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欢半爱》蓝白色 ^第2章^ 最新更新:2013-03-27 17:37:1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两年前。
      
      ***
      
      日照,艳阳。
      
      晴好的天空下,一架大型客机正平稳行驶,在澄净的浅蓝中划出一道气流的波痕。
      
      外头阳光愈烈,炎凉不得不把遮光板拉下,扶了扶镜边,继续处理桌上的文件。
      
      正值午餐时段,空姐依序为客人配餐。
      
      餐车很快来到炎凉身旁,空姐俯身欲为她摆放刀叉,看到堆满了文件的桌子,空姐犯了难。
      
      正在勾划重点的数据的炎凉不得不放下笔,抬眸对空姐说:“我只需要一杯咖啡,谢谢。”
      
      空姐微笑颔首,倒上咖啡递到她手边。
      
      炎凉正准备接过,就在这时,机舱突然一阵颠簸。
      
      空姐拿杯子的手一个不稳,小半杯咖啡全泼在了文件上。
      
      炎凉赶紧伸手去护,场面陷入短暂的混乱,部分被炎凉紧急拨掉在地的文件终于幸免于难,可她衣襟上却已是大片脏污。
      
      “对不起!对不起!”空姐慌忙递过手巾。
      
      这时机长广播中也传出通知:飞机遇短暂气流,请乘客系好安全带。
      
      炎凉好歹是以最快速度拭干了文件上的咖啡,眼看几张文件飘落到了后边的走道,炎凉顾不上自己身上嘀嗒下的咖啡,解了安全带,起身去捡。
      
      却有一双手,先她一步捡起了文件——
      
      是坐在她斜后座的一名乘客。
      
      炎凉最先看到的是对方从卷至手肘部位的衬衫下露出的精瘦手臂,手戴名表,十指修长。她伸手欲接过文件说谢谢,却在开口前愣住了。
      
      只因她的目光顺着这个男人的臂膀向上看至这个男人的脸时,她分明看见对方正在迅速阅览她的文件。
      
      他坐着,炎凉站着,从炎凉的视角,虽看不全此人面貌,但她确实清楚地捕捉到了对方盯在文件上的那两道锋利异常的目光。
      
      莫名所以的炎凉只得干咳一声,伸手示意他将文件交回,并刻意加重语气提醒:“谢——谢——”
      
      男人这才抬起头来。
      
      何止是锋利,那简直就是……蛰伏中的鹰——
      
      这是炎凉与他目光相遇时的唯一感受。
      
      但随即,那锋利的目光就柔了下去,他微微一笑,将文件一并交回。
      
      炎凉很快返身回到自己座位,放好文件后,鬼使神差地忍不住回头,此时,斜后方的那位乘客正低头用餐,那样子,纯粹就是个英俊的陌生人而已。
      
      刚才那幕只是她的错觉?炎凉兀自摇摇头。
      
      ***
      
      三小时后飞机降落,横跨大洋的旅程终于结束。
      
      人群熙攘的机场大厅。
      
      炎凉朝着行李提取处大步走去,黑发红唇,面无表情,黑色高跟鞋踏在理石地板上发出“哒哒”脆响,气派十足,连身裙上已经干掉的咖啡渍却令人略显狼狈。
      
      很快炎凉就等到了自己的行李,原本打算提了行李就去洗手间换身干净的衣服,却在中途被一位西装革履的斯文男士拦住了。
      
      “有事?”她一赶时间态度就不好。
      
      男人略带探究的目光这才从她脸上移开,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副眼镜:“这是你的东西吧?”
      
      炎凉一怔。
      
      仔细看那眼镜,真是她的。
      
      “在飞机上捡到的。”
      
      炎凉的眼镜度数并不高,只在办公时间佩戴,午餐时段的那个小插曲之后,她没有再看文件,竟不知眼镜何时丢的。
      
      炎凉作势一笑,正准备道谢接过眼镜,没成想连同眼镜一道被递到她手里的,还有一张名片。
      
      “不出意外的话,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
      
      炎凉只想着尽快离开,对这男人古怪的说辞并没有太在意,她接过名片只稍稍瞟了一眼就微微颔首以示道别,匆匆离去,留下搭讪的男人站在原地一路目送。
      
      而她,出了国际厅往感应门那儿去,没走两步看到垃圾桶,正好把名片往里丢。
      
      丢完名片刚要抬头,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炎凉!”
      
