是作为小说必要的,笔法的问题就个人各异了
      
      杜若说:
      但是对我来说,有一点,就是我是为了写历史小说练笔的,历史小说往往有个特点,人物的命运大家都已经知道了,情节也没有多少悬念
      
      初晨太阳说:
      对,难写之处
      
      杜若说:
      这就得靠作者会写了
      
      初晨太阳说:
      就靠细节和作者创造一些悬念了
      
      杜若说:
      或者虚构小人物
      
      初晨太阳说:
      以后准备写历史小说?
      
      杜若说:
      是
      
      初晨太阳说:
      可以透漏一下吗?
      
      杜若说:
      噢,那是40岁以后的计划……
      
      初晨太阳说:
      只是有这个想法,但是具体还没有打算了?努力努力,我们等着看,这么多fans虎视耽耽呢!呵呵,回到主题回到主题。那个天帝,简直就是幕后黑手阿
      
      杜若说:
      那是显然的,引用一句名言:对一只狐狸,尤其是一只毛都白了的狐狸,还有啥可说的?
      
      初晨太阳说:
      这个人物也是虚构的?应该有一点真实人物的影子吧
      
      杜若说:
      呃,这个人物,有一点点影子,不过,那个原型就是我要用架空的原因,我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拿他老人家的名字来胡编乱造,瞎写小说
      
      杜若说:
      嗯,我只提示一句:山海经里,那场大洪水是谁发的,就是哪个人
      
      初晨太阳说:
      啊,怪不得
      
      初晨太阳说:
      但是天帝的那些做事的手法和行为,却是,怎么说,却是在任何历史上都看得到,而且不是一般的上古时期
      
      杜若说:
      后来已经脱离上古设置了,没有必要,而且就这样架空很好
      
      初晨太阳说:
      环境是架空的,但是人物的性格设置却是很现实的
      
      杜若说:
      青梅里的人物,比较现实
      
      初晨太阳说:
      甄慧里面还有点淡淡的虚幻味道
      
      杜若说:
      到了青梅里,天人凡人的关系,正式被确立为单纯是一种统治民族与其它民族的关系
      
      初晨太阳说:
      这个是写到一半才确立的还是写之前就已经确立的思想呢?
      
      杜若说:
      写到青梅开头的时候确立的,甄慧里神话色彩明显比青梅重得多,就是这个原因
      
      初晨太阳说:
      然后白帝与天帝的争斗,写的真有点惊心动魄的味道
      
      杜若说:
      这一篇,其实言情的份量还是太重
      
      初晨太阳说:
      没有啊,已经很少了,所谓的言情也只不过是青梅和子晟之间的感情纠葛而已
      
      杜若说:
      这就是读者的口味区别,在晋江,大多数不认为是言情;在清韵,则大多数认为是言情
      
      初晨太阳说:
      点头,所言甚是,但是青梅作为一条贯穿的线,还是应该给一点份量的,毕竟,题目叫做青梅啊
      
      杜若说:
      有个笑话,一开始在桑桑贴天舞的时候,其实题目写的是:舞天,随手取的,因为不好意思写<无题>,结果过了一阵子再贴,忘了原来的题目,隐约记得两个字,就写了个天舞
      
      初晨太阳说:
      原来我们现在所说的天舞就是这么来的
      
      杜若说:
      给人物起名字的时候也是,以前有人问我,为什么用了那么多生字,我微笑着回答,其实我只不过随手敲两个拼音进去,然后从里面翻出两个字凑在一起而已,结果也晕了一片……
      
      初晨太阳说:
      不过效果倒是真的很好,很有古风
      
      杜若说:
      嗯,那是,尽是除了古书,别的地方见不到的字
      
      初晨太阳说:
      看过一个写序的人说,一篇文章有时就能从名字上看出写作者的功力如何呢
      
      杜若说:
      子晟这个名字,倒是认真取的一个……
      
      杜若说:
      说到子晟的名字,也有个笑话,本来青梅里已经打算让他做天帝的,但是做了天帝就要改纪年,帝子晟、帝子晟,怎么读都不顺口,于是,可怜的子晟就这么失去了当上天帝的可能……
      
      初晨太阳说:
      子晟这个人物也是虚构的吗?
      
      杜若说:
      子晟这个人物,基本上还是虚构的
      
      初晨太阳说:
      我觉得就承桓最不虚构了,笑,古代的尧舜就是那个样子的
      
      杜若说:
      嗯,没错没错,他的原型是大禹的父亲,他的故事完全是从山海经里来的
      
      初晨太阳说:
      鲧啊,可怜的鲧
      
      杜若说:
      对啊对啊,就是这个人
      
      初晨太阳说:
      和子晟恰好形成对比,一个虚幻高洁,一个就现实
      
      杜若说:
      没错,他是做为理想人物出现的,不过,新版里他的形象可能有一点轻微的变化,缺点明显一些
      
      初晨太阳说:
      缺点就是他对自己姑妈的情感吗?我觉得那也不叫缺点,或者是因为甄慧和姑妈象所以娶她?
      
