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秘史》凤凰羽飞 ^第80章^ 最新更新:2019-08-02 17:56:3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0、将军夜带刀(下) ...

  • 作者有话要说:  补全~最近工作忙加上娃暑假,累得内分泌都出问题了。思路有点乱,需要好好整理一下:(
  •   第八十章
      黄大夫隐身市井几十年,万万想不到,自己会突然以这种离奇的方式再同朝廷中人扯上关系。年轻时当个杏林圣手的激情早已湮没在逃亡的岁月里,他这辈子都不想再跟官府、贵人打交道,有生之年只想在小医馆里安安稳稳行医度日,谁料天不遂他愿!
      
      直到现在,他也无法理解为何这位翼王殿下有王府不回,屈身在麻衣巷里,更不明白他为何要把整个医馆的人都弄到王府来。若是怕走漏什么风声,对位高权重的亲王来说,把他们全灭口倒是容易些,又何苦费这个周章?
      
      不懂、不懂!此番遭遇福兮?祸兮?黄大夫心里千百个念头滚来滚去,想得头痛不已,又担心两个徒弟杜仲和苏叶还在城中行医,怕他俩见不到他回去慌神,琢磨着如何给他们送个口信才好。
      
      张老头儿枯坐了半晌,听到屋外雄鸡打鸣,仿佛刹那间睡醒似的,长出一口气,抬手拿起瓷盘里头最大的一个奶饽饽,啊呜咬了一大口:“我说诸位,别一脸哭丧的模样成不成?管他什么王,咱们是救了他不是吗?那就是他的恩人哪!把我们弄到府里就不该是坏事!说不定是要给个大赏赐哈哈哈哈。”浑然忘了这些日子,他是怎么挤兑折腾以及敲诈翼王殿下主仆二人的。
      
      别人大概勉强算得上是于翼王殿下有恩,可他还真没那个脸!众人看着他那般张狂,一时都很无语。
      
      张老头儿是真不怕,他张千手什么世面没见过?当过街头小乞丐,做过豪族座上宾,睡过宫殿也下过大狱,此番到了翼王府,也不觉得有多大麻烦,最多就是稍微担心一下自家师兄,他犯的事可别被翻出来,其他能有什么?既来之则安之呗。
      
      可惜别人达不到他的精神境界,没能引起共鸣,只听到他嚣张的哈哈哈在空旷的屋子里尴尬地回荡着。
      
      众人在公孙先生的院子里各怀心事,景祯眼下却没空去想如何安置他们,伍将军派出去的人,抓到的暴徒除了周边灾民,竟然还有十来名西域之人!这些人性子刚烈,眼看打不过,就当场自尽了,连个活口都没留下。
      
      此时天色即将大亮,已经被伍将军带人接管的知州府里,大堂外戒备森严,堂内搁着一溜儿新鲜尸体,皆为男子,无论老少,发色肤色皆异于大周人氏。景祯披一袭黑色大氅立在正中,看着这些异族尸体面色铁青。伍将军忍着腿痛,亲自半蹲下来一具具仔细翻过,不时说一句“年约三旬,身长七尺八寸”“年约十五,身长不足七尺”公孙先生在一旁的桌子上提笔奋笔疾书,正在帮景祯写折子。
      
      翻检完了尸体,一旁便有侍卫呈上烈酒供伍将军洗手消毒,公孙先生的折子也已一气儿写好。他搁下笔面色凝重:“殿下,这十三人都是羯秣人,大多乃壮年男子,年约十五到四十五不等。”
      
      “羯秣!”景祯眉头深锁,“奇怪,为何会是羯秣?”
      
      这一年在翼州王府,他虽常感郁郁寡欢,却并未关起门来赏花逗鸟,而是把西域诸国和众多游牧之族了解了个遍,偶尔也微服出城,去戈壁上行走几日,最远都快走到第一个西域小国师迦了,因此公孙先生一说羯秣族,他便觉出奇怪来。
      
      羯秣族不属于西域诸国,乃是一支在戈壁深处到处游荡的游牧之族,据说其先祖乃是乌孙贵族的奴隶,百余年前带着千余奴隶造反逃入大漠,“羯”就是乌孙语中奴隶的意思,族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后面加个“秣”,意为奴隶之王,面上多黥鸟纹,是以特征明显。
      
      和其他游牧民族不同,羯秣族多以劫掠为生,无论男女,皆悍不畏死,时不时骚扰西域诸国以及大漠商队,在西域臭名昭著。然而他们倒是从不敢来轻易招惹大周,毕竟大周国富兵强,他们那数千族人就算全民皆兵,在大周面前也是个笑话。
      
      是什么让他们冒险混入灾民队伍冲入翼州?因为雪灾么?还是什么原因?”
      
      景祯忽然道:“不对。”
      
      公孙先生和伍将军皆望向他。景祯道:“这些羯秣人破衣烂衫之下尚有皮毛裹体,和灾民相比体魄也过于健壮,全然不似在城墙下挨冻受饿多日的模样。方才侍卫来报,其他灾民入城,多抢食物、金银,这些人身上却几乎什么也没有。他们跟着灾民冲进翼州,不为银钱不为粮,所图为何?”
      
