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青青子矜,悠悠我心 ...

  •   PART1 写在《流云》之外
      
      风铃儿:青枚手上已有的完成或是未完成的作品,除了那《流云尼玛》《风筝美人》《卫大将军》《我是你的天使》四部,还有其他的么?
      
      青枚:哈哈,没有完成的很多啊,万年大坑,不准备填的。不过脑子里面现在正在捉摸两个别的。
      
      风铃儿:别告诉我《卫大将军》也是个坑,我可是已经产生兴趣了。
      
      青枚:哦,卫青啊,会写的,有两个人是俺必定要写的,一个是卫青,一个是李白。李白可是俺的至爱啊。
      
      风铃儿:青枚目前受好评最多的作品就是《流云尼玛》,如果给自己的作品打个分,青枚认为可以给几分?
      
      青枚:呵呵,俺的东东,在俺看来,每一个都是10分。开玩笑啦,在俺看来,流云算是7分,风筝5分。
      
      风铃儿:真谦虚。那青枚认为这部作品的优缺点都在什么地方呢?
      
      青枚:其实大家说的都很明白了,第一,优的地方,是占了题材的便宜,又是西藏,又是前世今生,又是宗教冲突,这些都是很讨巧的地方。缺点嘛,别人没说到的,俺要说一个。其实这个小说在笔法上很不同一般。前天俺回头看,直皱眉头,可能很多人也发现了,在开篇的时候其实笔调很轻松,到了后来开始煽情,孙老的叙述明显模仿卫斯理。中间在写到无夏和边巴两个人的时候,有时候语气很突兀,和整个的基调不符。比如早喻在医院突然打趣他们两个人,简直就是败笔。
      
      风铃儿:你也是想从侧面让大家知道无夏和边巴之间的感觉变化嘛。不过你这本书好象对感情着墨不多。
      
      青枚:但是几个人的语气变化太突兀,俺无法忍受。对感情描写得少是另一个失败的地方。我最初的初衷,是想就写一个人和神的恋情,可是俺不想正面写,俺喜欢侧面写,所有的情节,背景,都是为这个服务的,结果到最后大家说情不多,哈哈,喧宾夺主。
      
      风铃儿:有不少读者反应那个结局太弱,青枚怎么说?
      
      青枚:关于结局,从一开始就有人不满,出版社也不满,让俺改,可是俺改不了。实在已经没什么好说了,再多说一个字俺都觉得累赘,怎么改呢?后来俺和则则讨论才发现,其实不是结局太仓促,而是前面早喻和西亚尔的之间的戏份不足,铺陈不够,所以到后来就显得突兀。因为如果你看了来龙去脉,就知道早喻是后来加上去的,原本并没有让她去承担流云的角色的。
      
      风铃儿:其实你之前做了小小的暗示,可是明显不足,使大家都忽略了。比如说,当边巴提出要和早喻及无夏一起去找贡觉玛时,被西亚尔用风刀攻击。当风刀误伤无夏时,他无动于衷;可是后来伤到早喻,他就马上停止了攻击。事实上这就很容易知道早喻在西亚尔心中的地位如何。因为早喻毕竟只是拥有流云的灵魂,拥有她躯体的是无夏,伤到无夏的脸时,西亚尔应该更心疼才是。那才是他爱人的脸不是嘛!
      
      青枚:对。而且不是一处,很多处俺都打了伏笔。其实,西亚尔早就知道早喻,一路以来,都是他在和早喻沟通。
      
      风铃儿:不过你之前不是说西亚尔一开始并不知道早喻的长相和流云不同?
      
      青枚:俺一直强调的,是贡觉玛之歌寻找流云尼玛,而一切的沟通都是通过贡觉玛之歌的。而且西亚尔那么远,哪一个他并不了解。他只是知道这样一个人,有着流云的灵魂。
      
      风铃儿:关于《流云尼玛》,青枚最初有没有设想过其他的结局呢?
      