      杜若说:
      不是啊,是他缺乏治理国家的能力这点
      
      初晨太阳说:
      这个人物本来就是这样,作为一种理想而出现,不适合作为一个国家的君主,很正常,他知道一切也知道如何做,但是本性上他不愿意去做
      
      杜若说:
      没错没错,所以他很难写,没有那么多笔墨可以花上去,估计还是草草带过
      
      初晨太阳说:
      毕竟不是主要人物,要在不多的着墨中写出这样一个人物,比较困难
      
      杜若说:
      甄慧里的子晟也不好写
      
      初晨太阳说:
      甄慧里面的子晟,感觉没有本传里面那样给人感觉好
      
      杜若说:
      修改版里会好一些,不过还是很难,因为笔法所决定
      
      初晨太阳说:
      按照你想象中他应该给人以怎样的感觉呢
      
      杜若说:
      八个字,心机深沉,柔情似水
      
      初晨太阳说:
      好完美的一个人物
      
      杜若说:
      不,不完美
      
      初晨太阳说:
      当然这个完美是对女孩子来说,言情中的最佳男主角
      
      杜若说:
      其实总纲还是,他是爱她的,但是他心里永远有比她更重要的东西,就是甄慧反复写了几次的,这句话
      
      初晨太阳说:
      没有看出子晟是这样的人物,子晟妈妈说子晟的那些话,我也觉得你想表现的是那些性格,但是没有衬托出来
      
      杜若说:
      子晟本来没有这么好,这是青梅开头之后,写偏掉的
      
      初晨太阳说:
      对,在青梅里面,子晟已经变得有情有意,不像在甄慧里面,还有性格的阴暗面,他对几个孩子的处理,都是本着国家出发的,有点完人了
      
      杜若说:
      其实不是,笑,青梅里已经写不到了,这是个很复杂的设计,而且,子晟其实什么事情也没有做成功,这是最主要的,不过,最后会做成功一件事情,这我要卖个关子了
      
      初晨太阳说:
      好想知道,不过尊重作者,含泪等待吧!对子晟的设计听你这么说来,真的很复杂,但是在青梅里面他还算是一个成功的人物
      
      杜若说:
      嗯,他本来是个线索人物,他是个做什么事情都要考虑得很仔细的人,这是他主要的性格之一
      
      初晨太阳说:
      这点有,看出来了,青梅里面对他做事的安排设计等等,很周到
      
      杜若说:
      只做过两件冲动的事情,但这两件事,最终毁灭了他,对他的设计基本思路,就是这样
      
      初晨太阳说:
      对了,看历史小说对你的文风也有一定影响吧,有没有觉得受哪个作家的影响最大
      
      杜若说:
      高阳,不是影响大不大的问题了,我在奋力模仿他,甚至有些地方是照抄出来的
      
      初晨太阳说:
      那么,高阳的历史小说,你觉得自己连风格都摹仿她的了吗
      
      杜若说:
      是的,完全的模仿,人物说话的语气,某些用字的习惯,全都照办
      
      初晨太阳说:
      那有没有人提出这样的问题?说你摹仿呢
      
      杜若说:
      那当然有啦,不过更多的人说像二月河
      
      初晨太阳说:
      哈哈,是的,我也这么觉得,情节设置像二月河的
      
      杜若说:
      二月河比高阳通俗,吸引人,但我觉得高阳更从容、典雅,有文人气
      
      初晨太阳说:
      二月河写得很粗糙,高阳的相对细腻一点
      
      杜若说:
      争斗的情节,主要模仿慈禧全传,谈情,则是王昭君、缇莹,甄慧则有模仿董小宛的痕迹,新版里就更明显,模仿董小宛的行文,非常华丽,估计是他早期的作品,结果,优点学了三成,缺点倒学了一半
      
      初晨太阳说:
      有这么多历史资料作底子,能不写好嘛!摹仿也就是一种创作啊
      
      杜若说:
      嗯,至少是很好的练习
      
      初晨太阳说:
      一般作家都不喜欢别人说自己的作品像谁谁谁,我觉得你倒是很以自己像
      高阳而自豪,你认为呢
      
      杜若说:
      我觉得这太正常了,比如说,如果一个写武侠小说的人,第一次写就被人说,写得像金庸,我不认为那是不好的事情
      
      初晨太阳说:
      点头
      
      杜若说:
      我跟高阳的差距远得很,超越,或者有自己的风格,这种事情总要到有了相当水准才能够提吧
      
      初晨太阳说:
      对,而且写作这个东西,是积累的,一开始可能是文笔或者情节上的来吸引人,越到后来,就越发显出思想的重要性了,这还是需要一个经验积累的过程的
      
      杜若说:
      嗯,是啊,需要很长的时间
      
      初晨太阳说:
      博采众长之后才能自成一家
      
      杜若说:
      嗯,我还没想到那么远,饭要一口一口吃嘛
      
      初晨太阳说:
      那个时候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
      
      杜若说:
      应该是的
      
      初晨太阳说:
      以前你没有写过任何短篇吗?我总觉得一下子写出长篇来好像不太可能,总也应该有过一个短篇或者残篇的经历吧!不知是不是我见识短浅
      
      杜若说:
      那当然有啊,零零散散写过也有不少,不过大部分都被毁尸灭迹了
      
      初晨太阳说:
      那写那些零碎东西大概是什么时候呢?
      
      杜若说:
      基本上都是,呃,算算啊,98年~2000年之间写的,然后一直都没有写过什么,去年突然发奋写了天舞,实在也很奇迹,我本来以为我这辈子都不会写了……
      
      初晨太阳说:
      有什么动力吗?看过很多网络作家都是很早就开始写了,我还以为你也是从很小就开始写,然后就写成青梅了呢
      
      杜若说:
      也没有啦,如果非有动力,那就是前面说的,被人刺激了一下,不过后来的确是有信心了
      
      初晨太阳说:
      这一刺激还真是刺激出东西来了,不然我们就没的看了
      
      初晨太阳说:
      采访至此,大致结束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