      公孙先生颔首赞许道:“不错!殿下分析得极是。”若非此情此景,他定要老怀大慰一番,能说出这番话,可见殿下这一年在边关没白白受苦。
      
      伍将军道:“殿下,据兵士来报,此番共抓到暴徒三百二十余名,然翼州城此前恰逢雪灾大乱,有不少损毁房屋不及修缮,人去屋空,便于藏匿,且城内百姓历经此事如惊弓之鸟,家家闭门不出,将士们挨间搜索难度很大。属下担心尚有漏网之鱼。”
      
      还有一点他没说,在场之人都清楚,翼王府人手也不足。不过两千亲兵,此番动用了近一半之数。本来遇到此事,伍将军大可带翼王印到翼州边防军处调兵支援,但王荣和陈悉致沆瀣一气,是敌非友,无疑风险更大。
      
      饶是历经风浪的公孙先生,看着地上十三具羯秣族尸体,也冷汗涔涔。
      
      戈壁上粮草车掉落的废旧兵器、兵部消失的账册、深夜城墙外的暴~乱、随灾民冲入城中的异族暴徒……似乎有一只神秘的黑手在操控着这一切,让人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先生,将军,翼州要乱了。”景祯声音不大,但宛若重锤,狠狠敲在二人心上。两位历经风浪之士,皆心头一阵狂跳。
      
      “大约是有人要趁着此次雪灾发难,所幸他们当还不知本王在此。但愿此前发出去的信函折子很快能有回应,带上这些尸体,我们先回王府。”
      
      回到王府,一行人已是又累又饿,眼下却不是休息的时候。公孙先生张罗着叫人准备早膳。景祯想到府里厨子端上来的面食,油腻的牛骨汤底里厚厚的面片,顿时一阵反胃,本不想吃,突然想起昨夜他把黄记医馆的人整锅端来了王府,便叫来林笙,让他领晏晴去后厨,熬一些米粥送过来。
      
      晏晴正枯坐在公孙先生的耳房里,听到林笙来传令,吃了一惊。堂堂翼王府连个厨子都没有么?为何还要叫她去?
      
      却也不能说个不字,遂跟在林笙身后,往后厨去。
      
      自打恢复了身份,林笙便换回了侍卫服,一身轻便素色窄袖锦衣,以锦带束发,足蹬羊皮官靴,腰挎带鞘短剑,端的是英武非常,带着晏晴在府内行走,其他侍卫见到莫不恭敬行礼:“林统领。”同时都忍不住打量他身后的平民女子。
      
      殿下昨夜突然回府,听说带了不少人回来,其中竟还有个女子,一时间大家都兴奋得不行,猜测是不是殿下带回了什么绝色美人。毕竟这一年来王府里除了进过俩烧火丫头,其他全是汉子,都快成和尚庙了!
      
      莫非就是这一位?虽然低着头看不清脸,但看穿着打扮素成这样,也不像红颜祸水啊!这方向也不是去往殿下正院,后院除了个宽大的园子,就是马厩、柴房、膳房等,难道是添了个厨娘?一时众人都大失所望,纷纷熄了看热闹的心思。
      
      林笙在前头目不斜视,大步向前只管领路,心里却有些虚,相处了这些日子,他在晏晴面前摆侍卫统领的谱,还真摆不起来。再说晏晴自打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也没见多一分恭敬,就连得知萧公子乃是翼王殿下,林笙也没见她情绪有多大波动,只是行为举止上格外注意了些,也显得疏离了许多。
      
      林笙本想跟她搭几句话,解释几句,但看她拘谨安静的模样,便什么也说不出口了,只好闷闷地在前面带路。
      
      晏晴却不知他心底这些思量,她惊叹于这王府宅院的雄伟大气,低着头走路,余光却悄悄打量着两旁的建筑。
      
      翼州这座王府是真大,比寸土寸金的临阳翼王府还要大出一倍不止。其布局规整大气,前为府邸,后有花园。府邸为多进四合院落,景祯的正院居中,占地超两亩,有抬梁式七架梁的宽阔正房七间,两翼各四间耳房。正院左右后方各一个和公孙先生所居一样的院落,伍将军要练武,便挑了后面那一个远些的院子。林笙无事绝不敢打扰伍将军,带着晏晴绕过了师傅的小院,从后花园抄近路去后厨。
      
      后面的花园极大,可惜此时百花凋零,一汪碧湖冻成了冰湖,仅有林立山石可看,廊回路转处有一座缠枝藤萝环抱的两层罩楼,乃江南风情,雅致秀丽,站在楼上便可将整个园子的景色尽收眼底。晏晴也曾去过首都看过王府,可那些雕梁画栋,都不及这眼前有人生活的古代王府来得震撼。
      
      突然林笙脚步一顿,一直在开小差的晏晴差点一头撞上去,她一抬头,只见园子尽头有一座小巧凉亭,那年轻的翼王身着墨色锦袍,头戴白玉冠,带着一身肃杀之气,在晨曦中负手静静站着,林笙已单膝跪下:“殿下!”
      
      晏晴一时不知该不该跪,傻傻站在原地,俩人目光对个正着。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