      炎凉顿住。
      
      循声望去,一眼就看到了大门口杵着的周程。
      
      ***
      
      他朝她招手,精短头发,干练笑容。
      
      炎凉那始终偏冷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动容,脚步也加快了,一会儿就走到他面前:“我的面子竟然这么大,劳烦周经理您亲自来接机?”
      
      她的揶揄换来周程一抹无奈的笑:“一年不见而已,你的嘴皮子可是越来越锋利了。”
      
      “一年不见而已,你也是越来越帅了。”
      
      艳阳好天气,日光迷人眼,面前这个男人的笑容却是比这阳光还要暖人几分。炎凉张望四周以消除心头窜起的某些邪念:“对了,周叔呢?之前都是他负责接我的。”
      
      “我爸送太太去医院看老爷子了,我今天休假,正好代替我爸来做你的一日司机。”说着已接过她的行李,朝停车格走去。
      
      不远处的另一个停车格内,一辆豪车静静停着,车窗玻璃与坐在后座的那个男人的眼睛一样,漆黑如墨。
      
      他正看着窗外,状似慵懒,目光却如鹰,一手虚撑着下巴搁在窗棱上,腕上那块名表的金属外壳都冷不过他的脸。
      
      之前与炎凉搭讪的那个男人从另一边的感应门走出,很快坐进车里,回头对后座的男人说:“蒋先生,东西我已经替您送还了。”
      
      后座的男人默默颔首,见窗外不远处的那对男女上了车,方收回目光,低声吩咐司机:“开车。”
      
      ***
      
      周程发动车子,问她:“我传给你的那些公司的营运资料,看得怎么样了?”
      
      “在飞机上就一直在看,差不多看完了。”
      
      “现在公司里乱的很,你得尽快熟悉这些才行。对了,你是要先回家还是直接去医院探望老爷子?”
      
      炎凉坐进了副驾驶座,艳阳被隔绝在了门外,她的脸色也转阴了:“我爸现在怎么样了?”
      
      “上上个礼拜中风了一次,目前一直在留院,情况还算稳定。”
      
      周程加速驶离,似乎这才想起件重要的事,透过后照镜看了炎凉一眼,才继续道:“你姐也在医院。”
      
      他意有所指地看着她,这令炎凉十分不好受,默默转头不应声。
      
      “炎凉,别再针对她了好么?全当看在我的面子上。”
      
      炎凉笑笑,眼睛里的笑意却是一点都不剩了:“周程,徐子青在你眼里是女神,可在我眼里她不过就是个……野种。”
      
      ***
      
      炎凉最终选择了回家,免得去了医院真要闹出什么家庭矛盾。
      
      十几个小时的飞行,她大半时间都用来看文件,累得慌,如今舒舒服服洗个澡,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终于感到一丝惬意。
      
      炎凉拿着遥控器胡乱换,在某地方台停了停,看完了浮生若梦的新品广告,之后才换到本地新闻台。
      
      主播张弛有度的声音随即响起:“曾经开发出浮生若梦等高端护肤品牌的徐氏,近年来已是风光不再,如今更随着董事长徐晋夫的中风入院而迎来一个艰难关口。据知情人士透露,徐晋夫已经在透过猎头公司接洽合适的管理人才,有意改由职业经理人管理公司,借此打破徐氏一贯的家族经营模式……”
      
      炎凉正眉头深锁地盯着电视,突然耳边传来开门声,炎凉立即换到娱乐台。
      
      姿态懒散地躺在沙发上,抬眸看一眼正开门进来的女人:“妈。”
      
      炎母看炎凉这副样子,当即脸一沉。
      
      “连周程都知道去医院探望你爸,你倒好,一回国就躲回家看这些——”炎母瞥一眼这叽叽喳喳的电视节目,“——乱七八糟的东西。”
      
      炎凉索性关了电视,起身趿上拖鞋,给炎母倒了杯水解气:“你不是最讨厌看到徐子青的妈么?我听周程说徐子青跟她妈都在医院,我还以为有她们在,你肯定不会迈进医院大门半步。”
      
      “还不是为了你?你也知道你爸宠子青,我送你出国读MBA也就是为了你以后能继承公司,现在倒好,你爸这一中风,公司乱了套,子青直接进了决策层。我叫你立刻回国,就是因为现在这个情况,很有可能就是谁尽的孝道多,你爸就准备提谁,你呢?就算做做样子也得去医院看看你爸不是?万一到时候公司落到子青和她妈手里,有的你后悔。”
      
      “是是是!您说得对!您用心良苦了!”炎凉讨饶,好生推着炎母走出自己卧室,“梁姨炖了汤,女儿我陪您下楼喝汤可否?”
      