      青枚:没有,流云的转世肯定会留在西亚尔的身边。俺比较喜欢留一个尾巴的结局,所以《风筝》和《流云》都是这个样子。
      
      风铃儿:可是在此之前都把主角折磨得很惨。
      
      青枚:哈哈,其实俺觉得流云里面并不是很惨了,只是前面极力渲染了,如果轻描淡写说不过去,所以才很努力的想出一种酷刑。
      
      风铃儿:而且还是最“酷”的一种……
      (讨论古代酷刑,为了不影响大家胃口,以下省略若干字)
      
      风铃儿:《流云》受到了很多人的关注,在几家大型网站上都有网友热烈的讨论。站在这个起点上,青枚以后的创作会不会感觉到有压力呢?
      
      青枚:这些评论让俺压力很大,因为这次俺说过了,是运气好,选对了题材,那么下一次怎么办?有人喜欢流云的风格,看到后面的,会说,啊?都不是那样的了;有人喜欢流云的背景,会说啊,不是说西藏的了。可是如果俺写的和流云差不多的故事,那还不如不写,对不对?
      
      风铃儿(点头):你就是你,你的作品是别人写不出的,纵然换了背景人物,那还是你的作品。如果只是按照套路去写,相信大家不久就会腻的。
      
      青枚:说实话,有些心虚。还是那句话,这一次是题材对了。以后的,你看卫青、李白,都不是时髦的题材,不知道的没兴趣,知道的心里又有自己的卫青李白,所以很难讨好的。
      
      风铃儿:我喜欢《卫大将军》,不过只看了楔子。
      青枚:哦,那个现在写到第二章,有一个情节决定不下来,以致没有接下去。
      
      风铃儿:里面关于卫子夫的部分不少,她在里面的形象和前阵子看的《大汉天子》中温柔善良的形象大不一样,而是一副对权势很热衷的样子。
      
      青枚:俺认为,卫青之所以成为卫青,他的家庭起了很重要的作用,所以俺的东东主要着重在这里。嗯,这个故事没写完,俺不好多说什么,因为会影响情节。
      
      风铃儿:好吧,那我们就等待这个故事的完成。
      
      PART2 曾经是恶女?
      
      风铃儿:青枚从开始创作到现在,有多久了?
      
      青枚:从开始写故事吗?
      
      风铃儿:对。
      
      青枚:记得最早是初一的时候,上课不听讲,在下面写武侠,用练习本,写一页,撕下来,同学传去看,那是最早的了。但那时候只是好玩。
      
      风铃儿:现在对内容还有印象么?
      
      青枚:嗯,记得一点点,是搞笑的,有点象咱们的接龙恶搞。不过是俺一个人写,然后一群人出主意,然后接着写,哈哈,很好玩。用同学的名字作人物的名字,谁要得罪俺了,那就不客气了。
      
      风铃儿:颇有点咱们晋江的第一号恶女(这里就不指名道姓了,大家心里有底吧:)的风格哦!
      
      青枚:因为实在无聊,俺还记得多数是在上历史课的时候,老师讲到什么地方,俺就拿来做背景,岳飞抗金,王安石变法……
      
      风铃儿:怪不得青枚写故事和写历史似的,原来是用的这么特殊的培养方法啊……
      
      风铃儿:青枚写小说,最大的动力是什么?
      
      青枚:就是想写,脑子里有故事,就写出来。所以通常半途而废,《流云》是网友逼出来的,只有《风筝》是奇迹,那时候还没有电脑,一个字一个字的写,写了两个月,完成了。
      
      风铃儿(咋舌):好快!
      
      青枚:俺都不知道那时候中了什么邪了。其实当时就是想写一个《圆舞》一样的故事,就写了。写了第一句的时候,还没有决定女主角叫什么名字。那才叫文思如泉呢!
      
      风铃儿:当你创作碰到所谓的“瓶颈”时,一般会怎样解决?
      
      青枚:放下不管了,过一段时间就会有办法解决了,所以俺写东西非常慢 。
      
      风铃儿:青枚的景描写得非常好,还有人物的心理,都很细腻,请问青枚是如何办到的?
      
