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谋生计》悄然花开 ^第1章^ 最新更新:2012-12-15 12:07:1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选秀 ...

  •   陈曼柔站在大大的观赏盆旁边,试图用体积不是很大的观赏盆将头顶的阳光给挡住,这五月份的天气,将近正午,热的厉害,尤其是皇宫里面,身上又穿着层层叠叠的曲琚,那真不是一个苦逼能形容的。
      
      这会儿陈曼柔十分庆幸自己没听张嬷嬷的话,让她将自己的脸涂成调色盘。看看,这周围的少女,大部分都遭殃了吧?家境好的还没什么,脂粉质量上成,不用担心被汗水打湿。家境不是那么好的,看着就有些狼狈了。
      
      至于自己家嘛,只是中等,这么好的脂粉也不是用不起,只可惜常年在外,还是因为选秀才进京的,也没时间去采购脂粉,万一买到伪劣产品让脸上长斑了,那还不如现在呢。
      
      陈曼柔心里得意了一会儿,腹诽了一会儿,换了个站姿,抬头数了数,在她前面的,貌似还有二十来个,还有的等。于是陈曼柔换了一件事情想,这会儿自家大哥也不知道等急了没有,送自己的妹妹进宫选秀,大哥心里其实也是不好受的。
      
      原本,她一个内芯是来自于二十一世纪现代社会的自由女性是很讨厌选秀这种事情,更讨厌进宫为妃这种事情的。但是享受了家人十多年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爱护,遇到了关乎家人的生死存亡的事情,她若是将之高高挂起,未免就太冷血了一点儿。
      
      自己进宫爹娘就能保住性命,自己进宫兄弟就能得个好前程,自己进宫就能挽救陈氏一族的命运,自己为什么不进宫?公用小黄瓜什么的,在快没命的时候,那就是救命的稻草。
      
      想想在古代这种社会私奔的下场,或者没有身份证明离家出走的下场,你以为你是琼瑶奶奶的女主角呢,未婚怀孕还能被人歌颂那无私伟大情不自禁的爱情?
      
      浸猪笼可不是一个动词加名词而形成的短语,它是一个事实!陈曼柔虽然没见过,但也偷听过家里粗使婆子的八卦,就在她爹管着的那个地方,某个镇子上就有一个女人被浸猪笼了。
      
      这件事给陈曼柔带来的后果就是她的课程又多了,陈曼柔很无奈啊,又不能对亲娘说,娘啊,那件事情距离我是很遥远的,你想太多了,你家女儿以后一定不会私奔的……
      
      反正是换个地方生活嘛,她会习惯的很快的。想着,陈曼柔又开始回忆自家亲爹的教导了,不能太显眼,不能太低调,只要不出意外,皇上是肯定会选她的,所以她只要走一遍过场就行了。
      
      站的有点儿脚疼,陈曼柔索性将左脚虚点在地上,两个脚轮流着站立。不是她身体不给力,而是选秀的时候得穿着软缎薄底绣鞋,这宫里的路又不是柏油路,她的脚不疼才是见鬼了呢。
      
      “这位姐姐看着有些面生,请问姐姐贵姓?”正在陈曼柔练习金鸡独立这个绝招的时候,旁边忽然响起一个柔柔弱弱的声音,转头,就瞧见一个美人正对着她笑。
      
      陈曼柔赶紧摆出标准笑容——笑不漏齿,弯弯眼睛,有礼的答道:“免贵姓陈,不过,这位姑娘,我今年十六岁,八月份的生日,你是多大?”
      
      那姑娘脸上露出一点儿尴尬的神色,抿了一下唇,微微笑道:“是姐姐我失言了,妹妹看着端庄沉稳,我还以为……”
      
      “端庄沉稳,难道不是大家闺秀从小就要做到的吗?”陈曼柔疑惑,心里暗笑的看着对面的少女一脸尴尬,但那少女也挺强大的,转瞬之间就换了神色,一脸歉意的说道:“是姐姐说错话了,妹妹勿怪。”
      
      面对如此勇敢的认错,陈曼柔若还是不依不饶,难免显得太小心眼了些,况且这少女也不过是按照宫中规矩称呼了声姐姐妹妹而已,只可惜正好撞在自己的枪口上了。
      
      “也请姐姐担待一些,妹妹说话一向口无遮拦,家里娘亲罚妹妹抄写的女四书都能堆满一间屋子了。”陈曼柔也抿唇笑了一下,盈盈对那少女行了个半礼,这会儿选秀还没结束,那少女也还没打听出来陈曼柔的底细,自然是不敢接这礼的,只闪身避了过去。
      
      “我看妹妹这穿着并不像是近期进京的,妹妹的老家是在何处?可有什么好玩的东西?”那少女眼露好奇,一派天真自然的问道,陈曼柔叹气:“其实我老家是在京城的,老家好玩的东西,我还真不知道。不过,你常呆京城,应该是了解的吧?倒是我刚回来,多有不知,不若姐姐给我解说一二?”
      
