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面具兄 ...

  •   秦开奕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自家卧室那张柔软的床上,床上有着他熟悉的味道,他从床上爬起来,走到厨房去倒了一杯水喝。
      
      他刚才是在干什么?好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被忘记了?揉着自己乱糟糟的头发,秦开奕咕咚咕咚的将水一口饮尽,然后坐到了客厅的电脑椅上开始发呆。
      
      心里空荡荡的感觉让秦开奕觉的很是不安,他点起了一根烟,环视着周围的环境,他现在是在家,可是他在家应该干什么呢?秦开奕舔了舔干涩的唇,突然注意到了摆放在面前的电脑,然后脑海里灵光一闪——他在家里写小说!
      
      没错,就是写小说,好像抓住了什么重要的事,秦开奕颤抖着手按下的开机键,几分钟后听到了熟悉的开机音乐,他熟练的点开了码字的软件,随即将页面拉到了最下面。
      
      “再次被锁在大阵中的秦石发出痛苦的□□,黑色的阴云在他的头上盘旋,时不时有金色的电光从黑色的阴云中一闪而过,秦石抬起头……”看到这些文字,秦开奕觉的自己的脑袋好像被什么东西狠狠的劈了一下,他带着惊愕的表情环视着原本应该熟悉的景色,却发现不知为什么,那些已经烂熟于心的屋中布置居然变得有些模糊不清,就好像被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汽,脑袋再一次剧烈的疼痛起来,秦开奕捂住自己的头发出了痛苦的□□……假的,这一切都是假的!!!
      
      伴随着剧烈的疼痛,秦开奕清楚的看见面前的景色扭曲起来,就好像一个被阳光摧毁的海市蜃楼,整个空间都变得支离破碎。
      
      “你是谁?”看着出现在面前人形状的火焰,秦开奕皱眉道。他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自己刚才经历的那些事情和眼前这个奇怪的东西有关。
      
      “我是炎骨。”见到秦开奕意识居然没有随着自己的侵占而消失掉,炎骨的心情显然不怎么好,由火焰构成的本体在秦开奕的识海里发出耀眼的红色光芒,他的语气有些不愉:“你居然没有消失?”
      
      “我为什么要消失。”秦开奕对此时发生的一切表现出了十分的莫名其妙:“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识海里,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你才是东西。”自称炎骨的男人冷哼一声:“没想到你一个筑基期的修真者居然有如此的意志,居然没有被幻境消磨掉意志……”
      
      听到这话,秦开奕终于大概了解了自己的处境,秘境里的东西果然都不是好惹的,就连一个在路边随手捡到的面具都有蛊惑人心的效果,如果不是因为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恐怕早就陷入环境不可自拔了,也对,这个世界的人永远不会明白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我和你做笔交易吧。”看着秦开奕阴晴不定的表情,炎骨眼神一转:“我可以给你无数奇珍异宝,但是你要答帮我做一件事。”
      
      “不要。”秦开奕直接拒绝了。
      
      “不要?”听到秦开奕毫不留情的拒绝,炎骨愣了一下,随即恼怒道:“我都还没说我要你做什么你就拒绝?”
      
      “你能给我什么?”秦开奕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这个奇怪的人。
      
      “顶级的灵药、最珍贵的秘籍、符箓……任何你能想到的东西我都能给你。”炎骨诱惑道。
      
      “哦,这么好?”秦开奕仿佛动心了,眼神有些闪烁。
      
      “当然了。”炎骨以为自己所动了秦开奕:“怎么样,你同意了吧?”
      
      “不同意。”语气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秦开奕笑眯眯道:“你这么厉害的人都做不到的事,我怎么可能做到,法宝再好灵药再多,没有命去用也是白搭啊,你说是吧?”
      