      青枚:流云比较特殊,因为整个故事都是比较虚的,所以笔墨花在这些地方比较多。俺想象,闭着眼想,想到什么,就写什么了。写下来的是自己看见的,读者读到的,也是俺看见的。
      
      风铃儿(叹息):唉,怪不得人家说写作是老天爷赏饭吃呢!那些景象打死我也想象不出来啊!
      
      风铃儿:请问《流云尼玛》的出版过程是怎样的呢?是你投的稿还是怎样?
      
      青枚:不是,他们找俺的。他们在榕树下留了言,说感兴趣,俺就告诉俺娘,俺娘跟他们联系的。
      
      风铃儿:当时是不是特别高兴?
      
      青枚:其实在他们之前也有人找过俺,谈过几次,但是最终选了这家,所以很平静,没有什么激动的地方。其实俺跟他们接触不多,因为人不在国内,所以具体的事情都是父母包办的。
      
      PART3 青枚的挚爱(大家不要想歪了)
      
      风铃儿:青枚最喜欢的名家作品有哪些?自己的文章是否受他们的影响。
      
      青枚:亦舒,俺喜欢她写东西的笔法,喜欢人物说话时候的语气,就尽量模仿。梁羽生,一个是写历史了,还有就是他写风景的笔调,哈哈,当年俺有一个本子,专门记梁的好句子,还大声的读给别人听。其实梁,最主要还是因为丹枫了,超迷他!还有就是李白,李白,主要是结构。李白的绝句非常非常好,镜头感强,通常四句话,内容很丰富,这就是启承转合,用在小说里,非常的有用。句与句的衔接,段与段的衔接,章节之间的结构,都是从李白那里学来的。
      
      风铃儿:嗯,发掘到你的成功秘诀之一了,就是积累。
      
      青枚:哈哈,积累,那时候纯属爱好。现在倒是没兴趣了。现在看书,主要是看情节了。
      
      风铃儿:关于李白,印象最深就是那个了——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不知明镜里,何处是秋霜。
      
      青枚:我也喜欢这个。其实李白的东西很现代,如果好好解说一下,很多人会喜欢。他是典型的意识流,想到什么写什么,偏偏又是妙笔生花,实在了不起。象这篇,就可以翻译成一篇散文,很好的。
      
      风铃儿:青枚有试过吗?
      
      青枚:现在没有了,是以前用笔写的。不过这也是俺以后的计划之一。俺一直想写一个系列的小东西,有点象张曼娟的《鸳鸯纹身》那种。
      
      风铃儿:还有其他的吗?
      
      青枚:外国的,我喜欢西德尼谢尔顿,他的《假若明天来临》还有《时间之砂》,是俺最喜欢的。前者是他的代表作,《时间之砂》也叫做《四个修女》。还有就是约翰加里森和罗宾科克的作品。
      
      PART4 浅谈感情
      
      风铃儿:青枚的故事里好象总有许多艰难横在男女主角之间,于是故事显得很悲凉,这是不是从某一程度上表明了青枚自己对于感情的态度和看法。是否认为没有经过磨难的感情就不是可靠的感情。如果自己的爱情过于平凡,会不会不能够接受。
      
      青枚:嗯,俺比较喜欢那种经过了风浪以后的平静,所以,平凡不要紧,重要的是让俺尝过风波险恶的滋味。嗯,俺在《风筝》里提过这个问题,有些人会把自己的生活刻意得搞得比较阴郁,那叫做悲剧情意结。
      
      风铃儿:是啊,看看现在流行的韩剧就知道了。不是生离就是死别,赚足了观众眼泪还让人直呼好看过瘾。这么说起来,是不是可以理解为,青枚比较向往失恋啊,呵呵……
      
      青枚:俺确实有这个倾向,不过只在比较闲的时候,真正谈恋爱的时候还是很想往那种与子偕老的意境。
      
      风铃儿:那青枚最喜欢的一句情诗是什么?
      
