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暴走的剧情 ...

  •   男人长着一张十分俊美的脸,刀削般的轮廓,高而挺直的鼻梁,还有那线条优美的薄唇,似乎只要微微一笑就能勾引住最贞洁的寡妇,他身穿着一件黑色的长衫,长衫上用银线勾勒出一幅妖媚的莲图,原本应该看上去十分清逸的服装却被男人硬生生的穿出了几分邪气,
      
      “……前辈。”被陌生男人抱在怀里的秦开奕勉强挤出了两个字,心脏却像打鼓一般的跳了起来,刚才他才看到了这个男人杀人的场景,现在又被发现,恐怕是凶多吉少……
      
      “呵呵。”见到秦开奕故作镇定的样子,男人笑了:“叫我子阳便好。”
      
      “子阳兄……”想要说什么,秦开奕却发现他实在是没什么好说的,难道他对这个叫做子阳佩的男人说他其实什么都没看见,这男人就会放过他?
      
      “你刚才看见了什么?”子阳佩看着自己怀中的男人,眉宇间是一片冷清的笑意。
      
      “我什么都没看见!”秦开奕毫不犹豫道。
      
      “哦?”子阳佩微微眯起眼:“你果真是什么都没看见?”
      
      “真的,我发誓!”秦开奕咬牙道,他知道他不是眼前这个男人的对手,若真是动起手来,这男子怕是一招之间就能把他斩杀。
      
      “真聪明。”子阳佩又笑了,他的本来就长得俊美,这下笑起来更是好看的很,可是见了他这种笑容的秦开奕却觉的全身发冷。
      
      “我们华莲教,要是能多几个你这么聪明的弟子,也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子阳佩冷声道,然后抬起手朝秦开奕的腰腹之间轻轻的拍了一下。
      
      原本沉浸在华莲教这三个字给他带来的震惊中不可自拔的秦开奕在被子阳佩轻轻拍了一下之后就差点叫出了口,好痛!!!这个子阳佩到底对他做了什么,为什么会这么痛!
      
      “别叫哦。”子阳佩似乎早就料到了秦开奕会有什么反应,他直接朝秦开奕身上施了个噤声咒,看着秦开奕的脸色刷的一下变白了。
      
      “我把一个有意思的小东西放进你身体了。”子阳佩保持着温柔的笑容,说出的却是让秦开奕全身发凉的话:“你如果不想就这么活活痛死的话,就乖乖的回答我的问题。”
      
      腰腹间的剧痛让秦开奕整个人都哆嗦起来,要不是子阳佩还搂着他,恐怕这会儿早就倒在地上起不来了。
      
      “你这几天见过一只紫貂么?”子阳佩开口道。
      
      “……我……没有……”秦开奕当然不可能承认,若是说他把那只紫貂抓了,指不定眼前这个魔头就直接把他撕掉了。
      
      “撒谎。”子阳佩眼神一冷,嘴里道:“你真是想被活活的疼死?”
      
      “……”秦开奕浑身一颤,他不敢猜测子阳佩是真的知道他接触过紫貂,还是故意诈他。
      
      “那紫貂身上可是我特意留下的灵气,你碰没碰过,难道还想瞒过我?”子阳佩看着秦开奕一副快要昏过去的样子,强压下了自己的怒气,好言劝道:“你还是乖乖的说了,免得多受那些皮肉之苦。”
      
      “我说了你就会放过我?”秦开奕见事已至此也懒得和子阳佩装了,他颤抖着道:“你先让我不疼了,我们再慢慢的谈。”
      
      “……好。”子阳佩倒也不在意这个,也对,蛊虫反正已经放进去了,秦开奕什么时候疼,还不是他说了算。
      
      “我几天前捉到过一只紫貂。”秦开奕慢慢调理着混乱的内息,语气冷淡的开了口,脑袋却疯狂的转了起来……这个情景实在是不妙啊,怎么看都像一旦他说出真相,子阳佩就会把他干掉。
      
      “然后?”子阳佩倒也不急,他很想看看这个只有筑基期的小道士想耍些什么花样。
      
      “然后它就跑了。”秦开奕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它居然能突破我设下的禁制,放了一晚上第二天就不见了。”
      
      “哦?”子阳佩眯起眼,似乎在判断秦开奕有没有说谎。
      
      “一只紫貂而已,我难道骗你不成。”秦开奕语气一转:“你不会打算把我杀了吧?”
      
      “当然不会。”对这个毫不客气的小道士起了点兴趣,子阳佩道:“你叫什么名字?”
      
