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网王]穿越成乾》非摩安 ^第2章^ 最新更新:2011-08-08 15: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偷溜出院 ...

  •   “护士姐姐,好了吗我可以下来了吗?”乾贞治微微的皱着秀挺的眉毛,真的是实在不喜欢医院的味道呢。
      不过那皱着眉头的可怜模样,让一旁摆弄着仪器的严肃的护士长那少点的可怜的母爱爆棚,尽量放轻放柔声音对着躺在床上的男孩子说道:“马上,乾君不要担心,只是例行检查而已。”
      那温柔的模样差一点吓坏了从外面进来的女护士,她们医院里最为严肃的护士长竟然还有那么温柔的一面,这比天上下红雨还有来的稀奇呢,还不能适应的小护士很快的就悄悄地走了..
      乾贞治深深的呼了一口气,然而呼吸中还是医院中那独有的消毒水的味道,即使已经闻了十几年还是不能够习惯呢,秀律对不起,我会好好的活着,你也要幸福呢,要努力赚钱然后都烧给我吧。
      “好了,乾君,你可以下来了,检查的结果大约明日才能够出来。”严肃的护士长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黑框的眼镜,平时都是公式化的声音中稍稍加了点声调在里面,将手中的仪器安放好。
      乾贞治这才起身,穿起放在地板上的拖鞋,身体有力量的感觉真是好呢,抬起头来眯起眼睛,粉红色嘴角勾起来,“谢谢护士姐姐,护士姐姐真是温柔呢,好想妈妈啊...”说着的小男孩微微的低下头,白皙的手指勾在一起,怎么看都觉得有些寂寥。年少的穿着白色的病人服的纤细的美少年就连生病了也没有妈妈的陪伴,似乎有些可怜呢。
      严肃的护士长铃木美子一时间有些慌乱,那常年面无表情的脸上有可疑的红晕飘过,刚想伸出手来摸了摸少年柔软的发丝,那少年却是抬起头来,没有想象出来的孤寂,却是在铃木美子看来就是勉强笑出来安慰自己的模样,心里顿时将病人的父母记下来了,真是不负责任的父母。
      乾贞治歪着头笑了笑,湖绿色的眸子中还有着一闪而过的狡黠,“我可以叫你美子姐姐么?我先回病房了,美子姐姐要记得来看我哦~”看了看对方胸膛上的铭牌,乾贞治才瞪着那双像碧水一般的眼眸,眨巴眨巴眼睛,连哥哥都会受不了这个表情的呢,退到门口的时候,伸出脑袋说道。
      得到对方的应允之后,乾贞治才心情良好的往病房走去,路过卫生间的时候闪了进去,看着镜子里面那个少年,和原来的自己有七八分的相似,除了眼睛的颜色之外。不过举起那白嫩的还带着剥茧的小手,明显是小了一号嘛,捏了捏那白嫩嫩的还带着点婴儿肥的脸颊,并不像是原来自己瘦弱的脸不正常的苍白,是那种健康的白嫩。
      对着镜子做了个鬼脸,看起来还不错嘛,不过网球?因为身体的原因还没有接触过网球,应该是很好玩的运动吧。心情轻松起来的乾贞治大摇大摆的走出了卫生间,并不知道在他走出去之后,一间门被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看起来差不多大小的孩子,嘴角还挂着小小的微笑...
      心情轻松的乾贞治脱着蓝色的拖鞋慢慢的晃悠回到自己的病房门前,先是探出头来看了看病房,秀律不在嘛。
      “进去。”背后传来那冰冷的声音,乾贞治后背一僵,以着及其慢的速度扭过身体来,先是一个灿烂到极点的笑容,然后皱了皱秀气的小鼻子,眼前一亮,张开手臂冲着乾秀律——手中的餐盒扑过去,是鲔鱼!