      青枚:我寄愁心与明月,随君直到夜郎西。其实这不是情诗了,但是用来表情却是恰到好处。
      
      风铃儿:好煽情啊。偶怕偶承受不起,还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那句比较适合我。
      
      风铃儿:青枚笔下的女主角好象大部分都是美人哦。青枚认为一个女人的长相到底有多重要,会影响到她一生的幸福吗?青枚是不是也是一个美人呢?如果不是,那你曾因此而感到遗憾吗?
      
      青枚:早喻是俺理想的性格,风筝是俺理想的外形,可惜都没有。很多遗憾呢。连俺娘都说俺是属于那种要朝气质型发展的,哈哈……
      
      风铃儿:那如果,用美貌换你的才情,你肯吗?
      
      青枚:呃,可不可以不换,直接给俺,买一送一?
      
      风铃儿:………………
      
      风铃儿:来八卦一下,青枚喜欢的男生是什么类型的,象卫青?西亚尔?还是《风筝》里的男主角?
      
      青枚:都喜欢,三个人的综合体。俺喜欢年纪大些的。所以仲钧符合,俺喜欢卫青的沉稳,但是太沉重;俺喜欢西亚尔的执著和敢做感为,但是他很缥缈了,俺不奢望。
      
      风铃儿:但他太偏激,他的温柔只给喜欢的人。
      
      青枚:关于这个,我再来说明一下。其实按照我的原意,西亚尔是一个热情开朗的少年。只是经历过那些事情,使得他的性格发生了变化。你想想一个人,被囚禁了那么多年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风铃儿:那么孤单,性格上的扭曲恐怕也是再所难免的吧!
      
      青枚:只是对于西亚尔的性格描写得不好,所以大家才会觉得看得奇怪。
      
      风铃儿:描写得不到位?
      
      青枚:不是,我已经尽力了,只是能力有限。不过,为了换西亚尔本来面目,俺又可能些个番外什么的,当然,这只是一个设想。
      
      PART5 最想写的文
      
      风铃儿:青枚已经出过小说,而且又有不少的读者群。有没有考虑过以后吃这行饭呢?
      
      青枚:不行了。俺太过懒散,写东西又慢,靠这个吃饭会饿死的。不但饿死俺,连带俺的经纪人出版社都一起饿死了。
      
      风铃儿:那,开始有说过,你最想写的题材就是关于卫青和李白的哦。那卫青的已经在写了,李白的呢?预计什么时候动笔?
      
      青枚:李白,哈哈,等俺写完李白,就是俺封笔的时候,所以,不会太快的。
      
      风铃儿(吃惊):封笔?
      
      青枚:其实,俺开始写小说,就是因为俺象写一个李白的故事,但是写着写着,俺发现俺实在没有那个能力,就停下来了。然后俺就想,应该培养自己的写作能力,就开始不停的练笔,如今写的东东,都是当时练笔的时候的构思。什么时候俺的李白写出来了,俺的愿望就完成了,俺就不用再写了。
      
      风铃儿(感慨):我们在不久之前才知道你的名字和你的书,没想到这么快你就想到封笔了。
      
      青枚:嗯,快?不快不快。俺这一辈子的目标就是写李白了。所以,有可能三十年后李白才会写好的。
      
      风铃儿 (没好气):吓一大跳,原来是三十年后的事。
      
      青枚:难说啊,谁也不知道明天会怎么样,努力做好今天就对了。
      
      风铃儿:好吧!那我们就祝福青枚,希望她快点找到写李白的感觉,但是,在此之前得先向她多敲几篇好文再说。
      
      青枚:尽量,俺一定尽量的写了。
      
      -----------------------------------------------------------
      
      好了,本月的原创名家访谈实录就到这里啦!采访共历时两小时又二十七分钟,当然有一大半时间是用来闲聊了,以上是偶辛苦整理出来的精华部分。有兴趣者,请继续期待下个月的访谈,期待您的关注:)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