      “秦开……我叫秦石。”秦开奕险些说漏了嘴。
      
      “哦?秦石?”子阳佩咧嘴一笑:“你是灵山派的弟子?紫貂是在灵山派里丢的?”
      
      “嗯。”秦开奕应了一声。
      
      “带我进去。”子阳佩将头埋入秦开奕的颈项,在他耳边轻声细语道:“不要让别人发现我身份,否则,我就让你生不如死。”
      
      “……好。”除了答应,秦开奕已经没有了别的办法,其实事到如今,子阳佩不直接把他杀掉,就已经很让他惊喜了。
      
      “你不要想着去找你那几个师父。”子阳佩语气很是温柔的轻声嘱咐:“清虚子那个小儿,我还没有放在眼里,你如果不想看着你的门派被灭掉,就乖乖的听我的话。”
      
      如果别人还对子阳佩的这些话抱有怀疑的态度,那么秦开奕可以说是在子阳佩说出这一番话的时候就信了,因为子阳佩的身份他简直清楚的不能再清楚了。
      
      子阳佩,华莲教护法,在小说里,是可以和主角比肩的存在,他原本是魔修中最恐怖的存在,但是因为渡劫失败,被迫舍弃了肉身,回炉重造。
      
      这个活了不知道到底有多久的老妖怪,以后会成为沈飞笑成神的一大助力,他跟沈飞笑交好之后,还将自己的妹妹许配给了沈飞笑。
      
      而他手下的华莲教,更是小说中不能惹到的门派之一,这个教派不但对炼蛊之事精通无比,还有着一些让旁人无比忌惮的符箓秘法。
      
      就是这样一个麻烦的人物,现在怎么会莫名其妙的跑到灵山派来了??心中苦涩无比,秦开奕却不敢马虎,他不敢想象若是子阳佩知道紫貂在沈飞笑那里,会做出怎么样的事,会不会导致整个剧情完全崩溃掉。
      
      “小石头,你很怕?”子阳佩见着秦开奕的气息有些紊乱,倒有些好笑来:“放心,若是找到了紫貂,我就马上离开。”
      
      ……离开前顺便杀了我对吧?秦开奕默默的想,不过心中虽然这么想着,他却不敢说出来,子阳佩的是他在小说里最喜欢的一个人物,自然也清楚他阴晴不定的个性,如果现在惹恼了他……小命是否保得住还是个问题呢。
      
      “紫貂是在哪里丢的?”给自己身上施了个法咒,子阳佩的外表变得平常起来,身上的衣服也变成了和秦开奕一样的灵山派道服。
      
      “我都住处。”秦开奕还在思考着到底该怎么办。
      
      “带我去吧。”子阳佩轻声道:“你的师父清虚子近来可好?”
      
      ……刚才还叫人家小儿,这会儿又来关心人家了,秦开奕暗暗吐槽,当然表面上还是一副尊敬无比的样子:“师父身子骨一直不错。”
      
      “哦。”子阳佩貌似不经意的应了一声。
      
      秦开奕这会儿已经想出了对策,他一个人肯定是搞不定子阳佩这个老怪物的,唯一的办法只有是把自己的师父清虚子牵扯进来,虽然子阳佩有着逆天的功法,但是毕竟经受了雷劫,又重铸了一个身体,他恐怕也是不愿和清虚子来硬的。
      
      “你是清虚子什么人?”在去秦开奕住所的路上,子阳佩还在和秦开奕聊着家常。
      
      “他门下的弟子。”秦开奕没有傻到去强调自己大弟子的身份,现在他越路人甲,越能放松子阳佩的警惕。
      
      “恐怕不是弟子那么简单的事吧。”子阳佩听到秦开奕的话倒是有些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看你年纪还不到三十就到了筑基中期,清虚子对你很重视吧?”
      
      “……师父对于弟子都很重视。”秦开奕只好这么中规中矩的回答。
      
      “呵呵。”听到秦开奕的话,子阳佩只是笑了笑,倒也没再说什么。
      
      到了秦开奕的住处,秦开奕带着子阳佩就进到了自己的洞府里,子阳佩倒是没怎么客气,直接走了进去。
      
      “……紫貂丢了是几天前的事情了?”子阳佩开口问道。
      
      “啊,有个一个多月了吧。”秦开奕暗叹你那个灵气也太厉害了,一个月前碰的居然现在都没有消散。
      
      “一个多月……”子阳佩眉头微微皱起……一个多月的话,恐怕想要在灵山派里找到紫貂的踪迹,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就在秦开奕看着子阳佩在那里纠结的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
      
      “秦师兄,你在么?秦师兄?”——听到柳铃儿的声音秦开奕的脑袋都大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柳铃儿居然也来凑这个热闹!!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