      “谢谢秀律,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很开心的拿过来餐盒,放到病房内的案几上,冲门外的乾秀律招了招手,“秀律你也过来吃吧,好久没有吃过鲔鱼了呢~哇,是寿司呢。”
      乾秀律推了推挺翘的鼻梁上的眼镜,眼镜下那漆黑色的眼眸中带着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无奈还有淡淡的宠溺,看到坐在沙发上的男孩子吃的开心的模样,食欲仿佛也被勾|引了上来,坐在沙发的另外一旁,修长的手指执起筷子,还没等夹到寿司,一旁的男孩子很欢快的用筷子夹起一块寿司放到自己的眼前,“阿拉,秀律张嘴,啊...”墨绿色的眼眸展现着有着你不吃下去我就一直举着的信息。
      乾秀律散发的冷气更强了,几乎周围的空气都被凝结成水珠。不过乾贞治一点影响都没有,反而是眯着眼镜一边嚼着嘴中的美味的寿司,一边举着筷子,很有耐心的等着乾秀律吃下去。
      过了一会,乾秀律不得不张开唇瓣,将那一直举着的寿司咬了下去,乾贞治心里想到,果然连性格都和哥哥很像呢,咀嚼着口中的寿司,最后的那几年根本就没有尝过鱼的味道了呢~真是有些怀念。
      “秀律,你是做什么的?”看看有没有钱可以赚啊,满不尽心的问道。在原本的记忆中似乎秀律一直都在美国呢,最近才调回来。不过乾还真是对这个叔叔知之甚少,还有愧于作为数据网球手的称号,乾贞治皱了皱眉,阿拉算了,这事情明天再纠结吧。然后眨巴着眼睛,看向乾秀律。
      “律师,喝水。”起身倒了两杯热水,推了一杯在乾贞治的面前。
      哎,律师是个不错的职业呢。握着手杯,感觉着杯子里面的热水的温暖透过被子传递到微凉的手中,将拖鞋脱了放在一旁,双腿盘坐在沙发上,拍了拍肚子,“我吃饱了,好好吃啊。”
      乾秀律微微的皱着眉头,看着还剩下不少的寿司,贞治才吃了三个怎么就吃饱了,“贞治,再吃一点。”
      听到男人的称呼,乾贞治摩挲着杯子,不赞同的开口:“秀律,叫我阿贞。我才刚刚醒过来,吃太多会对肠胃不好。”即使不是原本的那个臻,不过哥哥一直都是这么叫他的。
      就在这时候,男人的手机震动了起来,说了对不起之后,乾秀律优雅的走出病房,到一旁的休息室才接起了电话,“乾秀律。”
      [秀律君,你怎么才接电话,人家都给你打了好一会了呢~]手机那边传来了一个娇媚的女人的声音,带着尾音的娇嗔透过手机一清二楚的传来。
      “你是谁?”乾秀律随意的倚靠在一旁的墙壁上,微微的皱着眉头,要是平时他就挂电话了,不过既然对方能够交出自己的名字那就是可能认识的人了。
      [呐呐,秀律君怎么能这么对人家,人家是美娜子...]
      还没等对方说完,乾秀律已经将手机挂机,然后发了信息给助理,让他将明天需要处理的事务发到他的邮箱,接着就关机了。
      转过身来,看到那黑色的脑袋在休息室的门口探来探去,白色的病人服的一角还露出来,“阿贞。”
      “到!”迅速的站直,两脚分开六十度,两腿挺直,大拇指贴于食指第二关节,两手自然下垂紧贴在白色的裤子上,双眼目视前方,动作迅速。清脆的声音在寂静的休息室内显得格外的响亮。
      乾秀律有一瞬间被自家侄子的耍宝破功掉,紧抿的嘴角微微的勾起了为不可查的弧度,将手机放到裤兜里,站在自己侄子的面前,“有事?”
      “那个,秀律我们偷偷地溜出医院去玩吧,我不喜欢呆在医院里面。”抬起头来,迎绿色的眼眸期待的看向乾秀律,那像是碧水一般的眸子中盈盈的闪着光,在昏暗的休息室里面就像是饿昏了的狼一般,炽热的四十五度视线紧紧的盯着乾秀律的眼睛,仿佛能够透过那椭圆形的眼镜直直的看向那黑色的眼眸一般。
      过了一会,乾秀律就这么任由乾贞治盯着,丝毫没有任何的波动。
      哎,要是哥哥的话,早就答应了,看来是功力不够啊,我盯。湖绿色的眼眸中飘乎乎的蒙上蒙蒙的水光,慢慢的聚集着,仿佛下一刻就要滴下来一般...
      乾秀律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刚开始见到阿贞的时候他抱着自己哇哇大哭,再然后抽噎着晕了过去,现在又是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要是换到平时遇到这样的人,他立马转头就走了,然而自己眼前的这个孩子却是紧紧的抓着自己的眼光,难道是血缘的羁绊么?还没有深思过来,自己已经答应了眼前孩子的要求。
      看到他眉飞色舞的模样,似乎有个这样的侄子并不是件坏事。
      “秀律,这边呐这边...”仿佛又回到了和哥哥偷偷的溜出医院的那幕一般,即使是他们真的可以大摇大摆的走出医院。乾贞治踮起脚尖,拖拉着拖鞋往电梯的方向走去,湖绿色的眼眸还警戒的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人之后,朝后面招了招手,示意乾秀律赶紧跟上,仿佛对这种游戏乐不此比,即使是在只有两个人的电梯里面,乾贞治还将一五五多点的身高掩藏在乾秀律那一八五多点的挺拔身材后面。
      等到两人出了医院大门之后,外面的天空已经昏暗下来,乾贞治深深的一口气,还真是久违了外面的空气啊。
      “哎,秀律你去哪?”看到往一旁走去的乾秀律,乾贞治拖了拖鞋连忙跟上。
      “开车。”低下头看着乾贞治的拖鞋,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
      “秀律,我们今天做公车吧,我们去唐人街,我想吃包子~”对包子念念不忘的某人急忙扯住乾秀律的手臂,往医院旁边的公车站走去。

  • 作者有话要说: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