      “别跟我耍嘴皮子,如果你真想让我省心,就赶紧上手公司的事,免得到时候我被人笑话,说我当年没斗过那野女人,今天又让那私生女骑在我女儿头上作威作福。要真是那样,我面子要往哪搁?”
      
      “您说什么我都照办,总行了吧?”炎凉这么说,才终于熄了母亲的满嘴不甘。
      
      最后炎凉汤也没喝成,直接被差使了送汤去医院。
      
      特级病房,走廊装潢得倒像是五星级酒店,炎凉刚出电梯就看到倚着栏杆的周程。她悄然上前拍拍他肩。
      
      周程扭头,见是她,好一番诧异:“不是说今天不来医院了吗?”
      
      炎凉只能无奈地耸肩:“你呆在走廊干嘛?怎么不进病房?”
      
      “老爷子正在里头会见猎头公司有意挖角来的职业经理人,让我们回避一下。”
      
      “谁?”
      
      周程讳莫如深:“厉害角色。”
      
      炎凉想起在家中看到的新闻:职业经理人、改变家族经营模式……种种不利新闻使她暗自揣测了好一会儿,之后才面上不动声色地引到另一个话题:“徐子青人呢?”
      
      “送她妈下去坐车,待会儿就回来。”
      
      见炎凉走神,他不得不老调重提:“炎凉,别针对她,嗯?”
      
      炎凉回过神来,语气是轻蔑的:“为什么你们所有人都觉得是我在针对她,而不是她在针对我?”
      
      也不等他再说一个字,炎凉调头就走。
      
      任他在后面叫她名字,也片刻不停留。
      
      冤家路窄,炎凉没想到自己竟能在电梯口碰到返回的徐子青。
      
      电梯门开启,门里门外的两人一打照面,俱是一愣。
      
      徐子青先反应过来,出了电梯,当即上下打量炎凉:“怎么?舍得回来了?”
      
      炎凉眉一皱:“你好像没有资格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
      
      “我是在替爸问你。去年过年你都不回家,现在家里一乱你就马不停蹄赶回来,很难让人不联想到你这是要趁乱分一杯羹。”
      
      炎凉绕过她就走,被拦下:“怎么就走了?”
      
      “你如果不想我像上次那样扇你,现在就给我闪开。”
      
      徐子青笑笑:“你不说我还忘了,我倒是真要感谢你那一巴掌,不是这样,我怎么能向爸哭来这么多股份?”
      
      炎凉已经克制不住地咬紧了牙齿。
      
      “你是不知道,你妈那时候有多生气。她当年肯让我妈进门,就是因为达成了协议:我不能跟你争股份。可你呢,一巴掌就毁了你妈这么多年的心血,我要是她,非被你气死不可。”
      
      炎凉气极反笑。与徐子青清雅的面容不同的是,她那颇为冶艳的五官,这样笑起来,显得近乎飞扬跋扈了:“你难道不知道,男人对二`奶的孩子会有一种天生的补偿心理?他亏欠你们那么多,至今连名分也给不起你妈,你小时候年年跟着你妈妈回家探亲,哪一次不是被人指指点点?出点钱补偿一下,我绝对赞成。又比如周程,你凭什么以为他对你好,不是在可怜你?”
      
      徐子青眼睛里那簇怒火令炎凉十分受用。
      
      可下一秒,炎凉笑不出了——
      
      “说到周程,我倒是有件事要告诉你——”徐子青刻意一顿,“——他向我求婚了。”
      
      那一刹那,炎凉感到手脚一片冰凉。
      
      徐子青的眼睛里,太多的得意:“不过你放心,我不会答应他的,当然也不会放走他。这个男人这么伤我妹妹的心,我把他绑在身边一辈子,对你也有好处不是?”
      
      炎凉终是没忍住,手掌嚯地扬了起来。
      
      周程是她的死穴……
      
      可这巴掌,最终没能落在徐子青无辜的脸上——
      
      炎凉的手腕被人架住了。
      
      她惊讶地看向拦住自己的这只手。
      
      手臂精瘦,戴着一款她似曾相识的手表。
      
      炎凉猛地抬头——
      
      对上一双眼睛。
      
      是当时在飞机上碰过的那人。
      
      他有一双令人过目难忘的眼睛。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