      “你!!”完全没想到秦开奕居然这么油盐不进,炎骨这下恼了,被封印在面具里几万年,他的功力被消磨的几乎只有当年全盛时期的零头,现在连一个筑基期的小道士也敢戏弄他,想到这里炎骨的眼里透出了浓浓的杀意。
      
      “喂,你先别急啊。”察觉到了炎骨的气恼,秦开奕急忙开口道:“这秘境几百年才有人进入,你把我杀了,指不定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遇到下一个呢。”秦开奕知道自己不是眼前这个人的对手,只好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虽然我不能答应你的交易,但是买卖不成仁义在在嘛,咱还可以商量商量其他事情么……”
      
      “其他事情?”听到这话,炎骨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微微一顿,然后道:“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秦石。”秦开奕自我介绍。
      
      “你是哪个门派的?”从头发到眼眸再到外衣都是红色的炎骨在一片漆黑的识海中异常的耀眼,他打量着秦开奕,就像是个斟酌着猎物到底哪个部位值钱的屠夫,眼神直白而血腥。
      
      被炎骨盯的一哆嗦,秦开奕干咳一声:“我是灵山派的大弟子。”
      
      “灵山派?”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炎骨表情有着一瞬间的扭曲,但是很快就纠正过来:“没想到你居然是灵山派的,你师祖薛贤近来可好?”
      
      薛贤……?秦开奕知道这个人,这个人在他的小说中就是《山云小记》的作者,只不过他并没有对这个人有什么细致的描写,毕竟都死了几万年了,就算有骨头都化成灰了……
      
      “师祖……已经仙去多年了。”想了想,秦开奕还是如实道。
      
      “他死了???”听到这话的那一刻炎骨的身边突然暴涨起几尺火焰,原本应该散发热度的火焰却不知为何透出一种让人心寒的冷意:“呵呵……也对,那一场上古大战之后,能活下来的,恐怕也不多。”
      
      又……一个老妖怪,秦开奕听到炎骨这话的时候就知道他又要倒霉了,他妹啊,才甩脱了子阳配那个坑货现在又多出了个什么炎骨,还一个比一个不好对付。
      
      “你走吧,我想静一静。”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薛贤死亡的消失对于炎骨的打击太大,他冷漠的看了秦开奕一眼就摆了摆手。
      
      “是。”秦开奕乖乖的圆润出了自己的识海,等他出来的时候才愤恨的发现……靠,这个炎骨的混蛋凭什么叫他走,那是他的识海好不好啊!!
      
      秦开奕的心情本来已经很不好了,在脱离识海回到现实的时候就更不好了,因为他发现……脸上戴着的面具居然取不下来了!!!
      
      虽然面具是纯金的,虽然面具看上去很拉风,但是要他就这么戴着一辈子,秦开奕死都不会答应的,作为一个连初吻都没有献出去的宅男,他坚信这个面具一定会影响到将来的生活,呜呜呜呜……有哪个妹子会嫁给连脸都看不到的男人??
      
      悲伤的在地上画了一阵圈圈,秦开奕脑海里灵光一闪……突然间就想开了,他反正以后都是要回到自己身体的,秦石脸上戴个面具,关他屁事啊!
      
      这么一想,心中就好受了许多,当然,这时候的秦开奕可疑的忽略了如果被人看见了,要这么跟人交代的这个问题……
      
      不止秦开奕在郁闷,很郁闷的还有沈飞笑。
      
      自从看到秦开奕跳进河里自杀的那一幕之后,沈飞笑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原本以为秦开奕这种人一定非常的怕死,却没有想到,这个秦开奕居然大无畏的跳进河里自杀了,那个□□本来就是沈飞笑编出的谎言,他也没想就这么谋害秦开奕的性命,却没有想到,阴差阳错之下,秦开奕居然跳河自尽了。
      
      其实从这一点上来说,沈飞笑还没有被抹灭作为一个孩童的善良,当然,在沿河寻找秦开奕的尸体无果时,这种善良就被磨灭殆尽了,沈飞笑不得不去怀疑,秦开奕根本没有死,而跳河这个举动更是为了哄骗自己。
      
      如果秦开奕没有死会怎么样?沈飞笑摸着怀中紫貂柔顺的皮毛被这个假设弄的有些心寒,以秦石那个小人得志的心性,既然已经知道了自己想杀他,那必然不会放过自己,在秘境之中或许还会稍有顾忌,但是若是出了秘境……沈飞笑心中泛起了无法克制住的杀意,他不能让秦开奕活着出秘境!!如果秦开奕活着出去了,那么自己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是离开灵山派躲避灾难,二是被秦开奕告上一状被掌门抹杀,这两条路都不是沈飞笑想走的,所以此刻的沈飞笑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第三条路……杀了秦开奕!!

  • 作者有话要说:  = =发现了一些小BUG……默默的去改了_(:з」∠)_大家不要那么花心嘛哈哈哈哈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