      又被陈曼柔给反问了,少女眼底有点儿憋屈的郁闷,捏了捏手里的帕子,正准备说话,忽然瞧见旁边过来个粉衣少女,赶紧喊道:“苏姐姐,这边~”
      
      那粉衣少女侧头看了一下,然后点点头,神色并无多大惊喜或者高兴之类的情绪,只淡淡的问道:“原来是张妹妹,张妹妹今日怎么没有和刘妹妹在一处?”
      
      “刘妹妹是下午的选秀。”张姑娘回答完,指着身边的陈曼柔说道:“这是陈妹妹,我刚刚认识的,因为选秀刚刚回京,正想知道一些京里的事情呢,我想着,这京城里的事情,也只有苏姐姐知道的最多了,所以才冒昧喊了苏姐姐一声,苏姐姐可别见怪。”
      
      “陈妹妹?”苏姑娘侧头打量陈曼柔,见陈曼柔身穿中规中矩的水蓝色曲裾长裙,系着同色的蝴蝶结,腰身盈盈一握,衬出了少女发育良好的胸部。头发松松挽了一个百合髻,上面却只缠了几根彩丝带。耳上带着弯月紫玉坠儿,颈中带着银链紫玉莲花,眼神清清凉凉,唇瓣粉润弯弯,整个人看着清清爽爽,天真而又纯净。
      
      “苏姐姐好。”陈曼柔嘴角含笑,眼睛看着是放在那苏姑娘的脸上,实际上心里是在感叹,此姑娘胸部甚大,也不知道是不是天天吃木瓜,回头打听一下丰胸秘籍?
      
      “不知陈妹妹是哪家秀女?”苏姑娘挑挑眉,直接开口问道,语气倒是像没半点儿心计,陈曼柔却觉得,越是直接,说不定才越是对手,心下也就谨慎了几分,脸上挂上被自己亲娘评价为合格的温婉笑容说道:“我是昭毅将军陈家的秀女,不知道姐姐又是哪家的秀女?妹妹我刚到京城,实在眼拙。”
      
      “我是安国公府的嫡女苏蓉蓉。”苏蓉蓉说着,又随手指了指张姑娘:“这是英国公家的嫡次女张婉婷。”
      
      “原来是苏姐姐和张姐姐,小妹有礼了。”陈曼柔面上略微带着些惊讶,给面前的两个少女行礼。不说对方年纪比她大,只说这两家的地位,比她爹的昭毅将军要高出两层楼了,她不行礼只会显得没家教。
      
      “陈妹妹无须多礼,咱们现在都是待选的秀女,理应像是姐妹一样相处。”苏蓉蓉到底是出身在那里放着,之前说话虽然是带着盛气凌人的直率,这会儿再说,就有点儿大气了。
      
      和她相反的,就是张婉婷了,这姑娘娇娇弱弱的拎着帕子笑:“是呀,咱们都是待选的秀女,日后说不定就要……”
      
      “张妹妹,这是皇宫。”苏蓉蓉皱眉打断张婉婷的话,张婉婷脸一红,不自在的笑了两声:“苏姐姐不用多心,咱们都知道,苏侯爷已经给苏姐姐……”
      
      “张妹妹!你若是不知道什么应该说,什么不应该说,就现在请了嬷嬷回府!”苏蓉蓉猛地提高了声音,张婉婷呆了一下,像是被吓住了,过了一会儿,眼圈蓦然红了。
      
      苏蓉蓉很是嫌恶的看了看张婉婷,自顾自转身走人了。陈曼柔看着这神展开,忽然觉得,皇宫内院好看戏啊,真是个不错的地方。
      
      “让陈妹妹看笑话了,苏姐姐她脾气就这样,很直率,说话也不顾及会得罪人……”张婉婷看苏蓉蓉走到另一边去了,就转头轻声对陈曼柔说道:“只是苏姐姐人挺好的,她也是家世高贵,这才养成这么个脾气的。”
      
      “啊?”陈曼柔表示自己刚才没听见张婉婷说什么,脸色有点儿小迷茫,然后有啊了一声,很是欣喜的对张婉婷说道:“姐姐对秀女了解的挺多哦?那能不能请姐姐多给我讲讲呢?我刚来京城,这京城里,还不认识一个人呢。”
      
      她外祖家的表姐妹要么是出嫁了,要么是年龄不到,她本家是人口凋零,族人都是在老家江苏窝着,这么多年京里就只有嫡支一系,而嫡支更是只剩下他们家这一脉了,爹爹连个兄弟都没有,京城里只有祖父和祖母坐镇,连个堂姐堂妹都没有,自然是没地方去结识朋友了。
      
      张婉婷听陈曼柔这么一问,脸色就有些精彩了,她是来套话的,可不是来被套话的。介绍秀女,说着简单,三言两语就能介绍一个,但是,若是一个搞不好,那就成了搬弄是非,口多言可不是什么好名声。
      
      “怎么,姐姐不愿意吗?”陈曼柔再加了一把火,张婉婷脸上带出点儿为难:“不是姐姐不愿意,而是,而是……”
      

  • 作者有话要说:  亲爱的们,开新坑了啊~~~~~~~~~欢迎大家来捧场~~~~~~~~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